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哪裡可以看小說顧臨風落落?

哪裡可以看小說顧臨風落落?

2022-05-12 22:25 作者:今日隨風起

章節介紹

靈氣復蘇,百鬼夜行 當隱藏於塵世的勢力浮出水面 當鬼神橫行於世間 顧寒持刀立於塵世 「以手中刀,斷陰陽,辨善惡,吾為塵世仙!」

在線試讀

第2章 蛇俑

顧寒的祖爺爺跟他講過的奇聞異事。

小時候他信以為真,大了認為那是祖爺爺說來哄他睡覺的故事。

時至今日,真的見到如此古怪的存在,再想起祖爺爺講的那些故事,心中難免有些震驚。

「草!」

顧寒反應過來,重重的啐了一口唾沫,向前跨出一步,身子微微傾斜,近在咫尺的怪人被他撞的倒飛出去。

怪人被顧寒突然起來的攻擊撞懵了,他的雙目逐漸變成了碧綠色,呈現出蛇類特有的堅瞳。

「你不怕我?」

怪人神色陰冷的質問道,似是剛剛顧寒的襲擊,對他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他本該被顧寒撞倒在地,但他身體卻柔滑的在空中轉了個彎,搖晃了幾下,身子竟然就直了起來,就像是一灘爛泥。

顧寒神情變的分為凝重,他可是很清楚剛剛那一撞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就算是一頭成年的狗熊,被他這「貼山靠」撞上一下也吃不消。

這樣的攻擊,落在這個駝背怪人的身上,卻就像是硬拳頭打在了軟棉花上,全然沒有效果。

顧寒從小習武,練得可不光光是招式、練得還有膽氣、惡氣,習武之人,心存善意,這拳就弱了三分。

失了膽氣,就是你招式再精妙,力量再大,沒了膽氣,這準頭就落了下成,搞不好連出拳的勇氣也會沒了。

按照顧寒祖爺爺的話來說:

「這習武之人,沒有一個是善於之輩,都是窮凶極惡之徒,重要的是要自己心中的底線,知道應該對什麼人出拳,對什麼人收手。」

這話,顧寒一直銘記在心,平日里他也是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從未顯露過自己的身手。

但此時,荒郊野外,面對的又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他再也沒有需要顧忌了。

百無禁忌,正是武者之道!

心中沒了顧忌,就像是手腳沒了枷鎖,心中猛虎出籠,拳勁更勝從前。

顧寒雙拳緊握,長臂展開似大鵬展翅,轉念間。

駝背怪人已然攻來,他的十指細長、尖銳,擺動間變化莫測,細看之下,就像是毒蛇出洞捕食的動作。

顧寒反應奇快,未等對方攻來,整個人凌空翻轉,他的手就已經搭在了駝背怪人的肩膀。

雙手緊叩,用力一捏,「咔吧!」

駝背怪人的肩關節被顧寒如同鉗子一般的雙手捏碎,如果換做正常人,雙臂必定已經廢了。

可詭異的是,本應該廢掉的雙臂,竟然還保持着進攻的姿勢,而且因為雙臂失去了肩胛骨支撐的原因,反而動作更加詭異多變。

「小子,拳腳再狠,有些東西也不是你一個凡人能夠對付的,難道顧獨苗那個老東西沒有告訴過你,有些東西你見了要繞道走嗎?」

顧寒人在駝背怪人身後,只見那怪人腦袋竟然擰了九十度,脖子都已經被擰成了麻花,說話的聲音變得分外刺耳。

看着那扭曲的不成樣子的臉,顧寒被噁心的夠嗆:

「草!」

顧寒怒罵著鬆開叩在對方肩膀上的手,雙腿宛若兩根堅硬的鐵錐,狠狠的踩在怪人的駝背上。

習武之人,揮拳以腿為根,拳有力,腿上的勁力,自然也弱不了。

「給我死!」顧寒腳踩着怪人的駝背,單手捏出鶴嘴悍然發力點中怪人的太陽穴。

「砰!」血花四濺,駝背怪人依舊怨毒的盯着顧寒的臉龐,雙目已經完全變成了蛇瞳。

「嘶!好!你很好!竟然能夠輕而易舉的打碎我的這具軀殼,不過三日後,顧獨苗那老東西的回魂夜,就是你與那老東西魂飛魄散之時!」

駝背怪人發出毒蛇吐信般的嘶嘶聲,聲嘶力竭的吼道。

顧寒面不改色,眼中的殺意更盛,五指成爪落下,目標直指裸露在黑袍外的尾巴七寸處。

「嘶嘶嘶!你知道我的弱點又如何,一具化身毀了就毀了,而你必死無疑!」駝背怪人尖叫着,嘶吼着,狀若瘋魔。

「有什麼牛鬼蛇神儘管來,我這惡人,倒還真想見識一下,你們這些陰損東西有什麼本事!」

顧寒五指快若閃電,落在了蛇尾的七寸之上。

沒有任何的慘叫聲,駝背怪人詭異的衝著顧寒一笑,臉上的鱗片成片掉落,怪人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來。

