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明珊珊司邢全文在線閱讀

明珊珊司邢全文在線閱讀

2022-05-12 22:19 作者:閃閃星星之火

章節介紹

她是陌陽城最強仙師司邢的徒弟,是人人見了都尊敬的小仙師,可那些人都不知道,她也有煩惱 司無眷:你經歷過寒冬臘月吃不飽飯的痛苦歲月嗎,你知道縫縫補補又三年我是怎麼熬的嗎? 司邢:徒兒啊,咱過得雖不富裕,但還不至於如此寒酸…… 司無眷:不,師傅你看,那個男人總跟着…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混口飯吃

精彩節選


    陌陽城的街道上依舊人來人往,一處不起眼的街口,一個少女翹着個二郎腿,悠哉悠哉坐在人家攤販上。

    「喏,就這麼幾張了,你可得省着點花!」少女伸出雙臂,一手捏着幾張符,另一隻則指着糖葫蘆販男人一側的糖葫蘆,一挑眉,那男人也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摘了幾根遞到她的手上。

    少女欣喜,接過糖葫蘆便一口悶了一個,跳下桌,拍了拍男人的肩,道:「口味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祝唐伯生意興隆噢!」

    說罷,招了招手又朝另一邊的茶棚走去。

    「無眷,我們何時有錢買糖葫蘆了?」說話的是一個中年男人,身上一襲青色紗衣,腰間配了一柄長劍,黑白相間的髮絲一絲不苟地束在了頭頂,靜坐於茶棚凳上,遠遠看着就透着一股仙氣。

    被喚無眷的少女一蹦一蹦坐到他的對面,將嘴裏的糖葫蘆咽下,邊說著邊將一根糖葫蘆遞給中年男人:「還多虧了我機智,下山時把師傅您留在屋中的辟邪符給帶出來了,剛恰巧碰上不久前求助的唐伯,就跟他換了幾根糖葫蘆來嘗嘗。」

    「啊哈哈哈,我說呢,咱都揭不開鍋了,哪還有錢買糖葫蘆——」說到這,看着對面臉色逐漸幽怨的小徒弟,司邢頓了聲。

    「師傅還說呢,你自己閉關數月,我可都是吃野菜自力更生,苦苦不得肉吃,這還好明家老爺嫁女邀您做上賓,我們才能去混點好飯吃……」司無眷許是想到了自己那艱苦的數月,眼裡透出了不少辛酸。

    要知道,山上妖魔出現甚是頻繁,她自己靈力低弱,獨自外出覓食危險重重,再者師傅司邢更是一方除妖伏魔的仙師,於妖魔結的仇那可謂是數不勝數,他一閉關,數她這小徒弟最危險了。

    司邢揉了揉她的頭,這個少女被那個人託付給自己已有三年了,來時無姓,只知自己名喚無眷,他便收她為徒,讓她隨了自己姓,這三年,兩人相依為命,生活雖苦,卻也過得還算湊合。

    不時帶司無眷下山除妖,受人所託時,還能賺幾個錢。

    「這次閉關結束為師也可放鬆些了,有為師在,你也不必擔心那些個畜生!」說罷,司邢看了看天,遠方雲層泛起了赤紅,「也不早了,我們得快些趕去明府。」

    嚼了幾根糖葫蘆,司無眷口有些膩,倒了碗茶一飲而盡,白皙的臉頰泛了些紅,拿起桌上的包袱背在身上,兀自走在了前方。

    明府的路她是知道的,明家是陌陽城的大戶人家,明家老爺威望高,為人善良,也不知是做了什麼事,一年前府上竟有妖作祟,司邢好不容易除了,這趕上後日嫁女,竟又有妖魔之氣縈繞府上,鬧得人心不安,才請了司邢上門保護。

    這才到明府大門,裏面就有人上前迎接,忙殷切接過司邢二人的包袱,明老爺也笑臉相迎走了出來:「仙師,仙師您可算來了,我們盼得好苦吶!」

    司邢握上明老爺的手,笑道:「明老爺放心,我既來了,必將府上妖祟除盡!」

    司無眷鼓着葡萄般水靈靈的杏眼瞧着自家師傅與明老爺寒暄,明老爺轉頭,這才注意到一旁的少女,又道:「這是……無眷小仙師吧!一年不見,出落愈發窈窕了!」

    說到窈窕,司無眷是肯定的,自己雖穿得不似富饒仙家那般仙氣,但憑外貌她是不輸的,只是打扮得俏皮偏男兒了些,還算不得窈窕淑女。

    被喚小仙師司無眷心裏有些欣喜,得意瞧了師傅一眼,司無眷客氣道:「明老爺過獎了!」

    不待多說,明老爺忙讓了道,「兩位仙師快些進府吧,聽聞仙師願來,我早已命人備了兩間上房,特意接待二位!」

    司邢客氣一笑,緊隨明家老爺明守善進了府去,司無眷走在後方,這明府她有一年沒來了,府上陳設還是一成不變。

    只是,後日便要嫁女兒了,許多地方貼了紅色剪紙,屋檐下掛了些燈籠,以及紅綢緞子。

    入了正廳,明家夫人已備了香茶,司邢被請到正坐一側的紅椅上坐下,接過茶,這才開口問道:「府上發現怪異是何時,都有些什麼怪事發生,還請明老爺細細道來。」

    明家夫婦倆相視,眼裡不掩地露出哀愁,明守善道:「仙師有所不知,自一年前仙師除去那妖祟以後,我們本以為會過上平凡日子,哪知幾個月前,我府上一看院的婆子說撞了鬼,我們為安撫人心,便將她安排到了東邊的院子去,誰曾想,她沒幾天就瘋了,見人就咬……」

    說到這,明守善又嘆了口氣,眼裡黯淡,許是還有什麼細處沒道明,只見一側的明夫人偷偷抹了淚。

    「聽明老爺說來,這怪異是幾月前發生的?」

    明守善點了點頭,「是五個月前,現在那人已經被關到了柴房去。」頓了頓,明守善額前落了幾滴汗,他道:「一開始,我們本以為她只是普通的發了瘋,可那之後,府上頻頻鬧鬼,鬧得人心惶惶,這後日小女又要出嫁,這……」

    說到這,明白人都懂了明家人的無奈,司邢曾告知過他們,這世上凡間只有妖魔作祟,也自有仙家處理,而所謂的鬼怪都被困地獄魔界,是出不來的,所以,明家夫婦倆便不信是鬼,只認妖,既有妖,就請了最得他們信任的司邢前來了。

    明夫人接着道:「仙師,我那女兒是任性了些,可我夫婦倆也都積善成德,不知是惹了什麼事,府上遭這事,還失蹤了不少……」

    「咳咳……咳咳咳……」明守善打斷了明夫人的敘述,明夫人識趣地閉上了嘴巴,但這點也難逃司邢二人的眼,明守善忙道:「二位仙師,我明府上下就拜託您了,可得救救我們明家呀!」

    司邢假意笑道:「應該的,應該的。」

    司無眷隨司邢走南闖北,見識也不少,明家積善成德是真,可剛才的樣子,定是有什麼隱瞞,她不便說,也只隨師傅那般一笑而過。

    「啊……二位仙師也累了,待回房休息,府上備了晚膳自會送到屋去,那妖祟習慣晚上行動,還多得辛苦仙師們了!」說罷,明家夫婦站起身行了個禮。

    司邢回禮,受下人帶路,可才出了正廳,就聽得一聲嬌脆女聲怒吼道:「滾出去,本小姐再見到你就打斷你的腿!」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