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仕途风云》王逸飞王化忠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王逸飞王化忠)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仕途风云》王逸飞王化忠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王逸飞王化忠)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仕途风云》

朴实的黄牛

王化忠 王逸飞 都市小说

小说《仕途风云》,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王逸飞王化忠,文章原创作者为“朴实的黄牛”,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不用,”王化忠摇头道,“你大哥不是那种粘粘乎乎的人,这些事用不着替他操心”俗话说,知子莫若父,看来这话还是有道理的此刻,王逸飞坐在油榨坊里,脸上的表情虽然还是充满惆怅,但是已经不象先前那样惶急不安了,这当然不是因为他的心理调节能力特别强,而是因为他收到了一封信一封聂三发留给他的信这封信放在王逸飞小时候练字的那张书桌里,很短,但是因为是用毛笔写的,所以也用了两页纸这是王逸飞和聂三发多年以......

来源:常读 时间:2022-12-01 21:41

《仕途风云》小说介绍

《仕途风云》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朴实的黄牛”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王逸飞王化忠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仕途风云》内容介绍:不过他对这件事还是愤愤不平,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竞聘政府办的岗位么?怎么又变成到村里挂职了?”王逸飞叹了口气道…

第4章

不过他对这件事还是愤愤不平,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竞聘政府办的岗位么?怎么又变成到村里挂职了?”

王逸飞叹了口气道:“这是组织上的安排,还要什么理由?”

“这肯定是有人把你的位置顶了,所以就把你赶下来挂职,”王成才愤然道,“现在公务员都是公开招聘的,他们这样做是徇私舞弊,我们可以告他。”

“你瞎咧咧什么?你告谁?”王化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有什么证据说是别人顶了你的位置?别人只是让你挂职,又没取消你的编制,你凭什么说人家是徇私舞弊?”

“可是……”王成才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可是什么?”王化忠训斥道,“别人既然敢这么做,就是有背景的人,你大哥如果想当公务员,就不能树下这种死敌,否则他以后还能出头么?你也不动脑子想想。”

“那难道我们就任凭别人这样捏弄?”王成才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王化忠懒得理他,而是转头对王逸飞说道:“飞儿,你看我是不是再准备点东西,去文元书记那里跑跑?”

王化忠所说的文元书记,全名叫唐文元,在柳溪乡和林河乡还没有合并之前,他是林河乡的党委书记,而那时候王化忠是碧岩村的支部书记,所以他们在公务往来之余,结下了一定的私人感情,后来唐文元调到县工商局任党委书记,他们还偶有往来。

这次王逸飞考公务员,王化忠还专门备厚礼拜了这尊大佛,但是王逸飞却知道,唐文元虽然身处要害部门,却没有什么实权,因为工商局是业务挂帅的部门,如果一个党委书记没有兼任局长,那就等于是退居二线了。

但是这话他是不能直接对父亲说的,否则可能会伤及父亲的自尊,于是他很委婉地说道:“我觉得这件事再麻烦他可能不太好,因为这是府办决定的事情,如果他一插手,别人可能会对他有看法。”

“这倒也是,”王化忠皱了皱眉道,“我当时去找他,他就说过,如果是工商部门的名额,他打招呼比较容易,如果是其它部门,办起来就麻烦。”

“这是府办已经决定的事,现在如果没有县里的主要领导发话,找一般人可能没有什么作用了,所以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再费神了。”王逸飞想了想说道。

“是啊,”王化忠叹了口气道,“这个道理我哪能不知道?我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

王化忠当了七年大队会计,又任了两届村支书,现在虽然退了,却仍然是支部委员,所以他对上面的这些套路,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要不我不当这个公务员了,干脆去沿海打工?”王逸飞试探着说道。

“屁话!”王化忠怒喝一声道,“你读了这么多年书,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那么不管任何职业,都

“现在都提倡发展经济了,以后有钱也就有地位,并不一定要当官。”王逸飞笑着辩驳道。

“哼,有钱就有地位?”王化忠冷笑道,“真是小儿之见,你是没有见过专政的手段,,哪怕你是亿万富翁,那也是别人嘴里一句话的事情。”

王逸飞苦笑了一下道:“那怎么办?让我回来挂职吗?”

“上面明确没有,你这次挂职的时间有多长?”王化忠问道。

“现在说的是一年,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变。”王逸飞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一年?”王化忠眼睛一亮,“如果已经明确是一年,那我倒是放心了,一年以后,我说什么也要想办法让你进城,如果实在不行,我就厚着脸皮去找孙保红,听说他现在在市集,应该还能说得上话。”

王逸飞听父亲这么说,心中不由暗自苦笑,这个孙保红他听父亲说过无数遍了,据说还是八几年搞责任制时,从县里下派的蹲点干部,那时候那个孙保红就有四十多岁了,如果按照时间推算起来,现在怕都七十有余了。

就算是他后来确实升了官,现在也早就过气了,还能说上什么话?就算他能说上话吧,仁清市那么大,又去哪里找他?退一步说,就算你找到了,人家还能认得你这?所以对于这个孙保红,王逸飞完全当作是一个传说。

不过他虽然对孙保红不抱希望,但是对于父亲的这一片苦心他还是很感激的,一个一辈子呆在农村的土干部,他为了儿子的前途,不惜去追逐那一丝微薄的希望,这本身就是一个壮举,难道你还忍心奢求更多么?

所王逸飞已经决定,不管以后情况怎么变化,他都不会再让父亲出面,去为自己的那些破事奔波,否则他即使成功了,他也会一辈子心灵不安。

当然,这些光靠想是没有用的,重要的是能够做出来,那就是说,以后他不管被抛在哪个地方,他都要靠自己的能力站起来,靠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空!

我一定行的!王逸飞暗暗给自己鼓劲。

“爸,这个事我觉得现在不必想了,”王逸飞平静了一下心情,很认真地对父亲说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能够下来锻炼一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说实话,我虽然生在家村,长在农村,但是对于农村工作却是一窍不通,所以我现在补习一下,应该会有些收获。”

王化忠听他这么说,不由微微一怔,他抬起头来打量了王逸飞片刻,这才缓缓地说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说实话,对于你们这些白面书生来说,是很应该补上实践这一课的,不然如果把领导责任交到你们手里,那是会出大问题的。”

“这虽然有一定的片面性,但是这也有一定的历史意义,”王化忠很严肃地说道,“你看现在当政的中坚力量,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