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趙雄英吉木生花》亡國就封神,我要做昏君!小說免費閱讀

《趙雄英吉木生花》亡國就封神,我要做昏君!小說免費閱讀

2022-05-12 22:11 作者:吉木生花

章節介紹

穿越異世大明,成為一國之君! 綁定奇葩的亡國封神系統! 大明朝亡國,就能封神! 世人只道神仙好,江山美人我不要! 亂軍圍攻皇城?太好了,派個太監去監軍! 國庫空需?不急,拿錢修個皇陵先! 【亂軍被擊退,大明國運正在持續提升中……】 【修繕皇陵,發現前朝寶藏………

在線試讀

第5章 出人意料的賞賜,設立東緝事廠

「臣等罪該萬死!」

宗庭和眼皮抖了一下,趕緊跪拜在趙雄英面前。

其他官員也紛紛跪倒,埋頭附和:

「臣等有負皇恩,罪該萬死!」

趙雄英冷笑道:

「萬死?

朕也沒見你們與神都共存亡啊!

虛情假意的叩拜就免了吧。

你們極力勸諫朕收回成命,難道是幹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

趙雄英轉頭,對喜形於色的馬三福說道:

「馬三福,朕現在就交給你們東廠第一個任務,好好查查咱們的宰相大人。

以為百官之表率。

若查不出問題,朕昭告天下,為宗大人著書立傳,名垂青史。

若是查出什麼……朕必嚴懲不貸!」

「奴婢領命!」馬三福嘴角微微翹起,三兩步跑下台階,在宗庭和身旁躬身行禮,賠罪道:

「宗相,三福也是皇命難違,只能得罪了。

若是日後有什麼做得不妥,還請宗相多多包涵。」

「馬三福,你……」宗庭和沒想到趙雄英直接拿他開刀,而且把話說得滴水不漏。

如果宗庭和現在不接受東廠的調查,難免有心虛之嫌;如果接受調查,豈不是變相默認了東廠的設立!

好手段啊!

宗庭和微微抬眼,詫異地看着高高在上的皇帝。

這還是那個木訥,連說話都結巴,只知道享樂的皇帝嗎?

面對現在的趙雄英,宗庭和心中有一種陌生的感覺。

難道是這七日的圍城危機,讓他開了竅?

趙雄英此話一出,其餘官員也立馬就成了啞巴。

沒人敢再出面反對。

都害怕槍打出頭鳥,成了下一個被嚴查的對象。

如今的大明朝堂外風雨飄搖,朝堂中也是黨爭不斷,誰能保證自己的屁股底下是乾淨的?

否則泱泱天朝何至於敗落到如此地步。

讓亂軍在京畿重視作亂。

更是攻入神都,圍攻皇城。

大明王朝差一點就亡了!

在場的官員,每一個都有責任!

趙雄英穿越後的第一場朝會就這樣匆匆結束。

文武百官們各懷心思地走出皇宮。

「陛下!」馬三福白皙的臉頰泛着一絲潮紅,牽着趙雄英的手回到寢宮,猶豫再三後,最後還是忍不住說道:

「按陛下所說,東緝事廠乃陛下散布在全天下的耳目、口舌和手足。

責任何其重大。

奴婢思慮再三,恐、恐怕難以勝任廠公一職。

還請陛下收回成命,另尋合適之人……」

「哼!」趙雄英半閉着雙眼,斜靠在床榻上,不耐煩地說道:

「你這老奴想的什麼,朕怎會不知道。

想要從朕這裡撈些什麼好處,痛快些一次說出來。」

「陛下聖明!」馬三福賤兮兮地笑着,綠豆眼滴溜溜地轉了一圈,說道:

「陛下,奴婢手下都是些沒用的狗奴才。

也就能幹些端茶倒水,磨洋工的粗笨活計。

真要他們干正事,准出紕漏。

奴婢想……想向陛下討一份旨意,准許奴婢在禁軍中挑選精銳之士,充入東緝事廠當差。」

趙雄英微微睜開眼睛,心中轉念一想,笑罵道:

「你這老奴才倒是不笨!

罷了,禁軍在此前的戰鬥中損失慘重,諒你也挑不出人來。

你曾經不是邊軍將領嗎?

朕准你徵調兩千邊軍精銳入京,編入東緝事廠中,聽你調遣。

若還是不夠,可招募江湖中願意為朝廷效力的俠士。」

「啊!」

馬三福極力控制激動的心情。

禁軍是皇城精銳。

可是在神都,與官宦高門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很多禁軍軍官都是官宦子弟。

馬三福也實在無人可用,才動了調遣禁軍的主意。

即便精挑細選,也難以保證這些人能在東廠盡心當差。

此時趙雄英給了他更好的選擇。

直接從邊軍中抽調精銳入神都,加入東廠。

而且由馬三福隨意徵調。

這些每一個從苦寒邊州徵調來的邊軍精銳還不得對馬三福感恩戴德,成為他的心腹啊!

更別說從江湖中招安習武之人。

東廠將徹底成為馬三福手中的一把尖刀。

讓它刺誰就刺誰!

到時候看誰還敢小瞧他!

這一刻馬三福才真正感覺到趙雄英是真的寵幸他,把他當成親信心腹。

當了幾十年奴才,馬三福的人生成就達到了頂峰。

馬三福激動地跪拜在趙雄英的床榻邊,叩首道:

「謝陛下隆恩!

奴婢自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只是……」

馬三福謝恩後抬起頭來,小心地問道:

「陛下,太祖爺曾下旨,嚴禁邊軍入關。

想要讓中樞和兵部放人,恐怕有些困難。」

趙雄英的睡意又來了,趴在床榻上含糊地說道:

「平日你背着朕撈好處的時候怎麼不想想太祖爺?

嘁!這麼簡單的事還用朕教你嗎……邊州與北胡常年征戰,一場仗下來損失一兩千人不很正常嘛!

反正你們東廠的人也見不得光。

來了神都也得隱姓埋名,才好方便行事。

行了,朕倦了……先退下吧!」

馬三福再也難以壓制內心的喜悅,咧着嘴喜笑顏開,再拜道:

「陛下聖明!

陛下,奴婢現在就去代為擬旨。」

「嗯!」趙雄英這一天經歷的事情實在太刺激,精神極度緊張,驟然放鬆下來,一陣倦意襲來,也沒聽清馬三福說了什麼,抬起手隨意地揮了一下,轉身睡著了。

「陛下?」馬三福輕聲呼喚了兩聲,見趙雄英沒有反應,趕緊喚來幾個太監宮女,在寢宮小心伺候着。

他匆匆離開寢宮,進了御書房。

在龍案上攤開一張空白的紙,在上面洋洋洒洒地寫下一篇公函。

馬三福的筆頭寫到「貳」的時候停頓了一下,落筆寫了一個「叄」字。

他居然將貳千邊軍,私自改成了叄千邊軍!

當真是膽大妄為!

最後等到紙上的墨跡乾涸,更是擅自拿起玉璽,重重地壓在紙上。

就這樣一張普普通通的紙成了足以改變無數人命運的諭旨。

如果讓其他官員看到馬三福如此僭越的舉動,可不是僅僅怒斥他閹狗干政那麼簡單了。

此乃誅九族的死罪!

只是現在御書房中只有幾個低眉順目的小太監值守。

他們似乎對馬三福的舉動早已經習以為常。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