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被老祖附身後我突然變天才了最新的章節怎麼看?

被老祖附身後我突然變天才了最新的章節怎麼看?

2022-05-12 22:23 作者:竹木草

章節介紹

主CP:慕之瑤&御千秋 副CP:雲熙&秦玉陽 修真界老祖雲熙飛升失敗,身隕神消,一縷元神附於慕之瑤之身,就此開啟天才逆襲之路只可惜,天才只想當鹹魚,偶爾爆發一下,大多時候還是扮豬吃老虎——有事雲熙先上,沒事還是雲熙先上 可即便是如此,各路牛馬蛇神還是接連找上門…

在線試讀

第8章 求幫忙宅斗!安排

慕家上下皆是一片死寂,小廝在外頭牽馬,丫鬟婆子在內院走動卻連一絲聲響都不敢發出來,正廳里已經烏壓壓地聚了一堆人,神情不一、各懷心思,嫡系旁支滿滿當當地坐了一堂。

坐在主位的慕長傲臉色黑沉,而坐在他旁邊的並不是顏玉蘭,而是二房的二老夫人,刁鑽刻薄,自以為能熬死老夫人,等了大半輩子,終於要看到頭了——這是上輩子人的恩怨了,慕之瑤本不想理會,但在老夫人身邊長大,多多少少都會聽到一些——二老夫人本是老夫人身邊的婢女,和如今的旬媽媽一樣是陪嫁,在老夫人懷胎時設計爬床,氣得老夫人沒了長女,而她卻順利生下了長子……

這後續多少爭鬥暫且不提,今日老夫人病危,二老夫人來府也不過是假慈悲而已,難怪慕長傲臉色不好。

「我這老姐姐向來身子骨不好,也難為她,一直苦熬到現在。」二老夫人抹抹眼淚,凄凄哀哀地說,「如今她去了,也好歹鬆快些……」

「二夫人慎言,有齊太醫照料,老夫人必定會吉人天相。」顏玉蘭淡淡地打斷二老夫人的話,眼神看似無意地在眾人身上划過去,心中暗暗掂量,最後視線對上慕長傲,不動聲色地斂了斂眉,輕撫着手中絲帕的雪花圖案。

雪?薛……薛姨娘?

慕之瑤正朝着正廳走來,好巧不巧地正好撞見顏玉蘭的這波操作,腦子裡靈光一閃——慕之瑤卻想起雲熙說的「你若想查,就往府中東南角去」,似乎薛姨娘的晚菊苑就在東南角……可是,柳姨娘與她同住,怎麼就確定了是薛姨娘呢?

慕之瑤之所以不確定,是因為平日里她雖與慕含雪和慕致煬時常見面,但與薛姨娘接觸卻是不多,只是聽人說她是個不輸於林姨娘的人物,連面兒都沒見過幾次。

『就你這水平還宅斗?可歇歇吧。』雲熙樂了一聲,說道,『等會兒你先拿着清心丹去給你祖母服下,雖然這不過是一品靈丹,但給一介凡胎解解毒還是不在話下的。』

……我怎麼又被你嘲諷了?不過,母親怎麼這麼快就查到薛姨娘頭上了?不愧是宅斗的老手。慕之瑤鼓了鼓腮幫子,腹誹了兩句,很聽雲熙話地點了點頭,領着慕致意、慕之瑛和慕含湘浩浩蕩蕩地走進了正廳:「父親、母親,我們回來了。」然後又對着二老夫人微微頷首,「二祖母安好。」

「好好,之瑤都長這麼大了。」二老夫人笑意盈盈地看着慕之瑤,眼中划過一絲嫉恨,但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淺笑着說道,「聽說你靈脈鬆動,已經去棲梧書院修鍊了?可真是好福氣……可惜了,你母親沒能親眼看着你長大。」

說話可真會戳人心窩子。慕之瑤臉上掛着笑,心裏罵咧咧:「母親對我很好。」

顏玉蘭神色微動,難得露出一絲笑容,看着慕之瑤說道:「我自是將瑤瑤當做親生孩子對待的。」

接得漂亮!慕之瑤在心裏對顏玉蘭豎了一個大拇指,滿意地看着二老夫人驟然黑成鍋底的臉,嘻嘻嘻地偷樂,成功收穫雲熙的白眼一枚。

「先去看看你祖母吧,你自幼在她膝下長大。」慕長傲看着慕之瑤逐漸長開的面容,突然發覺自己似乎從來都沒有好好地看過這個女兒,如今定睛一看,竟是越長越漂亮了,當年顏心蘭的才學確實名動三朝,但容貌上,至少她是比不過雲媚的……

