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晗陳江雲全本免費閱讀《有鬼》

林晗陳江雲全本免費閱讀《有鬼》

2022-05-12 22:11 作者:餘生有恨

章節介紹

不恐怖不恐怖,校園文校園文,搞笑,輕鬆 大學生抓鬼的日常生活 CP:陳江雲X林晗 王文易X劉琪琪 簡介: 作為古老的道士家族中的後裔,林晗從小便擁有陰陽眼,但這份特殊並沒有給他帶來榮譽,身邊的人總是用異樣的眼光對他指指點點 單純的他只以為是身邊的人嫉妒他的與眾…

在線試讀

第6章 誰也沒想到啊

林晗趕緊讓陳江雲盯緊那兩個人,陳江雲點了下頭,又指了指車燈,示意要不要開燈提醒一下對面。

林晗擺擺手,他怕打草驚蛇。

耳機里哭聲仍在繼續,大樓前的兩人似乎並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仍然在盡職盡責的扮演情侶。

林晗死死地盯着那片黑暗,他身軀緊繃,一隻手緊握門把手,隨時準備衝出去救人。

就在這時,人影突然出現了異常舉動,劉琪琪一把甩開王文易的胳膊,兩人面對面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是從行為舉止上看得出,兩人似乎吵架了。

就在林晗還在奇怪兩人為什麼吵架的時候,劉琪琪突然冷不丁地打了王文易一巴掌。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兩人一下子蒙圈,然而劉琪琪也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拽着王文易就往樓里沖。

「卧槽!」林晗火速下車衝著兩人跑過去,「你們兩個幹什麼?!快回來!」

但不管他怎麼喊,那兩人就像聽不見一樣,一頭扎進黑暗中便消失了蹤影。

他媽的!肯定是那個女鬼乾的!

擔心那兩人出什麼事,這邊的兩人一秒都不敢耽擱,車門都沒關好就往那兒跑。

然而他們還是晚了一步。

兩人跑到大樓里門口的時候,「劉琪琪」和王文易已經坐上了電梯,兩人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劉琪琪」當著他們的面,挑釁的按下開關。

電梯的燈忽明忽暗,詭異的黑影遊走在兩人身上,王文易低着頭,看不清他的臉,反觀他身旁的「劉琪琪」,卻是臉色煞白,如同鬼魅。

就在電梯即將關閉的那一刻,林晗看到了劉琪琪那雙空洞的眼睛裏陰謀得逞的戲謔。

電梯載着兩人緩緩上升,林晗看到燈牌上的數字顯示停在五層,氣得咒罵一聲:「他媽的!」

這電梯他們兩個可用不了,只能選擇爬樓梯。

時間緊迫,兩人打着照明迅速趕往五樓。

此時耳機里的聲音早就由抽抽泣泣轉變成嚎啕大哭,女人凄慘尖銳的哭喊聲像一把鋒利的刀刃,一下又一下扎着兩人的耳膜。

聲音忽然放大,讓正在爬樓梯的兩人幾乎同時面色痛苦的捂住耳朵,停頓一秒後直接把耳機摳出來扔掉,然後咬着牙繼續往上爬。

林晗已經快氣死了,他奶奶的,那女的竟然搞音波偷襲!

終於到了五樓,林晗大口喘着氣,正對着樓梯口的一扇鐵門往裡敞開着,上面的門牌號早已模糊不清。

林晗努力調整呼吸,對着身後的陳江雲放低聲音:「準備好,我說開槍再開槍。」

「知道了。」

見陳江雲大氣都不喘一下,林晗竟還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該鍛煉身體了?

陳江雲從內兜里掏出事先準備好的沙漠之鷹,拉上膛。

這是林晗為了抓鬼特意給陳江雲設計的,裏面的子彈是經過特殊處理的麻醉彈,打在人身上不疼不癢,頂多麻醉一會兒,但是對於鬼來說卻是烈火焚燒之痛。

一般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是不需要陳江雲開槍,畢竟是法治社會,槍聲必定會引來麻煩,稍不注意就會被**逮住。

