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若嫻玉廷小說在哪裡看?

完整版若嫻玉廷小說在哪裡看?

2022-05-12 22:17 作者:琉璃夭夭

章節介紹

庶女若嫻在家庭中遭到不公正待遇後嫁入王爺府,成為了皇權和地方貴族聯姻的工具初入王府,王爺並不疼愛她,然而她憑藉聰慧,以及對王爺的忠心,贏得了愛情她潛心鑽研醫術,治好了王爺自小便有的腿疾,也治癒了王府中好幾起疑難雜症替王爺剷除異己,贏得人心,最終登上了皇位

在線試讀

第7章 錦心淪陷

「小姐,錦心小姐來了。」柳兒稟告道。

「好的,讓她進來吧。」若嫻道。心裏有點納悶,她這個時候來幹嘛。

錦心踏進了門。她今天穿得桃紅柳綠,煞是鮮艷。

「妹妹,多日不見,今個兒特意來看看你。以後你出嫁了就更難見上一面了。」錦心將一個點心盒子遞到了若嫻面前。

柳兒走上前收了起來。

「姐姐今日來看妹妹,妹妹非常開心,這邊坐。」若嫻也客氣地回答道。

兩個人畢竟不是一個母親所生,頗有點生分。

正在寒暄間,忽然聽得又一陣敲門聲,這節奏和力度,若嫻一聽就不是柳兒。

「姐姐稍等。」若嫻交代了一句,起身去開門。

門外站着玉淵。

「你怎麼來了!」若嫻低聲驚呼。

「我怎麼不能來,咱們不是說好了的嗎,我隨時可以來,只要不進你的屋子。」玉淵一臉敞亮地說道。

「聲音小點。你來幹嘛?」若嫻壓低嗓音道,她擔心錦心發現,頗難解釋清楚。

「你的東西掉在路上了。」玉淵伸手拿出了一條絲帶。

「這不是我的。」若嫻道。

「怎麼會,就在咱們走過的路上。」玉淵非常執着。

兩人正低語着,門吱呀一聲開了。

錦心走了出來。

看見玉淵,她特別吃驚,沒想到在這裡能遇見一個陌生男子。還是一個如此帥的陌生男子。

錦心的臉刷地一下紅到了耳根,她定了定神,睜大杏眼問若嫻道:「這是?」

「哦,我的一個朋友。」若嫻連忙把她往屋裡推,同時給玉淵使了個眼神,讓他趕緊離開。

錦心卻站着不動:「他手上怎麼拿着我的絲帶。」

「是你的呀,那你趕緊拿去。」玉淵懶懶地一伸手,遞給了錦心。

錦心依然是紅着臉,低聲道:「謝謝公子。敢問公子尊姓大名。小女子日後定當報答。」

玉淵道:「在下玉淵。小事一樁,不足掛齒。這絲巾我還以為是若嫻的呢。」

又道:「若嫻,沒啥事我就走了啊。」

「好的,好的。」若嫻乾笑道,心裏想,沒啥事你趕緊走吧,待在這給我找麻煩。

玉淵一閃身不見了蹤影。

錦心卻還痴痴地看着手中的絲巾,走了神。

若嫻對男女之事似懂非懂,剛還在琢磨男女友誼的事,這會兒看見錦心獃獃的樣子,覺得她跟自己似乎不太一樣。

「錦心,剛才看見玉淵的事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呀。別人知道了很麻煩。」若嫻衝著錦心說道。

「嗯嗯,好的。我不會的。他是你的朋友嗎?」錦心溫柔地問。

「算是吧,剛認識不久。」若嫻在心中掂量了掂量,覺得還可以把玉淵歸為朋友這一類。

「哦。」錦心淡淡地答道。

心中不知為何,有千百種滋味。

年已16的她似乎對玉淵有一種異樣的感情,可她分明連跟他做朋友的機會好像都沒有。

她眼中的玉淵面龐稜角分明,雙眼似墨,薄唇微勾,似笑非笑的表情讓她想起了陽光下那動人的午後。

她陷在少女的情懷中無法自拔。

之前她跟父親說自己中意於王家大公子,實在是一個託詞,只是不想嫁給那個瘸腿的皇四子。

錦心一向心高氣傲,她未來的夫婿一定要是一位美男子,一個瘸腿的男人是她絕不會接受的。

因此,後來父親就將這門親事許給了若嫻。她才安了心。

若嫻不懂得這些,她還沒有意中人,本來想反抗,但是父親的請求讓她無法拒絕。

現在呢,玉淵對她來說是一個英俊少年的,她也還只想跟他做好朋友。

錦心跟她絮絮叨叨聊了一會兒天,帶着一顆悸動的心,告辭回家了。

若嫻的婚期越來越臨近。

她常常幻想自己未來的夫婿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從旁人的耳中,她也大概勾畫出他的模樣。

他是皇四子,從小患有腿疾,比她大三歲,今年17歲了。

據說很受當今皇上的寵愛,如果不是因為腿疾,很可能早就當上太子了。

但皇上雖說想立他為太子,考慮到他不是嫡長子,且身體有殘疾,所以太子之位一直空着,遲遲沒有宣布。

大家都猜測是給皇四子留着的。而皇長子年紀已經不小了,今年年初滿了24歲,卻遲遲得不到太子之位。

據說皇長子因此視四弟為敵。

東宮之爭極為劇烈。

若嫻總在猜測,這皇四子是個何等人物,有缺陷還能博得皇帝的喜愛。

自己作為他未來的妃子,不知道能否得到他的喜愛和恩寵。

若他是一個非凡的人物,她一定要贏得他的信任。

協助他打天下,也能庇佑弟弟和父親,讓他們衣食無憂。

這也許就是若嫻最大的願望。

日子就在若嫻的幻想中流逝了。

這些日子玉淵也再沒來找過她。

許是上次她對他忽然造訪不滿意他看到了眼中?

哎,不知為何,若嫻還有點想他。

趁這段時間有空,若嫻將上次採集到的五色堇讓柳兒摘下花瓣洗凈,放在太陽下暴晒了幾日。

若嫻將晒乾的花瓣用碾子碾成細末,然後用布袋子分開裝好。

她一共裝了9小包。

若嫻打算有機會試試藥效。

翌日下午,她帶上她新制的葯悄悄出了門。

「哪裡有受傷的人呢?」若嫻在心中暗道。

巡視了一圈也沒有發現受傷的人。正失望往回走時,忽然聽到河堤下有小狗低低的哀叫。

若嫻站在河堤上探出腦袋一看,一隻小狗正躺泥沙上,舔舐自己的左腿。應該不小心從堤壩上掉下去,磕在石頭上,摔傷了。

若嫻急忙從前面的小路跑了下去,她撫摸着小狗,從懷裡掏出了自己的神葯。

「不要怕,我是來救你的。」若嫻邊說邊將藥粉塗抹在了小狗的腿上。

小狗善解人意地盯着她,發出了嗚嗚的低鳴聲,好像在感謝她這位恩人一般。

敷完沒多久,小狗忽然站了起來,搖着尾巴向前走了幾步。

看來它的腳已經不疼了。

小狗又嘗試着跑了跑,完全沒有問題。它已經痊癒了。

「汪汪汪。」小狗叫着,歡快地跑開了。

這葯真的有奇效呀。若嫻明白,能治狗狗的病,肯定也能治人的病。

若嫻也跟小狗一般,歡快地跑了起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