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人公叫楚清小寶最新章節

主人公叫楚清小寶最新章節

2022-05-12 22:17 作者:東方紅不敗

章節介紹

輔導孩子作業有心梗的,有跳樓的,還有……穿越的! 有人拍親子照,有人穿親子裝,還有人……親子穿越! 我就是那個穿越的 穿越不是我所願,兒子才是心中念 一次不情願的穿越,母與子在另一時空相遇, 兩人相依為命,從陌生到相認, 從流民到細作,從商途到仕途, 喋血中搞…

在線試讀

第一章 一腳,又一腳

精彩節選


    「看題看題!眼睛看哪兒呢!」

    楚清「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朝著兒子吼道,「雞兔同籠,設雞為X只,那麼雞腳多少只?」

    40多分鐘了,就這麼一道破題,翻來覆去講了不下8遍,換個數字出題還是不會。

    眼看著兒子一臉茫然不知所想,楚清抄起刻着《心經》的戒尺抽在兒子肩膀上!

    望着大發雷霆的媽媽,孟懂嘟囔道:「你把我變回小時候去!小時候你從來不打我,非常愛我,你現在不愛我,都不是我媽媽了!」

    一口氣堵在嗓子眼,楚清說不出話來,只覺熱血衝到腦瓜頂,頭痛的要炸開!而孟懂,說完那句話後直接摔門出去了!楚清眼前一黑……

    「呃……」

    感覺到腹部猛然一痛,痛到噁心想吐,楚清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個古裝女子雙手叉腰,滿面猙獰的瞪着自己,而自己正躺在地上。

    「滾!現在滾!立刻滾!馬上給老娘滾!」

    話音未落,這古裝女子又上前一腳踹在楚清的腹部。

    「呃……」

    忍不住又哼唧一聲,楚清明白了,這一下應該是第二腳。那第一腳是剛才自己醒來的原因。這一腳可不輕,楚清連「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這重要的一鍵三聯都沒問出來,就又暈了過去。

    渾渾噩噩中,楚清彷彿做了個夢,又像看了段錄影。

    一個落後得跟古裝電視劇里一樣的小村子裏,一戶人家的柴房。

    一個二十齣頭的婦人抱起一抱柴火正要出柴房,聽見外院里大伯哥和大伯嫂與什麼人小聲講話,什麼「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之類的話。

    婦人疑惑地走出柴房,就看到一個熟悉的半舊深藍色碎花襁褓被大伯哥交到一個絡腮鬍子的男人懷裡,而大伯嫂喜笑顏開的接過絡腮鬍子遞過來的兩錠銀元寶。

    「哇……」襁褓里傳來嬰兒的哭聲,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襁褓瞬間讓婦人明白自己半歲的兒子被這對夫妻賣了!

    「懂兒……」婦人呼喊着撲上前,卻被大伯哥回手一巴掌扇倒在地,匆忙爬起身要追去,卻見那絡腮鬍子已經抱着襁褓上了馬背絕塵而去……

    畫面匆匆掠過,婦人被五花大綁的倒在柴房裡,柴房門緊閉。婦人已經被關了兩天,水米未進,人在渾渾噩噩中。

    柴房門打開,門外光線刺眼,大天白日地闖進兩個壯婦,像挑着待宰的豬一樣,用一根長棍挑着捆綁婦人的繩子走了出去,而門外,大伯嫂在喜笑顏開的掂着手裡的五兩銀子……

    畫面又轉,婦人在路上使計解了綁,又用那根挑着她的木棍敲暈了那兩個壯婦,用捆綁自己的繩子把兩個壯婦背靠背的捆在一起,脖子上給她倆饒了好幾圈,又搜了兩個壯婦身上的碎銀子,踉踉蹌蹌得逃走了……

    畫面再轉,婦人一路打聽來到一個小鎮上,用最後的銅板買了套半新的衣服走進一家不大的飯館,給自己找到了個廚娘的工作,暫時停留下來。

    婦人的廚藝還不錯,使得蕭條的生意開始好轉,而飯館的老闆娘每天讓身邊的丫鬟抱著兒子跟她出去逛街……

    時光荏苒,一晃兩年多,老闆娘越來越嫌棄她的兒子,抱也不抱,甚至經常用指頭戳孩子的嘴巴,叨念着「怎麼就是個傻子,怎麼就不會說話!」

    而那孩子只是咬着下唇定定地看着她,沒有哭,甚至沒有表情。

    楚清緩緩睜開眼,好莫名其妙的夢啊!慢慢地爬起身,腹部還在痛,鞋印子還清晰地印在身上,楚清迷惑了,這是什麼衣服,裙子不裙子,褂子不褂子的,還是個斜襟的,灰不拉幾,十分粗糙。

    四處望望,自己身處在一個污水滿地的巷子里,沒人經過,想找個人問問都不成。

    藉著地上的污水,楚清看清楚了現在的模樣:灰色的斜襟褂子,頭上梳着電視里才能看到的古代已婚婦女的髮髻,髮髻上抱着塊跟衣服一樣灰不溜秋的帕子,而那臉……

    楚清驚愕了,她緊張的四下看了看,並沒有其他人,那看來污水中倒映的真的是自己了,那個夢中婦人的臉!

