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潛龍醫仙全文免費閱讀_(江鳴顧書竹)

潛龍醫仙全文免費閱讀_(江鳴顧書竹)

2022-05-12 22:22 作者:江鳴

章節介紹

父母車禍早亡,江鳴兄妹二人七年寄人籬下,念在收養恩情,步步退讓,忍氣吞聲,可換來的竟然是逼他賣掉自己的親生妹妹,再忍下去,何時是頭!一朝覺醒先祖傳承,斬斷恩仇,悉數清賬,查清雙親死因!且看鄉村少年如何躍過龍門,步入巔峰!

在線試讀

第5章 來人


「媽,你的身體怎麼樣?」
顧書竹飛快地問着,然後立刻按了按母親的胸口。
顧夫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神中有些驚喜,但是因為神情虛弱,所以只是點了點頭。
「我感覺呼吸順暢了許多。」
點頭之後又補充一句,然後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顧書竹看到這一切,連忙按了按媽媽的手,然後站起來朝着江鳴,深深的鞠了一躬。
「謝謝小先生,這一次的診費我刷卡給你。」顧書竹說完就拿出錢包,從中隨意的抽出一張卡來。
江鳴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解救了病人之後,他又恢復了之前的樣子。
「顧小姐,我們這裡刷不了卡。」
這下又輪到顧書竹尷尬了,他渾身上下找了一下,最後只拿出一疊鈔票看着江鳴說:「真不好意思,我全身上下只有這五千塊,你先收下,後續我再補。」
對於顧書竹來說,江鳴治好了她的母親,就算是付出十幾萬的代價也不為過。
因為媽媽是無價的。
江鳴咬了咬牙,點頭收下來。
身邊的人看得咬牙切齒,特別是站在人群中的王素珍,看到這畫面,冷笑一聲,就急忙朝家中跑去。
這小野種有錢了,那就必須第一時間還給他們家。
小野種的錢都是他們家的。
「沒想到只是隨便的扎了幾針,竟然就有了這麼多錢,那我也想要,要不我也來扎?」
「野種也有這樣的本事啊,難道是前些年不想給江家打工?」
「這是裝出來的吧,這種克爹克媽的孩子,簡直喪盡天良!」
眾人眼紅,說出來的話,就像刀子一樣凌遲着江鳴的心臟,但似乎已經聽多了。
這些話無法再掀起任何波瀾。
顧書竹咬了咬牙,正要對他們的時候,江鳴卻輕輕的拉了拉她,搖頭說:「不用了。」
「你心地就是太善良了,所以這些人就覺得你好欺負!」
「你心地這麼善良,醫術又這麼好,你以後一定會大有作為的。」
顧書竹看着江鳴堅毅的臉龐,心中微微動了一下,很快又把這份悸動壓了下去。
「敢問小先生,現在我能不能讓人來,把我母親接回去好好休養,能不能移動?」
「可以,顧夫人的狀態確實要好好修養。」
顧書竹點頭,讓人幫忙把母親先扶進去,她準備去打個電話。
人群中走出來一個面容較黑的胖姑娘,幫着江鳴把人給扶進去。
「呸!」
看見那個胖姑娘緩緩的走出,剛才忍不住拔尖的那個女人吐了口唾沫。
其他人臉上的表情也有些怪異。
劉大夫只是看了她們一眼,然後手放在嘴邊,輕輕的咳了咳,瞪了瞪眼睛就說:「既然已經沒事了,那你們就先走吧。」
劉大夫畢竟是這村子裏唯一的醫生,平時有什麼頭疼腦熱都是來這裡看的,他們也不敢得罪。
反正戲也看完了,剛才還是忍不住踩了江鳴幾腳。
「走了,我記得家裡還有衣服沒洗。」
有兩個人帶頭之後,其他人陸陸續續的也就走了。
只是有個瘦女人惡狠狠的盯着裏面的房間,「該死,這個死丫頭竟然敢去幫這個野種,等到她回來,我一定打斷她的腿!」
旁邊站着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就是剛才嗑瓜子的那個。
拿起瓜子輕輕的放在牙齒邊,磕了磕,然後利落地甩開手裡的瓜子皮兒。
看了她一眼就說:「早就跟你說,當年不要把這死妮子給撿回來,你還不信呢?」
瘦子也狠狠地回懟了過來,「老年教訓,我死丫頭跟你有什麼事兒,管好你的嘴巴,死八婆!」
瘦子說完之後轉身就走,被懟的婦女惡狠狠的盯着他的方向,然後又回過頭看着裏面的江鳴。
重重地跺了跺腳,眼神中閃過一抹嫉恨。
這個野種憑什麼有這麼大的機遇!
他家大川,明明什麼都比這個野種好100倍,早知道隨便扎幾下人就能活,他還不如讓兒子來。
那可是五千塊錢,他們就算去省城打工,累死累活也得兩個月多的時間才能夠拿到這些錢。
那位大小姐卻輕飄飄的就拿得出來。
任憑他在這裡猜測,江鳴卻沒什麼反應,把人給扶了進去,然後才抬頭看着對面的黑胖子姑娘。
「黑姐,」江鳴在這村子裏那麼多年,除了劉大夫和林素秋,也就只有這個黑姐對他還抱有一絲善意。
聽到這個稱呼,胖姑娘的身子微微的顫了顫,然後露出一個極為勉強的笑容,轉身就要走。
江鳴卻輕輕的拉住她,胖姑娘雖然胖,但是身材勻稱,如果瘦下來,應該也是個美人。
她是在幾年前生了一場重病,她的養父養母不給看,她疼得狠了,隨便找了點草藥吃,最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病也好了,但是人也瘦不下去了。
「黑姐,要是真的有瘦下來和變白的機會,你願不願意?」
江鳴的聲音很平淡,就像是在說一件很普通的小事。
但是聽到這話的胖子姑娘卻猛然的轉過頭來,然後定定的看着江鳴,像是看到了什麼希望。
良久又垂下頭,自嘲的笑了笑,她這副身軀,還有什麼恢復的可能。
江鳴嘆了口氣,都是可憐人,而且今天黑姐幫了他一把,他自然也要回報回去。
「下一次我再見你,一定給你找出減肥和變白的辦法,相信我。」江鳴現在手頭上沒有藥材,而且還忙着處理眼前的事情,所以顧不過來。
那等他歇下來之後再想辦法。
黑姐沒有說話,只是抿了抿唇瓣,厚重的劉海遮住了她的臉。
他朝着江鳴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他便踉踉蹌蹌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什麼話也不願再說。
江鳴看着她的背影,把這件事情記在心中,一回頭就看見劉大夫正站在後面。
「小子,」劉大夫朝着他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難道你還深藏不露,你這一身醫術是哪來的?」
「嘿嘿。」
江鳴嘿嘿笑了笑,然後一邊查看着顧夫人的情況,一邊說:「就是我爸老人家走的時候給我留下了些東西,我這幾年一直在研究。」
「剛才也只是特殊情況,我特殊處理,其實我的手現在都還有點抖呢。」
等我說完之後,還故意抖了抖手腕,劉大夫瞪了他一眼。
「你這小子啊,」劉大夫探了口氣又說:「既然會了就好,以後也能夠混口飯吃。」
話音才剛落,從外面就傳來了鬧喳喳的聲音。
「江鳴,你給老子滾出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