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替嫁腹黑奸臣後,夫君日日裝文弱》在哪裡看?

小說《替嫁腹黑奸臣後,夫君日日裝文弱》在哪裡看?

2022-05-12 22:18 作者:快樂小餅乾

章節介紹

方嫿原本和娘親在鄉下過着平淡溫馨的生活,被迫替庶妹嫁到安家,嫁給那位人人懼怕的安家大少爺安明遠 安明遠是什麼樣的人物?冷酷心狠、狠戾無情 人人都等着看方嫿被嚇瘋嚇傻,等啊等,等來的卻是二人和和美美、白頭到老 本文無穿越無重生

在線試讀

第9章 現身

當有了第一個附和的人,接下來附和的人越來越多。

「是啊是啊,沒有拜堂成親,算什麼夫妻?」

「這一聲嫂子我可喊不出來。」

「我也是!」

安老夫人聽着眾人的話,只是沉默的喝着茶。

站在她身後的安大夫人更是眼觀鼻鼻觀心,沒有為方嫿說一句話。

曉紅氣惱,沒有拜堂要怪就去怪安明遠啊,憑什麼來刁難她家小姐?

「我家小姐可是尚書府的千金,」曉紅怒道,「你們放尊重些!」

「經你這麼一提,我倒是想起來,我只聽說過尚書府有一位閨名一個琴字的小姐,倒是沒聽說過你家小姐這位千金。」

「我家小姐是正室所出,堂堂正正的尚書府嫡出大小姐!」曉紅氣不過,叉着腰拿出氣勢來為方嫿說話。

只是她一個人,怎麼敵得過對面那麼多張嘴?

曉紅都快急眼了。

方嫿按住曉紅的手,她算是看明白了,安老夫人和安大夫人是不會幫她的。

方嫿從懷裡將婚書拿出來,擲地有聲的道:「這是祖母和我父親立下的婚書,我不是安家大少夫人,誰才是?」

眾人瞧着婚書,說不出話來。白紙黑字的,不能抵賴。

屋子靜默片刻,突然外頭響起了一道漫不經心的男子嗓音,帶着男子獨有的低沉。

聲音裡帶着蠱惑人心的魔力,讓人情不自禁靜下心來,聆聽男子說話。

「祖母,我來遲了。」

伴隨着話音,一身着湖藍杭綢直綴的男子走了進來。

男子面容清俊,一雙鳳眼中帶着笑意,一副溫文爾雅的讀書人模樣。

很難將這人與聲名狼藉的安明遠聯繫起來。

方嫿收回視線,低頭盯着腳尖,只安靜的站着。

那人一進來,方才還在你一句我一嘴的人,不約而同的閉上嘴。

嘈雜的屋子裡,頓時靜的能聽到銀針掉落的聲音。

安明遠走到方嫿身邊站定,二人穿的皆是湖藍色的衣裳,倒像是早就約好一樣。

尋常夫妻,也沒這二人心有靈犀。

安老夫人自打安明遠現身的那一刻,眼中滿是慈愛,嘴角翹起,聲音也柔和了不少:「不遲不遲,正正好。用過早膳了嗎?」

「不用,等回去後,和我夫人一起用。」安明遠嘴角噙着笑。

方嫿卻一絲都不感動,反而泛起厭惡,她根本不吃安明遠這一套。

「那你們快回去吧,別餓着肚子。」安老夫人忙揮揮手,生怕寶貝孫子餓壞了身子。

「那我就帶着夫人回去了。」安明遠看向方嫿,伸出了手,手心朝上。

方嫿盯着那骨節分明的手,寬厚有力的手掌上還有一些繭子。

她抿着唇,只當看不到,朝着安老夫人行了個禮。

「祖母,孫媳婦先回去了。」

「去吧。」

安明遠嘴角閃過一抹玩味的笑,收回手,將雙手負在身後。

他走在前頭,帶着方嫿和曉紅二人出去。

在經過安南霜時,安明遠似笑非笑的掃了她一眼。

安南霜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害怕的往花姨娘身後躲了躲。

但一想到自己和安明遠同父異母,好歹是有點血緣關係的。

虎毒不食子,安明遠更不可能傷害自己。

安南霜給自己壯了壯膽子,底氣不足的朝着安明遠望過去,可惜安明遠早就帶着方嫿離開了。

出了安老夫人的院子,方嫿故意放慢了腳步,和安明遠保持着距離。

安明遠許久沒有回來,他才跨進院子的門,院子里的下人們便興奮了起來,遠遠的朝着安明遠行禮。

等了消息的春兒更是激動,躲到屋子裡描眉點唇。

這還不夠,又翻出一身新做的衣裳換上。收拾好自己,她便直奔茶水間,要用心為安明遠沏一盞好茶。

方嫿跟着安明遠進了院子里,只見安明遠往書房去,她想了想,還是帶着曉紅回了起居室里。

她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與一個才見過一面,名義上是她夫君的人相處。

安明遠才在書房裡坐下,門被敲響了。

他隨意翻看着擺在書桌上的密信,並不言語。

外頭靜了一會,門還是被推開了。

春兒端着托盤走了進來,她用最嬌柔婉轉的聲音說道:「少爺,請喝茶。」

見安明遠沒有說話,春兒當他默認了。

春兒心裏掀起一陣陣漣漪,她翹着嘴角,蓮步輕移,款款的走過去。

她就知道,在安明遠心裏,她是與眾不同的。

春兒已經能聞到安明遠身上獨有的香味,再近一些,就能觸碰到他烏黑飄逸的髮絲……

「哎呦!」春兒一聲驚呼。

不知為何她膝蓋一痛,重重的摔在地上。手上捧着的茶碗也摔得粉碎,灑出來滾燙的茶水悉數濺到她手上,留下一大片紅色的印子,觸目驚心。

春兒仰起頭,只見一把鋒利的匕首直指她的咽喉。而捏着匕首之人,正是安明遠。

安明遠鳳眼中閃着銳利審視的光,嘴角噙着危險的笑,語氣如九天寒冰:「說,誰派你來的?」

書房裡的動靜不小,驚動了不少人。

正在收拾東西的方嫿和曉紅也停下了,二人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曉紅便道:「小姐,你過去看看吧,畢竟你是正經的少夫人,這院子的女主人。」

方嫿:「啊?」

她還沒有把自己當成安明遠的妻子,何談把自己當成這兒的女主人?

曉紅認真的道:「小姐,你要硬氣起來。等我們在這裡站穩腳跟,就可以把夫人接過來了。」

想起張婉柔,方嫿的目光堅定了起來。

是啊,她是個將死之人,還怕一個安明遠不成?眼下她最要緊的,是等她離開後,讓張婉柔和曉紅能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

安家大少夫人的名號,能為她帶來不少好處。

方嫿理了理衣裙,道:「我們過去瞧瞧。」

曉紅大喜:「是!」

主僕二人走到書房,只見長安和小玉都在,而春兒正躺在地上瑟瑟發抖。

見到方嫿,安明遠收回匕首,靠在椅背上,神情慵懶:「哦?夫人怎麼過來了?」

方嫿從安明遠的話里聽出了一絲陰陽怪氣。

她正色道:「我來瞧瞧,夫君是不是遇上麻煩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