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最新章節趙翔 玉林

小說最新章節趙翔 玉林

2022-05-12 22:17 作者:風行葉落

章節介紹

林玉懦弱無能,被脾氣暴躁的丈夫欺壓了一輩子,病重之際,卻被丈夫從醫院拉回了家 如果她的兒子在她身邊,自己丈夫絕不會這樣對她,可兒子,已被她氣的,帶着妻兒遠走他鄉了 苦苦熬了七天之後,她帶着巨大的痛苦和內疚咽了氣,結束了這悲慘的一生 再睜開眼時,她渾身疼痛的睡在…

在線試讀

第4章 關門破四舊

烈日當空。

雖說夏天已經過去,可秋老虎的酷熱誰也不敢輕視。

林玉家的院子角落裡,有一棵桃樹,桃樹狹長的綠綠的葉子被曬的卷了邊,看着快乾枯掉落了似的。

而那些葉子中間,結滿了大桃子。

大桃子在烈日的照耀下,一個個的都紅了臉頰,粉**嫩的,在綠葉的襯托下,看着水靈誘人。

林玉剛哄了絨絨睡下,就發現大女兒靜靜眼巴巴地望着那桃子。

「媽媽,奶奶不在,我可以偷偷摘一個桃子吃嗎?」

靜靜奶聲奶氣的詢問着母親。

女兒不提,剛重生的林玉都沒注意到院子里的桃樹。

聽趙雲輝說,這棵桃樹苗還是他爸爸從省城帶回來的,老家沒有這個品種。

現在正是金秋十月,桃樹碩果累累,這些桃子,婆婆金鳳打算重陽節那天,帶到城裡去賣。

林玉在這個家裡身無分文,連想給孩子買一塊糖也做不到。

這下好了,這一樹大桃子,帶到縣城,應該能賣幾塊錢吧。

這樣想着,林玉摘了一個桃子,洗乾淨拿給靜靜。

「靜靜,你想吃桃子咱就吃,不是偷偷地吃,是光明正大的吃。」

「過兩天,媽媽帶你去縣城賣桃子,賣了桃子我們買水果糖吃好不好?」

靜靜吃的滿嘴都是桃子汁液,含糊着說:「好,媽媽,我也會賣桃子,賣了桃子給妹妹買麥乳精喝,我不吃糖。」

「買麥乳精?你怎麼知道妹妹要喝麥乳精呢?」

「我聽到的啊,昨天,你和爸爸要錢給妹妹買麥乳精,爸爸不給,還打你。」

靜靜說的認真,林玉才知道,原來自己昨天被打,是因為找趙雲輝要錢。

林玉細細回憶了一番,前世,小女兒去世前幾天,她確實找趙雲輝要錢給孩子買麥乳精時被打了。

當時,她奶水不足,絨絨總是吃不飽。

她想着現在家裡條件能好些,趙雲輝在村上當會計也能掙個十塊八塊的,就和他說給孩子買一罐麥乳精。

誰料,趙雲輝說他將錢都交給了婆婆馬鳳,讓林玉找婆婆要。

膽小懦弱的林玉怎敢找婆婆要錢,只好默默哭了起來,趙雲輝見狀,直罵她是喪門星,說著說著,氣上來了,對着她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想起往事,林玉的拳頭又硬了起來。