兩人放輕腳步,慢慢向鐵門移動。

常年不見陽光的樓道里昏暗潮濕,散發著黴菌的味道。

鐵門也早已被時間摧殘的銹跡斑斑,這麼久了還能正常打開也是個奇蹟。

林晗走到門口,小心翼翼地推開門。儘管如此,鐵門還是發出了脆弱不堪的咔咔聲。

林晗硬着頭皮繼續推門。

門推開了,兩人打着手燈往裡看去,裏面空無一物,只有凹凸不平的牆壁和滿地的牆皮。

客廳,廚房,衛生間,空空如也。

最後只剩下最裏面的卧室。

林晗給陳江雲比了個手槍的手勢,自己則拿出符紙在前面開門。

卧房的門緩緩打開一道縫,映入眼帘的仍是黑色。

林晗舉着手燈慢慢上抬,他想看清屋內的設施,所以稍微往前探了一下頭,結果就因為這一下,燈光里忽的冒出一雙熟悉的白色帆布鞋,上面還帶着可愛的倉鼠掛墜。

他下意識抬頭,當即跟帆布鞋的主人來了個四目相對。

站在他身後的陳江雲猛抽一口涼氣,肌肉瞬間收縮握緊手中的沙漠之鷹。

只見「劉琪琪」的眼底森白一片,歪着頭面無表情地站在兩人面前,身體呈現出詭異的半直半塌狀態,她的左半邊身體正常直立,右半邊身體卻像是散了架一般,塌着肩膀,右腿也像條爛繩一樣拖在地上。整個身體全靠左半邊身體支撐着,明明是一個人,身體卻像是兩具不同的軀幹拼接起來的,處處透露着不協調。

就在林晗跟她對視不到一秒的時間裏,「劉琪琪」突然張開大口朝着兩人撲來。

當時的林晗大腦空白一片,完全是憑藉著自己的的肌肉記憶條件反射躲開了那一擊,然而他身後的陳江雲卻是反應慢了一拍,儘管他躲開了可能造成致命傷害的一擊,但脖頸處還是被對方的指甲給划出一道血痕。

鐵鏽味瞬間瀰漫開來。

「開槍!」

陳江雲藉著力道轉身閃到一旁,對準「劉琪琪」的腦門抬手就是一槍。

砰!

子彈打在「劉琪琪」的額頭上瞬間霧化,近距離帶來的巨大衝擊力迫使她的上半身猛地後仰,附在她身上的女鬼感受到劇烈的灼燒痛苦,頓時嘶吼着扯出大半個透明的魂影。

與此同時,林晗將手裡的驅邪符紙展開,迅速往「劉琪琪」的身上貼去。

但他還是低估了那女鬼的實力。

那女鬼估計也是沒想到對方會那麼狗,二話不說上來就開槍,本來以為子彈對她沒用所以根本就沒想躲開,鬼知道那子彈是專門用來打鬼的呢!

但即便如此,即便她的頭部忍受着劇痛,她也不想放棄好不容易得來的軀體。

僅僅一剎,飄出來的身影又鑽回了劉琪琪的身體里。

「劉琪琪」再次睜開白眼,以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姿勢一躍而起攀爬上牆,不協調的四肢發出骨頭摩擦的嘎嘣聲,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她整個人都爬到了天花板上,一雙死眸死死地盯着地上的兩人。

林晗沒剎住腳,撲了個空。

砰!砰!

陳江雲又連開兩槍,但都被女鬼敏捷地躲開。

雖然很不時適,但林晗真的害怕這樣下去劉琪琪全身的骨頭都會錯位。

人的速度終究是比不過鬼,「劉琪琪」靈活走位躲過子彈,躍過兩人的頭頂便迅速消失在了在黑暗之中。

「草!你他媽屬爬蟲的嗎!」

林晗罵罵咧咧地爬起身,一向愛乾淨的他現在也沒心思去看自己有多髒了,陳江雲已經追出去了,他現在還要先確定王文易是否安全。

他走進卧室用手燈一照,果然看到王文易眼神渙散,一動不動的站在一個角落裡。

林晗衝到他面前,在他身上快速摸索兩下,確認身體沒有什麼大礙後,就把手裡的驅鬼符紙「啪」的貼在他頭上,隨後也不管王文易癱倒在地的身體,扭頭就走。

反正符紙貼上了,那女鬼也傷害不了他了。

林晗剛跑到門口,就聽到樓下又接二連三的傳來槍聲。

擔心陳江雲子彈耗盡,林晗扶住樓梯扶手縱身一躍,穩穩噹噹跳到了下一層。

一落地林晗就大喊:「陳江雲!你——」

還沒等他說完,就看到「劉琪琪」宛如一隻大蟑螂從一間門戶里爬出來,沿着他旁邊的牆壁「沙沙沙」的又爬回了上層。

陳江雲在後邊緊追不捨。

見到林晗只來得及喊一句「又上去了!」,就匆匆掠過他的身旁往樓上跑去。

林晗:「……」

真特娘的操蛋!擱這兒玩呢?!

