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神秘老公诱宠成婚(周南川佟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神秘老公诱宠成婚热门小说

神秘老公诱宠成婚(周南川佟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神秘老公诱宠成婚热门小说

《神秘老公诱宠成婚》

五颜

佟言 周南川 现代言情

主角周南川佟言的现代言情小说《神秘老公诱宠成婚》,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五颜”,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佟经国退休后大部分时间是闲着的,偶尔会约上以前和他一起退休的几个老朋友下象棋这天他跟老朋友喝茶回到客厅,听到佟家豪和肖红正在说话“周家那小子太阴了,要不是他使出小三烂的手段,言言也不至于嫁到那种地方去”女儿嫁人是一辈子的事,谁舍得当时周南川蠢蠢欲动,潘年又在后面当他的盾牌,想下手都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将闺女嫁过去,周南川两头蹿拾着,把潘年也耍了,好处也都捞着了“本以为等事情办成了就能把她接......

来源:常读 时间:2022-12-01 20:28

《神秘老公诱宠成婚》小说介绍

《神秘老公诱宠成婚》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周南川佟言,讲述了​蓝天白云,沙地密林中。梁莲花深情的看着他,眼泪夺眶而出。“川哥,嫂子怎么总和你吵架?”梁莲花将自己的手缩回来,低头擦眼泪,“也是,嫂子是大城市出来的,父母又是当官的,从小娇生惯养的,可……可嫁了人就要有个女…

第12章

蓝天白云,沙地密林中。

梁莲花深情的看着他,眼泪夺眶而出。

“川哥,嫂子怎么总和你吵架?”

梁莲花将自己的手缩回来,低头擦眼泪,“也是,嫂子是大城市出来的,父母又是当官的,从小娇生惯养的,可……可嫁了人就要有个女人的样子,而且是当妈的人了。”

曲着食指挨了挨眼睛,“我等会儿去劝劝她吧,实在不忍心她那样对你。”

周南川轻笑,“谁告诉你她父母当官的?”

“大家都知道啊。”

“嫂子现在怀孕了,脾气估计更不好了,川哥,你要是心里不舒服你就跟我说。”

梁莲花朝他走近了几步,“我心里,我心里一直都有你的位置,你要我的时候我一直都在。”

这话说得很委婉,周南川将烟一扔,当着她的面踩了踩,“你初中毕业在外面也闯荡了几年,我理解你在外打工不容易,父母身体不好,回老家赚点钱养家糊口。”

梁莲花没什么文化,闻声眼泪直冒,“川哥,你要是不包下这个园子,我在县里肯定找不到这么好的事做。”

县城一套房子七八十万,工资低,文职的工作她文化不够干不了,知道了周南川开园子,她连忙就跑来了,一直帮到现在,工作累,可都是些村里人,在一起有话说。

“你要觉得能做,你就好好做,别成天闲着没事搬弄是非。”

此话一出,梁莲花有些尴尬,后知后觉。

敢情找她不是谈感情的,是警告她?怎么可能呢,她做什么了?

“川哥,我搬弄什么是非了,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本打算直接让你别干了,但都是一个村的,小时候也都相互望着,抬头不见低头见,找你说清楚面上都好过。”

“川哥,我怎么了?”

“言言嫁给我了就是我的人,她好不好,脾气如何,对我如何,都是我和她的事,不用旁人说三道四,你们女人在一起事多,爱聊天,聊天也得有个度。”

梁莲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难不成是佟言跟他告状了。

“是不是嫂子跟你说了什么,我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话说完了,你好自为之。”

密林里,梁莲花站了好一会儿,气得眼泪直冒,抬手将眼泪擦干。

“川哥,川哥!”

周南川从里出来,周晨跑来找他,“川哥!”

跑得满头大汗的,嘴里哈着白气,“有事不知道打电话?”

“刚才,刚才……”

“怎么了?”

“嫂子刚才去找你了,找到了没?”

他呆住,“她来找我了?”

“你们前脚刚走没多久,她出来就说要找你,刘姐她们给她指路,让她顺着里边走,看来是没找到。”

“她人呢?”

“回屋里了。”

佟言坐在画架前,温柔恬静,一手捂着小腹,另一只手慢条斯理的在画板前勾勒线条。

周南川将门打开看见这幅画面,女人的侧脸很温柔,微微弯腰软如棉花。

走到她身后,男人微微弯腰抱着她,还没完成这个拥抱,佟言连忙起身,一脸惊慌的看他。

“刚才我跟莲花说点事。”

说事要到那么里面去说,真当她是傻子?

她还看到了周南川抓着梁莲花的手腕,两人就差亲下去了,后面的她没眼看,识相的赶紧溜了。

安静下来想想,这事儿跟她没多大关系,周南川愿意跟哪个女人好是他的事。

只是想到周南川亲过别的女人又来亲她,胃里犯恶心。

还没说出个所以然,先去吐了一阵。

他追上去给她擦嘴,递纸巾,拍背,“好点了吗?”

