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鄢人鄢人狂(九畿:岐风长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鄢人鄢人狂全章节阅读

鄢人鄢人狂(九畿:岐风长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鄢人鄢人狂全章节阅读

《九畿:岐风长歌》

流牙

奇幻玄幻 鄢人 鄢人狂

最具实力派作家“流牙”又一新作《九畿:岐风长歌》,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鄢人鄢人狂,小说简介:枭斜睨他一眼,微微颔首守备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了,仿佛是一朵盛开的老菊花“恶心”枭没好气地冷哼一声,然后朝一旁的阅炎使了个眼色,“给他吧”原本守备的笑容都僵在脸上了,但是听到枭的最后一句话,顿时两眼都泛出光芒来阅炎走到守备面前,不等守备开口,突然伸手,一把就卡住了守备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凌空放到了悬崖上脚下森森寒风笔直上窜,守备双脚踏空,满脸惊恐,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拼命挣扎,脸庞......

来源:常读 时间:2022-12-01 20:40

《九畿:岐风长歌》小说介绍

金牌作家“流牙”的{分类}类型小说,《九畿:岐风长歌》作品已完结,主人公:鄢人鄢人狂,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疯子!”鄢人狂心中骂道。他此时全身上下,就只有眼珠子可以转动。他抬起眼望去,看到阿花虔诚地跪地,取出一块龟甲,在手心缓缓摩挲着,口中念念有词。鄢人狂隐约觉得那片龟甲有点眼熟,但是…

第8章

“疯子!”鄢人狂心中骂道。

他此时全身上下,就只有眼珠子可以转动。

他抬起眼望去,看到阿花虔诚地跪地,取出一块龟甲,在手心缓缓摩挲着,口中念念有词。

鄢人狂隐约觉得那片龟甲有点眼熟,但是此时距离有点远,看不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鄢人狂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了!

不仅是他的身体,包括那些开拓团成员的身体,也都动了起来。

他们所有人,都随着那些舞者,开始舞蹈!

而阿花的声音,也在此时传来。

“真神告诉我,它的降临,需要生命的献祭。

你们可以为真神打开通往这个世界的大门献出生命,应该感觉到无比的荣幸!”阿花猛地提高了嗓音。

唰!

鄢人狂顿时一只脚的足尖点地,另一条腿抬起和地面保持平行,双臂一条弯曲放在胸前,另一条放在后腰,身体朝着左侧缓缓倾斜。

在场所有人都整齐划一地摆出这个姿势,仿佛时间诡异地静止下来。

在这之前,鄢人狂还从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做出这样的动作。

而就在下一刻,鄢人狂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动了。

他的脸颊慢慢朝着右肩贴去。

脖子渐渐被弯曲到极致,阵阵酸痛传来。

看这个趋势,阿花是要生生将所有人的脖子折断,让所有人的脸颊都紧紧贴上右肩。

咔哒!

这个时候,鄢人狂已经听到前面有人脖子折断的声音了。

“喂喂!你还不动手嘛!”小七咬着鄢人狂头顶那根线,含糊不清地喊道。

“我可没想过死在这里,更没想过让你杀死更多的人!”

鄢人狂目光骤然一凝。

他的双目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勃然而发,让眼前的虚空都出现了扭曲。

啪!

连接他头顶的那根线顿时崩断。

小七喵呜一声,跳到了一旁。

刹那之间,鄢人狂就感觉到重新夺回了自己的身体。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青,原本握紧的手重新松了开来,眼神之中,满是疑惑和惊讶。

而旁边的明,脸上则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鄢人狂!你做了什么!”阿花厉声尖叫。

她额头上挣出的血管更多了,仿佛是一窝的蚯蚓,全都爬到了她的脑袋上,围绕着她的脑袋裹了一圈,此刻虬结在一起不断蠕动着,看得人喉头发毛,几乎要呕吐出来。

“我要阻止你!”鄢人狂目力再度汇聚。

砰!

