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月光里的滿天星》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小說《月光里的滿天星》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2022-05-12 22:13 作者:江阿卓

章節介紹

都說年少時不要遇到太過驚艷的人,否則就是一眼萬年 純潔熱烈的喜歡藏在心底,保守了十年 再見伊人時,他內心狂喜,等了這麼久的人,終於回來了這次他必定會緊緊抓住她的手,護她一輩子周全 如果說一定要用言語形容彼此:他是她的白月光,照亮了她陰暗童年的牆角;她是他的滿天…

在線試讀

第1章 難以啟齒的事

精彩節選

六月底的天,酷熱得很。

悶熱的空氣里斜射着自我陶醉的陽光,到處黑白分明,光是光,影是影。

地上的人曬得臉色發紅,額角出汗,一個兩個都忍不住拿出遮陽傘防着紫外線。

芸州大學校內人流涌動,大三大四的學生們正熙熙攘攘地趕去大禮堂。

學校良心發現,打算給正在考研的大三學生和畢業在即的大四老學長老學姐做一個心理減壓講座。

畢竟一些是正在努力上岸,一些是社會毒打制度的預備役,心理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學校通知四點半準時集合完畢,現在離規定時間還剩下五分鐘。

大禮堂內幾乎已經是座無虛席,不管男生女生都格外興奮,紛紛掏出手機準備好拍照,因為校領導說了,這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講師!

連不苟言笑的老校長都發話了,他們有什麼理由不信?

「欸,聽說這位是剛從國外回來的,學歷高着呢。」

有個女生托腮,花痴道:「管她學歷高不高,長得漂亮的姐姐就算是文盲我也愛啊!」

「不知道有沒有男朋友。」

「哎哎哎,顏狗邊兒去啊,我們可是講究內涵的人,好嗎??」

女生白了那個把手機舉得高高的男生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嘴臭,別熏我!

美女誰不愛?!

時間慢慢接近四點半鐘,原本強聒不舍的禮堂漸漸安靜下來,只剩下某個角落還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啪嗒——」

大門左邊被推開,副校長挺着孕肚慢慢走進來,底下一陣唏噓,甚至有男生不給面子地切了起來。

說好的美女講師呢?

副校長誰稀奇看啊!

不在意學生們的反應,副校長扶了扶黑色鏡框,威嚴地咳了聲:「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請出今天的主角,秦老師!」

雷鳴般的掌聲瞬間如雷貫耳填滿整個空間。

門口處終於出現了大家期待的窈窕身影。

一件白色抹胸短上衣,一條古典藍牛仔長褲,外面搭了一件輕盈的奶黃色襯衫款防晒衣,勾勒出曼妙的身姿。

她只化着淡淡的妝,也掩飾不住一眼看過去的驚艷。

滿臉的膠原蛋白,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着,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的粉色,薄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盈盈秋水,眉眼如畫。

長發隨意散着,說話間優雅神態自然流露,清雅靈秀。

美女老師站上講台,微微俯下身子,抬頭時莞爾,笑意充斥在杏眸里:「人與人的相識總是拘謹又溫柔,大家好,我是秦一諾。」

吐語如珠,聲音柔和清脆,宛如雲端上的琴音,聽着就**了全身。

話音剛落,又是一陣的掌聲雷動,比剛才更熱情、更激烈。

嘈雜的聲響中夾雜着不少少年的口哨聲。

「秦老師,照您的意思說,見着我們您還害羞緊張啦?」

秦一諾很容易地在人群中搜尋到了說話的人,直視他:「可不是嘛,講不好學校可是要扣錢的,為此我還特意挑了件黃色的衣服,就是為了讓大家看得舒服點。」

禮堂內響起一陣鬨笑聲。

想不到看起來淑女范兒十足的美女講師,還會開玩笑?

這誰不愛?!