為了以防萬一,林晗掏出符紙貼在了樓道口裡,省的那女鬼來回竄。

這下他放心的往樓上跑去,

呵,這回看她還亂竄,逮不着她他就不姓林!

然後他就看到陳江雲追着「劉琪琪」噔噔噔又跑到了上一層。

林晗:「……」

幾經波折之後,兩人終於把女鬼堵在了原來的房間里。

然而林晗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他人生中最討厭的就是劇烈運動,因為他的體力真的很差。

陳江雲也有些體力不支,脖頸上的傷雖不及要害,但也流了不少血,血水混合著汗液早就將里衫染透了。

他用力甩甩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現在怎麼辦?子彈就剩兩發了。」

林晗看着屋裡貼在天花板上的「劉琪琪」,她正變得越來越躁動,一直在那兒爬上爬下,嘴裏也不斷地發出嘶啞的低吼聲。

鐵門口已經貼上了符紙,但那也是最後一張符紙了。

「那就用兩發子彈把她打出來,今天算我倒霉,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煩人的東西!」

林晗站直身子,「最重要的是他們兩個的安全,能把人帶出來就行,一會兒瞅準時機,我先試試能不能抓住她,打出來後就趕緊往門外跑就行了。」

「那你同學呢?」

「卧室里躺着呢,沒事兒,他身上貼着符,女鬼也不敢碰他,先把劉琪琪救出來。」

陳江雲這才反應過來,難怪這女鬼一直沒往卧室里跑,卧室里還躺着一個啊。

雖然知道是因為驅鬼符的作用,但林晗還是想不明白,這女鬼怎麼就死纏着劉琪琪呢?難不成就因為劉琪琪是女的?

而且之前他看到的,雖然只是一眼,但那白色的亡魂確實清清楚楚,這就證明她之前根本沒有害過人,為什麼現在……

不管了,救人要緊!

林晗調整好狀態,判斷好「劉琪琪」大致的方位後就要往裡走。

就在他前腳剛踏入門檻的時候,後腳卧室門口也跟着探出一道黑影。

「唔……有人嗎?這是哪兒啊?」

這聲音——是王文易!

林晗用手燈照過去,果然看到王文易扶着門框顫顫巍巍的站在那兒。

「王文易?」林晗不確定的問道。

怎麼醒的這麼快?

王文易被這突如其來的燈光閃了一下眼,他下意識抬手遮擋,這才發現自己頭上貼了張紙,輕輕一扯就掉。

他拿着符紙翻來覆去的看了一遍,小聲的嘟囔了一句「這什麼東西啊?」,然後才看向門口,他剛才好像聽到了林晗的聲音,於是朝着門口問了一句:「林晗?是你嗎?」

「是。」

「這什麼地方啊,我怎麼跑……」王文易剛想往林晗那兒走過去,就被林晗一聲「別動!」呵斥住了。

王文易嚇得一哆嗦,扒着門框站得僵直。

他剛從地上爬起來沒多久,大腦迷迷糊糊還不是很清醒,只是依稀記得跟劉琪琪聊人生聊理想,然後不知怎麼的就被打了一巴掌,然後就…就不知道為啥躺地上了。

剛剛被林晗那麼一喊,他的大腦神經突然就連上線了,視野也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他看到林晗和陳江雲兩人一前一後站在門口,看起來十分緊張。

就在他心裏冒出無數問號卻不敢問出口的時候,他發現兩人的眼神一直往他頭頂瞟,在好奇心驅使下,他順着對方的視線看向頭頂,然後就跟趴在天花板上的「劉琪琪」來了個大眼瞪小眼。

王文易:「……」

從此以後,每當王文易回憶起這件事,他總是想不明白,為什麼當時一直想下輩子投胎成一隻狗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