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穿越之小庶女成了皇帝合伙人整本免費

穿越之小庶女成了皇帝合伙人整本免費

2022-05-12 22:17 作者:菩提薩婆訶

章節介紹

(清冷正統重生帝王×混社會屌絲穿越小庶女) (現代商城、逆襲、經商、權謀) 姜凌做仿妝主播,仿大佬太像成了替死鬼,穿越到歷史上馬上要滅亡的朝代,翻看史料,為什麼好像自己竟是滅國的原罪 穿越成小庶女的她立志要改變這一切,她要掙錢,要強大,要改變身邊人悲苦的命運 …

在線試讀

第1章 醒來,窗外黑沉沉

精彩節選

姜凌緩緩有了知覺,感覺自己好像在一個溫暖的懷抱里,耳邊有女人啜泣着,壓低聲音小聲喊着她:「凌兒,你醒醒,你快醒醒啊,不要嚇姨娘,凌兒……」

她緩緩的睜開眼睛,便看到了這樣一幕:

暗夜,昏黃的燭光搖曳,一間不算大,有些破舊的青磚屋子裡,自己正躺在一張古舊的大床上,被一個古裝的美貌婦人攬在懷裡,輕輕搖晃着,低低焦急的呼喚着名字,她能明顯感覺到婦人身體的顫抖。

在她的另一側,也就是大床的外側,一個十八九歲,穿着靛藍色古裝的年輕女孩兒,跪伏在床上,淚眼婆娑的看着她,一聲聲的也是壓低着聲音喊着「小姐」。

旁邊還有一個六七歲的男娃娃,晶亮的大眼睛裏蓄滿淚水,一副想哭卻又強忍住不哭的樣子,十分惹人憐愛的小模樣,也正不錯眼珠有些緊張的看着她。

見她睜開眼來,三人同時一喜,美貌的婦人一把抱緊了她,將臉緊緊的貼住她的眉頭,輕撫她的髮絲,抖着聲音,不知道是在安慰她,還是在安慰自己道:「凌兒不怕,姨娘在這裡呢,沒事的,沒事的……」

年輕的女孩在一旁悄悄抹了一把眼淚。

小糰子伸出小手,像大人般輕拍了拍她,又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一副明明很害怕,卻勉強壯着膽子的樣子,信誓旦旦的給她做保證:「阿姐不用害怕,錚兒是男子漢大丈夫,錚兒會保護阿姐的。」

窗外黑沉沉的,風聲嗚咽,吹的年久失修的木頭窗子「框當」作響,糊窗戶的紙已經殘破,在風中瑟瑟抖着,有寒涼的風吹進屋子裡,吹的桌上如豆的燭光明滅不定。

一看就有些陳舊的暗青色床幔隨風擺動,宛如鬼魅,加之幾個人掩飾不住的恐懼,使屋子裡充斥着一股詭異恐怖的氣氛。

姜凌的頭有些昏沉沉的,她不自覺的向婦人溫暖的懷抱里又靠了靠,好冷啊,連床被子也沒有嗎?自己的命果然是不好,怎麼再投一次胎,也還是這麼窮。

說起她的穿越,還有一個悲催的故事。

她前世是一個仿妝主播,視頻一直不溫不火,一直到她發了一個富豪大佬的仿妝。

因她與那大佬的身材極為相似,再加上她高明的仿妝術,以至於就算她女扮男,畫著仿妝走到街上時,也不時會被路人認錯。

於是她仿妝大佬掃街,被路人認錯的視頻使她迅速爆紅,兩天時間就漲粉五十萬,讓她掙了個盆滿缽滿,平生第一次體驗到了有錢的快樂。

正在她為這突如其來的成功歡欣鼓舞,再接再厲第三次掃街時,就被一輛飛馳而來的汽車撞飛了出去。

變成阿飄被鬼差拘着飛入地府時,姜凌還在尋思:這就完了?難道真如孤兒院的那個老婆子說的,她是天生的窮命,連扮個富人都能飛來橫禍?不過,那車怎麼覺着不對勁啊。

事發當時,自己正站在一個寬闊的觀光廣場的中間位置,離着大路有四五百米的距離。

那車雖然車速極快,卻險象環生的左拐右拐,玄妙的繞過廣場上的各類大小花池、旗杆及三三兩兩的遊人,精準的撞飛了自己,連放在自己旁邊的一個商業宣傳展架,都沒有碰到分毫,這……

沒有幾十年的車技也做不到啊,明顯就是專門來送她走的!

姜凌痛定思痛,扮大佬之前,自己就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屌絲,誰會這麼大動干戈的來謀殺自己?

聰明如她,略一思索,就想明白了其中關竅,如果這事不是老天爺乾的,那這幕後黑手,不是自己扮的富豪大佬,就是那大佬的仇家了。

為什麼這樣說呢?

其一,是大佬怕自己頂着酷似他的模樣招搖撞騙,所以乾脆把她這個隱患弄死乾淨。

其二,大佬的蠢蛋仇家尋仇認錯了人。

看看吧,這就是窮人貿然跨界的結果,不管怎麼樣,反正她是死了,好在她是孤兒,倒也無牽無掛。

想着自己努力掙扎在貧困線上的二十六年生命,就算姜凌一直是個樂天派,此時也不能不滄桑嘆息,真是平生辛苦為誰忙,一朝乍富赴黃粱啊,就……活了個寂寞!

事情到這裡本來就應該結束了,誰知道她在地府,好不容易排了長長的隊伍,見到判官大人時,判官大人看看手上的資料,再疑惑的看向她問道:「你陽壽未盡啊,怎麼來的這裡?」

媽蛋,破案了,肯定是大佬的蠢蛋仇家認錯了人,讓自己做了替死鬼,這倒霉催的。

不過這也從側面反映了,自己這仿妝本事的高明,不止騙過了人,連鬼差都騙過了,能迅速火爆可不是浪得虛名!

這樣一想,做了替死鬼的姜凌竟還頗有些得意。

判官大人聽她說完緣由,一臉見怪不怪的漠然,隨手點了一下在他旁邊的透明水晶球,那水晶球上頓時便出現了現實社會的實時畫面:

一個看着很豪華的殯葬大廳里,牆邊鋪滿了各色花圈,弔唁的卻是人影奚落,只她平時幾個還算不錯的朋友,坐在一旁或小聲的聊着天,或在玩手機。

她的助理獨自一個人獃獃的坐着,有些空洞的小眼神裡帶着茫然,在助理身旁不遠的檯子上,一個黑色的骨灰盒兒,被安放在白色的菊花之間,再往上,牆上是她大大的一張黑白照片。

此時親眼目睹自己葬禮的姜凌,心中滿是欣慰,她這助理果然不錯,雖然要學歷沒學歷,要能力沒能力,除了做門崗,別的工作都找不到,但到底是個有情義的,把自己的葬禮搞得還蠻不錯。

雖然來的朋友不多,但現代社會嘛,大家都挺忙的,能來這幾個已經讓她受寵若驚了。

判官淡淡的看着她問道:「你有什麼想法?」

姜凌沒心沒肺的笑呵呵:「還不錯,辦的還挺隆重。」

判官大人明顯一滯:「你的關注點是不是有些偏差,你沒看見那個骨灰盒?你回不去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