阿花面前的虚空猛地扭曲,像是发生了一次爆炸,空气如同开水一样滚荡开来。

阿花一声尖叫,身子跌飞出去。

舞者们的动作,钟鸣和鼓点,也都被打乱。

阿花的鼻子里,有血水流淌出来。

她擦了下鼻子,瞪着鄢人狂恶狠狠道:“鄢人狂!你阻止不了我的!因为,这是我的梦!”

阿花的头发突然如海草一样散开,在背后漂浮。

更多的银线从黑暗中抽出,连接到在场的武者和开拓团成员面前。

被打乱的节奏,立刻就恢复了过来,并且变得比之前更快。

所有武者的动作再次整齐划一,脑袋重新侧压。

咔哒!

又有人骨头折断的声音传来。

“看你的脚下!”小七提醒道。

鄢人狂低头望去,看到脚下的地面,突然出现了粗黑的痕迹,像是用煤画上去的一般。

踩在上面,竟然让他感觉有些烫脚。

这些痕迹,弯弯曲曲,断断续续,像是祭祀用的铭纹,充满了诡异凶灵的味道。

咔哒!

又是一声骨头折断的声音传来。

鄢人狂立刻看到,就像是有一支无形的笔在地上勾画一般,这些痕迹断开的地方,立刻就被连上。

阿花此时跪在地上,口中念诵的速度越来越快。

她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里面,同时有血水流淌出来。

而这些血水滴落到地上,立刻就被大地吸收,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给我住手!”鄢人狂厉声喝道。

他刚要出手再度阻止阿花,就见到阿花歪头朝他龇牙一笑。

此时的阿花,头发散乱,牙齿被鲜血浸泡得猩红,模样仿佛是炼狱恶鬼,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鄢人狂,你不是觉得瘸子阿四是老实人吗?那你就自己问问他呀。”

“什么?”鄢人狂一愣。

旋即他就发现,自己的身影被身后一道突然出现的影子给遮住了。

下一刻,一道劲风从头顶落下。

鄢人狂急忙往一旁跳去。

转过身来,见到袭击自己的人,鄢人狂吃了一惊。

站在他面前的的,的确是瘸子阿四。

但却是一块一块的瘸子阿四,然后再被人缝合起来的模样。

他的身上,有大片被切割的痕迹,腰部的切口格外明显,伤口皮肉外翻,鲜血早已凝固干涸,变成了暗沉的血块,肠子从伤口垂落,长长地拖在地上。

苍白的脸颊,嘴角被撕裂,眼珠泛白,好像要从眼眶里挣出来一般。

但是他却如同活人一般,手里握着一把砍树的青铜斧子,一步一步,朝着鄢人狂走了过来。

拖在地上的肠子,湿漉漉的,吧嗒吧嗒,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猛然之间,这具腐尸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无声的咆哮,举起青铜斧子再度朝着鄢人狂砍下来。

鄢人狂一个翻滚,躲开对方一击。

砰!

青铜斧子重重劈在地上,淤泥四溅,砸出一个大坑。

鄢人狂眸中光芒闪烁,空气之中一股无形的力量快速汇聚,直接轰在腐尸的脸孔上。

腐尸的脑袋立刻向后仰去,脑勺紧紧贴在了后背上。

断开的脖子,可以清楚看到脊椎的截面。

但是还没等鄢人狂欣喜,腐尸晃了晃,伸手扶住自己的脑袋,重新摆回到脖子上,扭动两下后,咔嚓一声,再度接了上去。

而那一双泛白的双瞳,死死地朝着鄢人狂瞪了过来。

“这一招好像对他没有用。”鄢人狂心中嘀咕。

他朝着腐尸望过去,目光仿佛可以穿透层层虚空。

片刻之后,鄢人狂见到一根极细极细的线,连在了腐尸的脚后跟上。

“找到了!”

于此同时,腐尸也挥动青铜斧子,朝着鄢人狂横着劈了过来。

鄢人狂急忙蹲下。

青铜斧子几乎贴着他的头皮劈了过去,哗啦啦一阵碎裂的声响传来,将他身后的一排陶罐劈得四分五裂。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