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開局:我有一本黑水經》免費閱讀完整版

最新章節《開局:我有一本黑水經》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12 22:11 作者:孟夏十六

章節介紹

我黃垣, 持三尺青峰, 立志:我命由我不由天…… 一本黑水經, 一把承影劍, 一個縣城子弟, 在朝廷和魔教的夾縫中逆境成長, 終成人間最強境!!! 然後就在此時, 卻發現, 人間不過就是一個養蠱地……

在線試讀

第7章 玄蛇門戶

在這壓抑的氣氛下,黃垣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勁風的響聲。

黃垣只感覺後背頓時疼痛難忍,渾身上下就跟被針刺了一樣。

他悶哼一聲,身體順勢前傾。

書生反應最快,一手將黃垣扶住,另外一手,猛地發力,朝着黃垣身後就是一掌。

「嘭」

震耳的聲音直接就在黃垣耳旁炸開,再加上身體本就受到的強勢,黃垣再也撐不住了,直接昏了過去。

昏倒之餘,他隱隱約約之間聽到裘越的聲音,「哈哈哈,黑水魔君的傳承,終於現世了!」

…………

「這是哪兒?」

黃垣睜開雙眼,只感覺渾身酸脹難忍,四肢乏力,後背隱隱作痛。

他迷迷糊糊的看向四周。

此刻,夜色已經降臨,潔白的月光透過窗檯,照在青石磚所鋪的地面。

旁邊的桌子上,一根剛剛燃了一半的蠟燭,還在努力的奉獻着自己的身軀。

黃垣藉助着燭光和月光勉強將房間看了個大概,翻遍記憶,從來沒有來過。

嘎吱…!

房門突然被打開,一身青衣儒袍的書生走了進來。

書生看了黃垣一眼,溫和說道,「醒啦。」

黃垣皺着眉頭,緩緩挪動着身體,靠在床頭上,苦笑道:「先生,我家怎麼樣了?」

「唉」書生嘆了一口氣,吞吞吐吐說道:「你家沒什麼事,我吩咐巡察使都處理乾淨了,只是……」

「只是什麼?先生,有話你就直說,我撐得住。」黃垣殷切的說道,臉色剎那間變得蒼白。

書生說:「你爹被抓了。」

「嗯」黃垣悶嗯一聲,冷靜下來。

他心裏已經有了猜想,此時聽到答案,反而因為早有準備,倒也不至於徹底慌亂起來。

對於黃垣的冷靜,書生滿意的點了點頭,沉思一會兒後,說道:

「好好休息吧,黑水魔君的傳承已經現世了,明天我們就要趕過去。

我可不願意一路都帶着一個病秧子。」

話音落下,書生將一個拇指大的玉瓶放在床頭,接着走出房間,還特意小心的關上了房門。

黃垣拿起玉瓶,拔開瓶塞,輕輕一聞,

「果然是尚清丹。」

黃垣也不猶豫,一口將尚清丹服下,盤腿吐納。

頓時只感覺腹部湧起一股清涼的氣息,隨着吐納的節奏,遊走全身。

後背傷口處,清涼的氣息游過以後,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已經沒之前那麼痛了。

「真不愧是療傷的聖葯!」

將尚清丹徹底煉化以後,黃垣從床上站了起來。

渾身的傷勢,頓時好了個七七八八,已無大礙。

站在窗前,黃垣目光投向天空中的那一條緩緩流動的漆黑色河流,神色之中,儘是堅定……

第二天一早,天還是跟昨天一樣昏沉沉的。

黃垣收拾好行囊,背上背着劍,走出了房間。

此時的院里,青修劍宗的五人已經準備多時了。

在黃垣出來以後,旁邊的房間同樣被打開,依舊一身青衣儒袍的書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出發。」

書生輕聲說著,走在最前面,旁邊跟着的,就是鹿洺宗的外門長老張角。

黃垣混在青修劍宗的隊伍裏面,緊緊得跟在二人身後。

出了金水縣,此時的縣外,密密麻麻的布滿了散人遊俠,方向如同一轍,都是在朝着黑色河流的方向前行着。

隨着日頭越掛上升,一行人已經來到了黑色河流的下方,而不遠處,一座通體漆黑的石質門戶已然落入眼前。

門戶上,用黑石雕刻着一頭龐然大物似的玄蛇,緊緊將門戶纏住,只留下了一個成人高的入口。

門戶旁邊,已經逃跑的裘越等人,正等在原地。

黃垣一眼望去,目光將裘越身後的數人掃過,迫切着站上前去,怒問:「裘越,我爹呢?」

聽得聲音,裘越依依不捨得將目光從門戶上收了回來,轉身回頭,譏笑道:

「你爹,怕是已經去了地府了,哈哈……

不過你放心,等會兒,我就會送你一起去見他。」

黃垣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裘越,咬牙說道:

「裘越,你在找死……」

「裘越,你逃不掉的。」書生冷哼一聲,朝着身旁的張角使了一個眼色。

論實力,他自認為不輸給裘越,可唯獨裘越身上的劇毒,他沒有辦法能夠處理,只能選擇求助於張角。

張角秒懂,朝着眾人身後緩緩退去……

然而就在這時,天空中的暖陽透過黑河,一輪灼陽的印記投入在玄蛇的蛇頭上。

猛然間,黃垣只感覺石質的玄蛇彷彿活了過來。

他彷彿被什麼巨大的恐怖盯上了,心臟像是被人用手死死得捏住一樣,劇烈的生死危機感,讓他呼吸緊促,臉色漲紅。

「去。」

書生警惕得看着玄蛇,抬手就是一掌。

尖銳的蛇鳴聲突然從眾人耳邊響起,發出一道痛苦的慘叫。

黃垣只感覺到自己終於重新活過來了,猛地狂喘了兩口粗氣,渾身上下全都被冷汗打濕。

隨着越來越多的人,施展着手段,擺脫來自玄蛇的威懾。

遠處門戶上的石質玄蛇,身上陡然間出現了無數細小的裂縫,緊接着,就在眾人的驚呼中,化成一地的細沙。

隨着玄蛇的消失,這才發現,原來照在蛇頭上的那個位置下面,竟然是一塊通體墨綠色的圓形玉石。

圓形玉石的尺寸,剛好與投入下來的太陽印記,完美切合。

緊接着,天空中風平浪靜的黑河陡然間無風起浪,波濤洶湧。

一團被激起的浪花突然間一個翻滾,化成一個玄豹,站於門戶之前。

玄豹落下後的呼吸之間,原本緊閉的門戶,就那樣平白無奇得開出了一條細縫,然後逐漸擴大,一直到能夠容納一人通過為止。

「哈哈,魔君傳承是我的啦……」裘越見狀,大笑一聲,抬腳就朝着門縫往裡鑽。

陡然間,玄豹猛地睜開雙眼,抬腿一撓,三道爪光划過。

裘越還沒反應過來,頓時就倒飛了出去,胸口處三道爪印深徹見骨,滋滋血跡沁了出來。

「好強。」黃垣震驚得雙眼發直。

一個先天境的大佬,就被一擊,直接重傷,這玄豹未免也太強了吧。

震驚之餘,他心裏也是幸災樂禍。

然後就在這時,玄豹突然口吐人言,

「會元境以下的可入。」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