這個家裡,婆婆掌握着所有的財產,看來,要做出改變了。

林玉正想着時,門外吵吵鬧鬧的湧入了一群人。

是婆婆馬鳳帶着神婆回來了,她一路走一路哭喊,還引來了看熱鬧的村民。

眾人現在院子里,圍着林玉幾人,都準備看好戲。

馬鳳更是揪着趙雲輝的衣領,轉着圈的給村民看他頭上的傷。

「你們看看,看看,這婊子把我兒子腦袋差點砍下來,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她。」

旁邊村民說:「林玉平時膽子小的很,說話都不敢大聲說,一隻螞蟻都不敢踩死,什麼時候膽子這麼大了?」

馬鳳聽了,趕緊接了話:「就是說啊,這婊子肯定中邪了,被什麼髒東西給附身了!」

被揪着衣領的趙雲輝彎着腰,覺得在村民前丟死人了。他好歹也是上過初中的文化人,還是村上的會計,被自己老娘這麼拉着多沒面子。

「媽,你先放開我行不行?」他低聲哀求。

「你個沒出息的東西,自己的媳婦都治不了!」

馬鳳打了趙雲輝幾下,終於鬆開了他,轉向老神在在的神婆。

「半仙,你快幫我看看,這臭娘們是不是中邪了?」

神婆輕飄飄的抬起眼皮,看了看林玉,再夾指一算,突喝道:「果然!」

接着,神婆圍着林玉跺起了碎步,嘴裏又是說又是唱的,鬼哭狼嚎了好一陣,才哆嗦了一下,停了下來。

馬鳳趕緊上前,「怎麼樣半仙?」

半仙半睜眼半閉眼,問馬鳳:「她這幾天是不是中午出去過?」

「對對對,這臭婊子天天往外跑,不知道鑽了哪個男人的被窩!」

馬鳳忙不迭道。

林玉站在人群**,終於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她每天要看孩子要做飯,就中午去地里摘個菜的功夫,能去偷誰家男人?!

這馬鳳簡直胡說八道,血口噴人。

這場鬧劇林玉看不下去了,她讓靜靜帶着弟弟回了屋子,在柴禾棚子里找了一把割草的鐮刀。

「你、你又要幹什麼?!」

趙雲輝早上被嚇了一通,這會兒還沒緩過來。

婆婆馬鳳倒是氣勢十足,「臭婊子,今天這麼多人,我看你敢亂來!」

神婆看林玉拎了鐮刀朝她走過來,連忙朝人群大喊:「她被回來討債的鬼附了身,你們趕緊將她綁了,我要馬上驅鬼,要不然晚了,你們都在遭殃!」

眾人半信半疑,有想出手綁人的,看見明晃晃的鐮刀,生了怯。

可還是有膽大的男的,拿了繩子上前就要捆林玉。

「都給我滾出去!這是我們家家事,你們誰敢過來,那就將你們的孩子孫子看好了!」

「要不然,我這個瘋子,一不小心傷了誰就說不準了!」

林玉拿着鐮刀,刀尖對着看熱鬧的村民轉了一圈,連唬帶嚇的,一時沒人敢上前了。

「還不快滾!都嫌你家孩子命長了嗎?!」

農村人最看重子嗣,尤其是將兒子孫子看得極重,誰家要是沒個帶把的,背後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

「走走走,這是人家家事,熱鬧少看,咸鹽少吃!」

林玉用家家都有的命根子威脅,村民都有點怕,紛紛推擠着出了院門。

「雲彩,去把門關了!」

正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躲在一旁雲彩屁顛屁顛地跑去關了院子門。

馬鳳這才發現雲彩,罵她:「死丫頭,你今天怎麼沒去裁縫鋪?」

雲彩沒理她,跑到一邊翻了個白眼,她去裁縫鋪了,嫂子被打死了怎麼辦?

不過,現在看來,嫂子好像佔了上風。

看熱鬧的村民都走了,馬鳳也沒了幫手,這會兒就指望着神婆了。

只見那神婆從隨身帶的布兜里拿出黃色的符紙,嘴裏念念有詞,然後猛地朝林玉額頭貼來。

林玉一愣,沒想到這神婆會來這一出,她真當她自己是個半仙啊?

二話不說,林玉抬手就拿着鐮刀朝神婆伸來的手臂砍去。

「啊啊啊!你家媳婦是瘋了嗎?還真砍人啊!」

神婆嚇得縮回了手,大呼小叫:「啊啊啊!砍人是犯法的!砍死人是要償命的!**會來抓你的!」

這會兒想起**了?

林玉才不管,拎着鐮刀追着神婆,直往神婆身上招呼。

那神婆就是個招搖撞騙的,前世,林玉女兒去世後,婆婆就找來了這個神婆,神婆胡蹦亂跳了一陣,就說林玉身上有邪祟,是那邪祟奪走了孩子的命。

可憐林玉,失去了心愛的女兒,還被神婆綁了起來,以驅邪祟之名,被用荊條,抽打了三天。

這個仇,怎能不報?!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