“刚才我跟她说几句话,没别的,你别生气。”

佟言笑了,抬头看他,“我生什么气,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她刚才站起来不让他抱,是怕他碰到了她腰上的束腹带。

“你要不信我让她来跟你解释。”

“你想跟谁好是你的事,哪天想离婚了通知我就是。”

这么想着,佟言觉得自己还应该撮合一下周南川和梁莲花,可又觉得整件事情有点让她不舒服。

人走后佟言将腰上的束腹带又勒得更紧了一点,每次勒得时候都很疼,小腹绞痛一样,有个生命正在跟她做抗争,她忍着不吱声,疼得冷汗直冒。

下午邓红梅手里拎着保温桶到园子里来,跟几个帮工打了招呼,直奔铁皮屋去看佟言。

周南川忙着点货,正好撞上了。

“我给佟言送点鸡汤,都说她太瘦了,到时候孩子生出来不好带。”

周南川看了一眼屋里,“她可能在睡觉。”

邓红梅拉着周南川到边上,一脸严肃,“现在孕早期觉多可以,但再过几个月不能让她天天睡,到时候不好生,多运动才生得快,你想办法给她找点事做。”

“嗯。”

“她父母那边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

“她怀孕这事儿,她家里没说什么?”

周南川几乎不跟佟家的人联系,只有佟言来园子里闹事那天,事后他打电话通知了佟家。

邓红梅怕鸡汤凉了,抬脚往铁皮屋去,上了板梯。

门打开,佟言刚从卫生间出来,倚着门,面色苍白得吓人,“佟言,我给你熬了鸡……”

“你怎么了,脸色不好啊?”

“你先出去。”

她这么做之前想好了后果,猜到了会很痛,但没想到会这么痛,自己完全没办法承受。

就好像有无数支利剑直插小腹那般,疼得她浑身一点劲也使不出来,

“佟言,你这怎么了呀,南川不是说你感冒好了吗,怎么又病了?这么不小心啊?”

“我想睡一觉。”

“你喝点鸡汤再睡,要实在不行。”

“我说了不用。”

邓红梅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这屋里,“哎,你说你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干什么?你要是没事做,你就……”

佟言没站稳,跪在了地上,邓红梅吓了一跳连忙去扶,“南川啊!南川!”

她嗓子大,隔着一道门都能听到。

周南川站在外面算账,猛地破门而入。

佟言蹙着眉头,语气有些不耐烦,“我真没事!”

“南川啊,你看看她脸都白了。”

周南川将人打横抱起来,屋里有空调,她穿得不多,隔着衣服摸到她腰间硬邦邦的东西,将人往床上放。

佟言拿过被子盖上,蒙着脸,“我没事,都出去。”

“你说你哪里不舒服,我正好没事出去多问问。”

邓红梅还想说话,周南川朝她使了个眼神,“妈,你先出去吧,让她好好休息。”

“你不说你哪儿舒服,身体垮了怎么办?”

“你看看南川花了多少钱替你置办这一屋子东西,他住这五年了都没装过空调,你来了整天整天的空调都开着……”

佟言疼得脑袋晕,身体冰凉,蜷缩在床上,感觉有东西溢出来了,她咬着牙瑟瑟发抖。

“妈,你别说话了,让她休息。”

干了活的人才要休息,没干活的人谈什么休息,邓红梅无奈的叹气,眼睛有些湿润了。

周南川摸着她的手,“佟言。”

她将手缩回去。

被子掀开,她苍白的小脸呈现在他面前,周南川正要碰,她推了他一把。

疼痛让人失去理智,都是周南川才让她经历这一切,让她这么痛,“滚!”

这一幕刺瞎了邓红梅的眼睛,身为老一辈重男轻女的观念很强烈,连忙上前,周南川有些不耐烦了,“妈,你别和稀泥。”

周南川护着佟言,被骂也不还嘴,邓红梅擦了擦眼泪,很后悔当时答应这桩婚事。

城里姑娘好,城里女人金贵,这有什么好的,脾气暴躁得吓人,动不动甩脸子,打男人,骂男人,倒不如在村里随便找个。

“阿姨,你怎么了呀?”

“没事。”

邓红梅低着头擦了擦眼泪,梁莲花追上去,“阿姨,你别哭了,你一哭我心里也难受了。”

屋里,周南川将人从床上拽起来,“我跟梁莲花是个误会,你别想多了。”

佟言不听,推开他,周南川一气之下将她压在床上,看到她额头的细汗。

眼底的愤怒消散不少,他用头挨过去,感受到湿漉漉的汗,“你热?”

可她手是凉的。

周南川用脸挨着她的手背,佟言挣扎,挣扎之余不小心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

“说话,你怎么了?”

这女人种种表现不像在吃醋,别有原因。

想起刚才抱她时摸到的硬邦邦的东西,周南川将人压在床上,拉开她的外套,“周南川,停手,我让你停……”

“这什么?”

束腹带的质感比普通衣服硬一点,成形的,他摸到后毫不犹豫撩开,懵了。

这么紧,是想把孩子勒死的节奏。

这几天她乖乖的,不同他吵架,每晚躺在床上也由着他,他以为处理了秦风的事,她心定了,决定要好好和他过日子了,还美滋滋的。

此刻清醒过来,原本是缓兵之计,男人将她的束腹带撕开,佟言护着,双手被他拽得死死的,“周南川,你干什么?!”

小腹被勒得满是红痕,男人伸手摸,余光看到床上点点血迹。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