那男生被她看得臉紅,訥着腦袋點點頭,捂着心臟坐下了。

美女的魅力就是,看你一眼,勝過一瓶伏特加,讓你心跳飛升。

秦一諾簡單講了幾句心理講座的目的所在,正式開始了歷時兩個小時的口水輸出。

學生們聽得認認真真,硬是找不到一個打瞌睡的人,恐怕平常的專業課也沒這麼努力聽過!

第三排的正中間,一個男生鳳眼緊緊盯着台上的女人,眼神諱莫如深,不消多久,被狂喜取代。

秦一諾正講得起勁,眼睛偶爾環顧下面,儘管沒有特別留意也能察覺到,正對着她的人,已經看了她很久了。

她講完最後一句話,把自己準備好的問題稿拿出來:「來,那位走神的小朋友,請你來回答一下我的問題好不好?」

被指到範圍內的幾個人都躍躍欲試,有個男生正想站起來,下一秒秦一諾就點明:「就是中間穿着棕色t恤的那位。」

徐宥臣嘆了口氣,暗戳戳捶了下旁邊的人:「裴允,叫你呢。」

為什麼點到的不是他啊?他也想被叫小朋友!

他也想要跟美女講話好嗎,明明他就比裴允帥了不知道多少個級別!

裴允緩緩起身,掀起眼皮看向她,低沉磁性的聲音懶洋洋地:「秦老師,請問是什麼問題呢?」

尾音上揚,微微帶着魅惑人心的感覺。

他站在比講台高了三個台階的地方,不知道比秦一諾高了多少,要想看清他的臉,她還得仰着頭。

眼前這個男生,臉如雕刻般稜角分明,烏黑的頭髮修得短短的,鼻樑高挺,一雙劍眉下是一雙燦若明星的眼睛。

猝不及防和他的目光對上,心跳莫名快了幾分。

周圍的女生顯然對這個人感興趣得很,一句句議論着,秦一諾站得遠也聽得清清楚楚。

「我的媽,怎麼還忘了這一茬了,校草大三的啊。」

「我靠,就在我面前我居然沒去問聯繫方式?我是什麼笨鳥啊我,不知道先飛一個?」

「絕了絕了,你們不覺得這倆配一臉嗎?」

「呦,你一說我也覺得,哈哈哈…」

她清了清嗓子:「問題就是,能不能和大家分享一下,在你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有哪件事是讓你最難以啟齒的?」

裴允挑眉:「真的要說嗎?」

秦一諾:「但說無妨,要勇於面對以前的自己。」

她說得很誠懇,似乎真的很希望他能敞開心扉跟大家分享一下。

於是裴允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遲疑着吐出兩個字:「夢遺。」

然後又補了三個字:「13歲。」

空氣靜止了幾秒——

然後吵得一發不可收拾。

全場:「???啥?我剛才聽到了啥?」

「高冷的校草,沒想到也是個社牛啊。」

「我的天,好敢說哈哈哈,不愧是你!」

禮堂里笑的笑,鬧的鬧,戲謔的聲音一陣高過一陣。

徐宥臣笑趴了,桌子被捶得不停地震動:「裴允,還是你狠啊。」

誰知道這鱉孫兒憋半天憋這麼一句話?認識裴允這麼多年,怎麼沒發現他這麼有幽默細胞。

秦一諾表面笑得大方得體,看起來沒覺得有什麼影響,實際上內心已經尷尬得快把自己的養老院都摳出來了。

她就不應該搞互動這一部分,直接從頭扯到尾,然後瀟洒走人她不香嗎?

自作孽啊,不可活!

呵呵尬笑兩聲,秦一諾還算保持理智,她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靜,又看着他:「沒關係的,科學告訴我們這很正常,大家都是成年人,這些都懂,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大方接受就好了。

「你叫什麼名字?」

「裴允。」

「轟——」

書倏然從手裡滑落砸到多媒體講桌上。

秦一諾定住心神,「我知道了,你坐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