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医妃倾世:郡王,妾身有礼了(萧昶炫谢知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医妃倾世:郡王,妾身有礼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医妃倾世:郡王,妾身有礼了(萧昶炫谢知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医妃倾世:郡王,妾身有礼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医妃倾世:郡王,妾身有礼了》

萧昶炫

小说推荐 萧昶炫 谢知微

小说推荐小说《医妃倾世:郡王,妾身有礼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萧昶炫谢知微,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萧昶炫”,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这话,几乎毫不费力地就激发了皇帝的好胜心,军备上无小事,东倭的确是个弹丸小国,但关键是,就在大雍的东南面,彼此能够遥遥相望,可谓鸡犬之声相闻,而东倭动辄就骚扰东南沿海,一直以来,就是大雍的癣疥之患,暂时不伤性命,但若置之不理,久而久之,也会酿成大患皇帝沉思片刻,便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他挑眉看向陆偃,“阿偃,你对这火器营有什么看法?”陆偃唇角含笑,弓着腰,恭敬地道,“皇上,臣以为,这火......

来源:阅文起点 时间:2022-12-01 18:40

《医妃倾世:郡王,妾身有礼了》小说介绍

《医妃倾世:郡王,妾身有礼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萧昶炫谢知微,讲述了​“溪哥儿!”袁氏哀嚎一声,连爬带滚地往谢明溪的院子跑去。谢知微提起裙摆也跟着跑过去。“溪哥儿,娘的儿啊……”谢知微冲到屋里的时候,就看见袁氏因跑得太急,半途噗通一声摔在谢明溪床前,哭得快晕过去了…

第11章 弟弟

“溪哥儿!”

袁氏哀嚎一声,连爬带滚地往谢明溪的院子跑去。

谢知微提起裙摆也跟着跑过去。

“溪哥儿,娘的儿啊……”

谢知微冲到屋里的时候,就看见袁氏因跑得太急,半途噗通一声摔在谢明溪床前,哭得快晕过去了。

谢知微看着袁氏和弟弟此刻的这模样,心里也不好受。

五岁的谢明溪是袁氏所出。

因为不同母的缘故,谢知微以前对这个弟弟并不亲近,

尤其是,前世当弟弟因一场高热智力一直停留在五岁后,谢知微更是不曾把弟弟放在心上。

可在谢家被满门抄斩时,谢知微想将谢明溪送走。

谁知,如稚儿的谢明溪拒绝了。

“我要是跑了,姐姐死了怎么办?死很吓人吗?要是不吓人的话,我不怕死。要是吓人的话,姐姐会不会怕?”

她在冷宫里,听到暗卫带来的话,泪如雨下。

都说弟弟是个傻子,只有她才明白,弟弟不傻,弟弟只是太纯善了。

“大夫呢?快让人去请大夫!”

谢明溪小小的身体突然抽搐起来,袁氏发抖着喊道。

谢知微冲上去推开袁氏,揭开谢明溪身上盖得厚厚的被子,吩咐道,“拿一壶烈酒,准备盆和棉帕。”

谢知微镇定的声音让袁氏回过神来,想到谢知微连皇后都能救,袁氏也不由充满了信心。

“快,快,去把那坛子玉壶春拿来!”袁氏吩咐着,眼神不离谢明溪。

屋子里的婆子丫鬟们井井有序地忙碌起来,安静了很多。

谢知微在床沿坐下,握住了谢明溪小小的手,三根指头搭在他的脉搏上,眼睛盯着弟弟。

她犹记得弟弟玉雪可爱,有着黑葡萄一般明亮的眼睛。

可此时,弟弟双眸紧闭,牙关紧咬,呼吸急促,唇瓣发紫……

“湄湄,你弟弟他……”

袁氏紧张地看着谢知微,想从她的脸上解读点什么。

“母亲放心,我不会让弟弟有事儿的!”

谢知微保证着,眼底却浮起泪花。

是她的错。

她不该为了搭上皇后娘娘这个大腿,拖延了回来的时间。

而让弟弟又陷入险境。

如若救不了弟弟,谢知微不知道会不会原谅自己……

“酒来了。”

这时,袁氏的心腹田嬷嬷将玉壶春拿了过来。

“给我!”谢知微冷声接过,而后将酒全部倒进了铜盆里,一时间,屋子里充满了浓郁的酒香味。

“把窗户打开。”

谢知微吩咐着,手中动作不停,已经将弟弟的衣服脱掉。

谢知微看着记忆中长得圆滚滚的弟弟,身上瘦得竟然没几两肉了,眼圈更是红了三分,手中擦拭的动作也不由放柔。

袁氏一直在后面担忧的看着。

理智告诉她,谢知微连皇后娘娘都能救,溪哥儿肯定也会被她救下来。

可看着不过几日不见就瘦得不成人形的儿子,袁氏还是止不住后怕。

这边,谢知微强迫自己冷静,用棉帕子沾酒后,擦弟弟的额头、脖子、腋下等部位,酒在挥发的过程中,带走了弟弟体内的热量。

这个降温的法子,是谢知微前世在母亲陪嫁的一本册子上看到的。

她母亲的嫁妆,唯一到她手里的就是那些书籍,她一直保留,也陪她度过了十年冷宫。

明明屋子里渗着寒意,可不到一会儿,谢知微额头上滚滚都是汗水。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明溪慢慢地平静下来了,小脸上的红意也稍稍退了些。

谢知微再次为谢明溪把脉,脉象稍微稳了一点,她方才松了一口气。

“姐姐……”

谢明溪略微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睛,原本明亮的眼睛有些迷茫,在看到谢知微的时候,他的眼睛才稍微一亮,小脸上艰难地露出一点笑意。

然而病中虚弱,他的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嗓子却疼得难以出声。

谢知微紧紧握住谢明溪的手,看到他眼中油然而生的喜悦,泪水一下子就模糊了她的双眼,“弟弟,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姐姐不会让你出事的!”

见此,袁氏忍不住用帕子捂着脸抽泣起来。

谢知微让人抱来一床薄被子盖在谢明溪的身上,屋子里的酒味儿散得差不多了,她让人将窗户关上。

“姐姐要给你扎针,不过不疼,你别害怕,好不好?”

“嗯!”谢明溪软软地应了一声,他一双眼睛盯着谢知微,生怕她一不小心就不见了,虽然很困,却不肯合眼。

“姐姐会陪着你,你闭上眼睛,等你的病好了,姐姐给你做蜜糖桂花糕吃。”

谢明溪咧嘴一笑,好看的眼睛里似乎装进了一片夏夜布满繁星一样的的天空,星星闪耀,好看极了。

到底耗费了不少精神,得了姐姐的保证,又困得很,谢明溪一合眼,便睡着了。

谢知微开始下针。

接连用针护住心脉后,谢知微让人取来火烛和艾柱,将艾柱点燃后,用艾柱灸谢明溪身上的穴位。

不一会儿,谢知微收了针,屋子里的酒气也被氤氲的艾草香味覆盖,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下来。

“湄湄,溪哥儿他……”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