    定了定神,楚清腦中又有畫面閃過,哦,明白了。自己就是那個夢裡的婦人,丈夫被徵兵,三個月後傳就來噩耗,說戰事吃緊,剛征上去的新兵就直接上了戰場,活下來的百中無一,隔壁村那個重傷回來的倖存者抱着頭哀號「都死啦……都死啦……」。

    大伯哥機靈,徵兵時假裝摔傷腿,讓弟弟去當兵,留下弟媳婦和剛出生的孩子。得知村裡被征的兵無一生還後,賣掉弟弟的孩子,又賣掉弟媳,得了二十五兩銀子不說,還獨霸了家產。

    楚清搖了搖頭,無奈地嘆了口氣:自己這是穿越了,恐怕輔導孩子功課輔導的腦溢血而穿越的,恐怕自己時第一人吧。

    「咕嚕嚕……」,腸鳴聲打斷自己的思路,按了按胃部,疼,還餓。

    一隻小手拉上了楚清的衣角,楚清低下頭,看到一個有些熟悉的小孩,定定的看着自己,沒有表情。這是夢裡老闆娘的兒子。

    楚清蹲下身看着小孩,腦中閃過的畫面讓她知道,這並不是老闆娘親生的孩子,老闆娘上個月查出有孕,對這孩子更不好了,非打即罵,經常不給飯吃,說虧大發了,花那麼多錢換回來個傻子,啥都沒個反應,話都不會說,是個傻子!

    原來老闆娘結婚好幾年了沒有生育,便收養了個孩子。開始對孩子還好,挺喜歡的,過了一歲多孩子還不開口說話,就着急了。

    兩歲了還是不說話,就更鬧心了,越發不喜歡,再加上孩子不哭不鬧也沒個表情,就懷疑是個傻子。眼瞅着要三歲了還是不說話,街坊鄰居都背地裡笑話她。

    偏巧自己就懷孕了,更看不上這小孩了。

    而飯館老闆因為不能跟孕婦同房,就盯上了楚清這個廚娘,楚清與飯館老闆搏鬥中被老闆娘撞個正着,便撒謊說楚清偷了櫃檯銀子,他正搜身呢。

    好幾年的夫妻了,老闆娘能不知道老闆是個什麼德行么,要不是自己娘家哥哥多,家裡恐怕就妻妾一堆了。

    但是看破不能說破,日子還得過。正好老闆撒的謊是個不錯的借口,於是老闆娘帶着飯館夥計把楚清一板凳打暈在地,還踹上幾腳,從後門丟了出去。

    楚清看着眼前的孩子正想着,神情就有點獃滯。

    「咕嚕嚕……」又一聲腸鳴,楚清終於回過神來。

    「小寶……」,楚清剛開口,眼前的孩子小寶從懷裡摸出個東西遞給楚清,是個煮雞蛋。

    「你……從哪兒弄來的?」小寶指了指楚清身後的門,那是酒館的後門。也是,不到三歲的孩子,還能從哪兒弄來雞蛋吃呢。

    楚清搖了搖頭:「我不餓,你吃吧,吃完快回去,不然你娘又要打你了。」小寶沒表情,沒動作,應該說,是沒反應,只仍舊舉着那枚雞蛋。

    「小寶,快回家去,我該走了。」

    楚清站起身準備離開。

    小寶處境再不好,至少還有個棲身之所,而自己被掃地出門,還不知何去何從呢。

    轉身要走,衣角又被拉住,這次小寶一隻手死死拽着她的衣角,另一隻手仍舊舉着雞蛋。

    「你是要我吃?」楚清蹲下身看着小寶,小寶把雞蛋湊近楚清的嘴邊。楚清是正餓了,也就不推卻,剝了殼咬了一口,再湊到小寶嘴邊:「該你了」。小寶沒反應,但依舊看着他。楚清等了一會兒,心想:「這孩子,怕不真是個傻子?」

    把一整個雞蛋吃完,楚清覺得更餓了。趁着天還沒黑,要趕緊給自己找個落腳的地方。

    於是跟小寶告別:「小寶,雞蛋很好吃,我吃飽了,謝謝你。我真的要走了,再不走天黑了我就沒地方呆了。」

    小寶這次有反應了,兩隻小手都抓緊了楚清的衣襟。「你要跟我走?那可不行,你娘你爹會發火的。」

    小寶的小手又緊了緊,拽着,然後轉頭看向巷子口。楚清看到了小寶脖子上的指印,也看到了手腕上的燙傷。

    楚清想起夢中老闆娘掐着小寶的脖子搖晃:「你個傻子,吃老娘的,喝老娘的,還騙了老娘那麼多銀子!」

    嘆了口氣,自從老闆娘得知自己懷孕,就想着把小寶賣掉,好彌補損失,可街坊鄰里都知道她家孩子不會說話,是個傻子,買家稍一打聽就能知道,所以一直也賣不掉。

    於是小寶每天挨打受罵,經常飯都不給。這要是讓小寶真回去,估計也活不到長大吧。

    楚清抱起小寶:「我就當你是要跟我走的。咱娘倆就相依為命吧。」小寶嘴角動了動,楚清感覺小寶是在笑,可仔細看,卻又是那個沒有表情,木木的樣子。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