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生1985,老婆逼我要二胎》小說更新最快在線資源

《重生1985,老婆逼我要二胎》小說更新最快在線資源

2022-05-12 22:11 作者:青雲之志

章節介紹

都市重生+奶爸+寵妻+上門女婿! 張寶山重生1985年,女兒患病去世的當天,他發誓要拯救妻女,讓老婆孩子過上幸福的生活,彌補前世的遺憾,老婆卻非催着他要二胎……

在線試讀

第一章 重生1985年

精彩節選

「張寶山,你剛發工資就去喝酒,是不是有錢燒的?日子還過不過了?想不想要二胎了?這個月的工資呢,趕緊交上來!」

「跟你說話呢,別裝醉,快點上交工資。」

坐在小板凳上,腦袋昏昏糊糊的張寶山,被氣憤的丈母娘李淑梅踹了一腳。

「撲通!」小板凳太過老舊,加上張寶山喝多了,一個沒坐穩,掉了下去,坐在了地上。

屁股傳來的疼痛,令他猛然驚醒,發現自己身處一間昏暗的老房子里,桌子上點着一盞煤油燈。

屋內的傢具簡陋陳舊,地面還是泥土的。

一個五十歲左右,頭髮花白,面容蒼老的婦女,正伸着手,向張寶山要錢,赫然是丈母娘李淑梅。

旁邊還坐着一個二十多歲,容貌秀麗,一臉素顏,不施任何脂粉,穿着款式老舊簡樸的衣服,卻非常漂亮的女人,懷裡抱着三四歲的小女孩。

「蘇瑾,妞妞!」看到漂亮年輕女人和小女孩的剎那,張寶山頓時變得激動,眼圈泛紅。

「沒想到我臨死前,還能夢見去世三十多年的老婆和女兒,是我對不起你們。」

去世的老婆和女兒,是張寶山心裏永遠的痛,以至於他的後半輩子都活在痛苦和自責當中,窮困潦倒,孤獨終老。

此刻,張寶山看着眼前的老婆和女兒,是那麼的真實,熟悉又陌生,萬千情緒湧上心頭。

他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幾步上前,緊緊的將蘇瑾和妞妞抱在了懷裡。

「張寶山,你撒什麼酒瘋,滿身的酒味,小心弄傷了妞妞!」

蘇瑾一臉的嫌棄,掙扎着用力想推開張寶山,張寶山卻越抱越緊。

「張寶山,你別裝着撒酒瘋,不想上交工資,趕緊把錢給我,別想藏一分的私房錢。」

李淑梅伸手抓住了張寶山的衣服,拉拽了幾下,見沒能拽開,生氣的揪住了張寶山的耳朵。

耳朵傳來的疼痛,令張寶山恢復了一些理智,同時清晰的感受到了蘇瑾的溫度,鼻端飄來幽幽的女人香。

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跟抱着大活人沒什麼區別。

「爸爸,我悶!」妞妞稚嫩軟糯的聲音響起,一雙小手也推在了張寶山身上。

「寶貝,爸爸好想你!」張寶山這才鬆開手,激動的將妞妞抱在了懷裡,在她嫩白的小臉蛋上親了幾口。

「滿身的酒味,別親孩子。」蘇瑾不滿的譴責一句,又將妞妞抱了過去。

「你耳朵聾了,沒聽見我的話嗎?」李淑梅更加不滿,揪着張寶山的耳朵,加重了力道。

張寶山疼的呲牙,腦海中忽然划過一道霹靂,驚愕的難以置信。

因為他發現,眼前的蘇瑾、妞妞、李淑梅都是真實的。

擁抱蘇瑾,親吻妞妞,觸感也是真實的。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沒死,居然回到了從前?

他顧不得疼痛,急忙問道:「媽,現在是什麼時間,哪年幾月幾號?」

「1985年陰曆3月26,今天你發工資,是不是喝糊塗了?」李淑梅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又催道:「工資呢,趕緊上交,還要我說幾次?」

我竟然回到了1985年?

張寶山急忙低頭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勞動布做的藍色工作服,粗糙耐穿,胸口還印着一行紅色小字:光榮鞋襪廠。

即便時隔三十多年,他依舊記得很清楚,1985年在國營光榮鞋襪廠上班,還是沾了去世老丈人的光。

他又掏了下口袋,摸出一把零錢,最大面值十塊,還有幾張一塊的和毛票,一共二十四塊六毛五分。

在上衣口袋裡,還摸到兩張照片,是《上海灘》男女主發哥和芝姐在劇中的彩色照片。

李淑梅急忙將錢奪了過去,至於照片,沒有多看一眼。

她數了數錢,心疼又氣憤的抱怨道:

「你個敗家玩意,喝酒居然花了五六塊,日子還過不過了?」

「你不知道家裡的情況嘛,全指望着你的工資日常開銷呢,還好意思亂花?」

「每個月都沒有蘇瑾賺的多,大男人家不覺得臉紅嗎?能不能爭點氣,早日提干,當上車間主任?」

「攤上你這麼個沒本事又沒出息的上門女婿,算我們家倒霉,當初就不應該讓蘇瑾嫁給你。」

「如果蘇瑾能嫁給周翰林,早跟着出國享清福,吃香的喝辣的,你跟人家出國留洋的周翰林比,差了一萬倍……」

丈母娘的嘮叨,張寶山一句話沒聽進去,還處在不可思議當中。

1985年,人均工資普遍很低,普通工人的月工資在20到35元左右,稍微好一點的工作,諸如銀行員工和中學教師的月工資,也不過50元左右。

張寶山在鞋襪廠上班,月工資三十,在那個一窮二白的年代,已經算不錯了。

當時的物價水平也低,豬肉才一塊七左右一斤,麵粉三毛左右一斤,冰棍更是便宜,三分錢一根。

花五塊錢吃一頓飯,已經是奢侈的事情,很多人都捨不得,恨不得一分錢能掰成兩半花。

張寶山用力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劇烈的疼痛傳來,並沒有從夢裡驚醒。

他也終於確信了,自己真的回到了一九八五年,老婆孩子還活着的年代。

「今天是陰曆3月26,陽曆5月15日,也就是妞妞發高燒導致死亡的那一天。」

張寶山對這一天的印象極其深刻,半夜女兒發燒。

小孩子發燒感冒很正常,加上醫療條件不方便,他沒有當回事。

給女兒餵了一些家裡備的小兒退燒藥,他便睡著了。

誰知第二天起床,女兒依舊高燒,送去診所看了看,打針吃藥後,還是沒退燒,反而更嚴重。

下午,他才送女兒去醫院檢查,診斷出是急性腦膜炎,因為錯過最佳治療時間,導致病情急劇惡化,不治身亡。

天真可愛的女兒去世,蘇瑾哭的傷心欲絕,病倒了,也令這個家蒙上了一層悲痛的陰影,久久難以散去。

張寶山是上門女婿,生活拮据,老丈人去世,丈母娘瞧不起,跟蘇瑾也不是自由戀愛結婚的,夫妻之間本就不和睦。

女兒的去世,導致夫妻二人更加不和,蘇瑾整天冷着一副臉,鬱鬱寡歡,在家休息了一段時間,才去上班,會計的工作也丟了。

後來,好不容易讓蘇瑾懷上了二胎,十個月後,生產時卻大出血,醫院沒能搶救過來,一屍兩命,懷的還是老蘇家心心念念想要的兒子。

當時,張寶山出差去跑業務,本打算預產期頭一天回來,結果業務沒談成,耽擱了。

等他趕回來時,面對的卻是一大一小,兩具冰冷的屍體!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