一陣風吹過,駝背怪人的皮膚、血肉化作齏粉,散入風中,只餘下一具寬大的骸骨。

骸骨的脊柱位置有一個巨大的孔洞,似是被什麼東西掏空了。

定睛望去,顧寒看到骸骨脊柱的缺口處,蟄伏着一條斷成兩截的小蛇。

小蛇被打斷了七寸,已然沒了生息。

顧寒審視着地上的骸骨,十指細長,手關節上有肉眼可見的骨質。

這是常年練拳,所造成的痕迹。

顧寒曾經聽說過,有些拳師為了讓自己的拳頭足夠堅硬,會用堅硬的鐵器、或木頭鍛煉雙手。

他們在練拳不分晝夜,什麼時候拳頭破皮流血、十指關節腫脹才會停止。

久而久之,他們拳頭的皮膚就會變的十分堅韌,關節的位置也會長出骨質,保護關節不受到損傷,同時增加出拳的威力。

這種練拳的方法,被稱為「硬拳」、「鐵砂掌」、地方不同,稱謂也不同,但萬變不離其宗。

「硬拳」適合那種天賦不高,但是對於習武十分勤奮的人,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勤能補拙。

可剛剛的戰鬥中,駝背怪人根本就沒有發揮出「硬拳」的優勢,反而用那種詭異的招式。

顧寒隨手撿了一根樹枝,戳了戳骸骨孔洞中死去的小蛇。

小蛇斷開的兩端已經結晶化,看上去很硬,隱約之間還可以看見碧綠色的光澤。

顧寒沉默了一下,臉色忽然變的難看起來,扔掉樹枝在身上翻找了起來,很快就從身上找出了打火機。

他用一小節樹枝壓住按鈕,微弱的火苗冒了出來,顧寒神情嚴峻的扔向地上的骸骨。

「嘭!」打火機落在地上,微弱的火苗觸碰到骸骨,火苗竟然迅速蔓延開來,藍紅色火焰瞬間轉變為碧綠色。

隱約間,顧寒聽到火焰中傳來微弱的「嘶嘶」聲,起初聲音很微弱,但是隨着火焰劇烈燃燒,「嘶嘶」聲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顧寒聽着火焰中的蛇鳴,心中逐漸掀起波瀾,他曾經聽過祖爺爺跟他講過蛇俑的故事。

蛇俑,外表是人的軀殼,內在存放的卻是蛇蠱。

蛇俑破碎,蛇蠱還可以存活,但是如果蛇蠱被斬殺,蛇俑就會迅速枯萎,蛇蠱也會結晶化,進入自我保護的狀態。

唯有火焰,才可以徹底的消滅結晶化的蛇蠱。

被種下蛇蠱的人,就會化作蛇俑,內在的一切其實都已經被蛇蠱控制,人的意識已經泯滅,所有行動都受到蛇蠱控制。

「北邙山下,黑水灘,獨角蛇王!

沒想到祖爺爺講的故事竟然是真事。」

顧寒回憶起太爺爺跟他講過的故事,曾經顧獨苗得了仙緣之後,周遊天下,在北邙山下誤入黑水灘。

具體的過程顧寒沒聽顧獨苗講過,只知顧獨苗當時發現獨角蛇王把人製造成蛇俑。

當機立斷,斬殺黑水灘萬蛇,斬斷了獨角蛇王的獨角,還了北邙山一片朗朗乾坤、

顧寒忽然想起祖爺爺生前的一句戲言:

「小寒,說不定太爺爺死後,有不少牛鬼蛇神想要刨了我的墳那。」

如今看來,太爺爺這番話不是戲言,而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如果太爺爺故事中的,那些妖魔真實存在的話。

那麼三天後的回魂夜,這片荒郊野嶺註定不會平靜。

「太爺爺啊!難怪你生前說,你死後不用守靈,直接就下葬了,但願你以前講的故事都是假的吧。」

顧寒望着面前的新墳,眼神逐漸變的堅定起來,生前太爺爺護着他。

太爺爺死後,也該換他保護太爺爺了,哪怕只是一個墳墓。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