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季淮时茵《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_(季淮时茵)热门小说

季淮时茵《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_(季淮时茵)热门小说

《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

戏水长流

季淮 时茵 现代言情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是以季淮时茵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戏水长流”,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她跟白瑞诚认识在七年前的一个雨夜,说来也是因为她现了原形,遇着了白瑞诚她当时见着白瑞诚的时候,她还蛮害怕的,她担心灵动局对妖精歧视来着,毕竟又不是没有那样的事情发生过不过白瑞诚不仅仅没有伤害她,反而是帮她恢复了人形,此后他们一直有联系,算得上是关系较好的朋友但是她一直只知道白瑞诚是在灵动局上班,倒是没有想过白瑞诚在灵动局地位不低,她是半妖诶,半妖想进灵动局,比寻常人类要难太多了,可是白瑞诚似......

来源:常读 时间:2022-12-01 20:00

《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小说介绍

金牌作家“戏水长流”的{分类}类型小说,《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作品已完结,主人公:季淮时茵,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何望领着人进了自己办公室,还给人倒了咖啡。“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有些忙,也不知道你们要过来,手下的人就怠慢了。”他脸上挂着标准的商人笑意,浑身上下散发着精明二字。季淮…

第12章

何望领着人进了自己办公室,还给人倒了咖啡。

“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有些忙,也不知道你们要过来,手下的人就怠慢了。”

他脸上挂着标准的商人笑意,浑身上下散发着精明二字。

季淮在沙发那坐下,翘着二郎腿,端着姿态,没去碰那杯咖啡。

时茵则没说话在不远处坐下,只是等季淮说话。

“我们来是有事要你协助调查。”季淮久等看时茵不说,他便开口了。

何望抿了口咖啡,脸上笑意淡淡说:“什么事呀?”

他似乎很是平易近人,也没有任何恶意。

若不是进来这厂里经历了重重阻拦,时茵都信了。

“钱凯认识吗?”季淮不会说废话,一针见血。

何望闻言微微顿了顿手,随即释然一句:“认识啊,之前合作过。”

“你们合作了几十年,为什么忽然就不合作了?”

“觉得厌了。”何望说话有些孩子气了。

“钱家能够发家,靠的就是你提供的珍珠,当年你应该是无偿给他提供吧?后来也没有涨价,原因是什么?”

“不如我跟你讲个故事。”

“这些年来,男女比例失调,妖精想要延续后代已经愈发的困难,于是哪怕是人类寿命比妖精短暂太多,妖界也还是跟人类达成了共识,允许人类与妖精结合。”

“但是现如今,妖精于人类而言,大部分还是难以接受,因此就出现了一些妖精,会在人类后代还未曾生下时,就同其父母签订婚约协议。”

“期间妖精会给予人类一系列的帮助。”

“二十五年前,有户人家,做生意接连不顺,他想到了做珍珠首饰这一行,可是最初打入市场,物美价廉是最好的法子。”

“可奈何,好的珍珠都需要高价去购买,他根本没有那么多启动资金。”

“这个时候,恰巧是做这行的河蚌精,便是看到了机会,于是找上了他,提出了签订协议。”

“当时那户人家夫妻怀着孩子,家里条件已经是不大好了,于是咬咬牙,就同意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因为价格始终不贵,材质又好,款式也好看,所以彼时的商户,已经跟多年前截然不一样。”

“河蚌精也已经成年,便想找人兑现诺言,可是那户人家却反悔了,甚至搬家。”

“我的故事,讲的好听吗?”

季淮说这些的时候,不急不缓,甚至嗓音都没几分冷意了,就更多的是在讲故事。

时茵全程听得一愣一愣,也大概在自己的脑海里复盘了整个事情是怎么样的。

她此前有过猜测,但也没想到,这里头居然牵涉到的是协议婚约的事。

妖精跟人类的协议除非双方愿意,否则是绝对无法解除的,反方面毁约根本没有用!

何望脸色不是太好,显然被季淮说中了心事。

“挺好听的。”可面色不好,却不妨碍他回答问题。

“虽说你们有婚约在身,但是绑架人类女子,是犯法的。”季淮不喜看向何望,不怒自威。

何望低笑了一声。

“可是我并未曾绑架她。”

“这又怎算犯法?”

时茵觉得何望忽然变得诡异了起来,特别是那一声笑。

出于对危险的敏感,时茵想提醒季淮,可在还没来得及提醒,她周遭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原本还是好好的办公室,这一刻却变成了充满泥泞的水坑,而季淮,何望此刻都不见踪影。

“季队?”时茵下意识的大声呼喊季淮,可给予她的只是山洞的回音。

这里只有她一人。

“不可能,刚才还在办公室,忽然到了这里,一定是障眼法。”时茵默念让自己变得冷静下来。

她开始往前走,可是周遭却又发生了变化,是一条街,两侧都是小贩叫卖声,看环境该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紧接着,时茵就看到了何望,准确些是,还年纪颇小的何望。

这会的何望应该还没成年,仅仅是外在看上去跟成年人相仿,而且河蚌精似乎是逆生长,彼时河蚌精还有些丑。

他面前也支了一个小摊子,摆着一些珍珠,价格不是很贵,所以吸引了不少人。

没过一会,她见到了钱凯跟于薇。

钱凯不知道跟何望说了些什么,何望将其他人都给遣散走了,收了自己的小摊子。

时茵似乎是个透明人,谁都看不到她,所以她得以紧紧跟着人。

在跟着人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他们说话声音大了起来,时茵也能听见了。

“你想跟我订婚契?”何望还蛮惊讶的。

他此次出来,的确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位娘子,家里人说如今同类是找不到了,只能看看能不能在人间找到对象,他本来只是为了敷衍家里头。

他如今这幅模样,而且还没成年,根本就不着急,奈何辩不过家中长辈,否则也不会出现在这。

“正是,我老婆如今怀着的便是女儿,你若是愿意,我们各取所需。”

“这.....”

何望有些迟疑,眼前男子的话他还是心动的,倒不是真的想用交易来换娘子,不过却能让他不再被家里烦。

不过,婚姻真的能买卖?

“你们不嫌弃我这丑陋的外表?”

“而且我是妖精,你们不介意吗?”

何望想,还是跟人说清楚的好,免得到时候有什么纠纷。

这婚契,本就是要讲究一个你情我愿。

他家里人教过他的,切不可强迫他人!

“我们不介意,只是订下了婚契后,我们得互帮互助!”

“那是自然。”

互帮互助,何望知晓是什么意思,若是真的成了,他自然不会让他未来的妻子受什么委屈。

“那就可以了。”钱凯松了口气,还有些开心。

“你们真的不嫌弃我吗?”何望还是再三问询,主要是他现在这样子,确实不太好看。

“不嫌弃,心地善良更重要,我们相信你。”

“那好!”何望寻思,先定下来,到时候若是女孩长大了不喜欢他,那就再解除吧。

婚契需要双方心甘情愿,而若到时候都没这个意思,也是可以和平解除的。

何望并不是一定要娶谁,只是想家里人别再烦着他找对象了,他只想寻求安宁!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