慕長傲想起了自己寵愛的林姨娘,再看向慕之瑤時,眼中閃過一抹厲色。

「是,女兒先行告退。」慕之瑤本能地察覺到了一股殺氣,連忙屈膝行禮退下,轉身退出了正廳。

「女兒/兒子也先退下了。」慕之瑤身後的三隻也隨着退出正廳,這種場合,他們這些庶子庶女是沒資格在場的,就算擔心,也只能在自己苑裡默默擔心,擺不上明面,就連慕之瑤這個嫡女,因為尚未及笄也是要避嫌的。嬌蠻如慕之瑛,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觸慕長傲的霉頭。

出了正廳,慕之瑛和慕致意腳下生風地就回素梅苑去了,而慕含湘察覺到了慕之瑤的異樣,還跟着走了好長一段路:「七姐姐你沒事吧?臉色好差,是這幾個修鍊累着了嗎?」

『剛剛,慕長傲想殺你。』雲熙環抱雙臂,冷冷開口說道,眼中帶上疑惑,『以前有過這樣嗎?』

慕之瑤疾步走到廊下,扶着欄杆喘了喘,安撫慕含湘:「湘湘,我沒事,你先回晚菊苑吧,等下我再去找你說話。」等慕含湘一步三回頭地離開後,慕之瑤才輕笑了一聲,繼續朝着玉明苑走去。

說實話,我已經很久沒見過這位父親大人了,他似乎一直以為我是母親與外男苟合的野種,恨不得除之而後快,但祖母和母親一直護着我,我身後又有將軍府的外祖撐腰,他也不敢拿我怎麼樣……雲熙,你說得對,或許我真的不是慕家的孩子。

雲熙看着慕之瑤迅速收拾好心情再度揚起的笑容,不知怎的忽然對她生出一抹欽佩來。

一個異世而來的靈魂,捨棄了她在那個世界的全部,在這個陌生的國度過着從零開始的生活,無依無靠,像個隱形人一樣地活在大宅院里,卻依然每天樂樂呵呵,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這不是樂觀,而是歷經世事後沉澱下的恬淡與安然,就像一株蓮綻放在靜水之中,塵世繁雜皆與她無關,她自有她的信仰。

「珊瑚姐姐,祖母怎麼樣了?」慕之瑤掀開內閣的帘子走進房間,悄聲問道。

一個貼身丫鬟打扮的女子正在擰手帕,見慕之瑤進來忙行了個禮,然後垂眸搖了搖頭,神色擔憂地看向了躺在床上的老夫人。

只見老夫人雙目緊閉,氣息微弱,臉頰泛着不正常的潮紅,汗濕的額角扎滿銀針,用白線牽引出一縷縷烏黑的毒血,滴落在墊在額頭的毛巾,暈染開一片黑如墨的印記。

『驅針引毒,好手法。』雲熙不禁嘆了一聲,『這怕是凡人醫者最頂尖的手法了。』

居然驚動了齊太醫,怕是連宮裡都知道了。慕之瑤微微頷首,退到屏風後面,等齊太醫進來換了一撥針後才出來,從白玉瓶里倒出一顆靈丹遞過去:「旬媽媽,這是我煉的清心丹,你先給祖母服下,然後再讓齊太醫進來看看。」頓了頓,又說道,「祖母這次病的不尋常,我想先揪出兇手……勞煩你跟齊太醫對下說辭,到時候我讓翡翠來叫人。」

「好。」旬媽媽從未見過慕之瑤這幅神情,但也絕對不會懷疑她的用心,當即就點了頭。

「珊瑚姐姐,你找院里的幾個人,去把家裡的小門都堵住。」慕之瑤又對珊瑚說,摘下羊脂玉佩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下定決心遞給了她,「然後,幫我去宮裡找一下長公主,請她務必來一趟,就說……我有煉丹上的事情要請教她,邀她來府中小住幾日。」

珊瑚愣了一下:「是傾綰長公主嗎?」

「嗯。」慕之瑤點了點頭,心裏頭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她會不會來……

『會來的。』雲熙篤定地說,語氣裡帶了一絲揶揄,『她可想找你玩了。』

慕之瑤忍不住笑了一聲,想起鳳傾綰臨走前糾結的小眼神,沒想到女神居然會是個傲嬌。理了理裙擺,慕之瑤走出玉明苑:「大佬,求幫忙宅斗呀!」

『安排。』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