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火爆小说_《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火爆小说_《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钟先生心痒难耐》

苏眠

苏眠 钟南衾 霸道总裁

经典力作《钟先生心痒难耐》,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苏眠钟南衾,由作者“苏眠”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钟南衾在江城待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除了睡觉之外,他一直待在分公司直到第八天的时候,新的分公司的负责人到任,他这才松闲下来晚上,分公司为了欢迎新的领导走马上任,在北城一家很出名的酒楼订了桌钟南衾自然是最先被邀请的,为了给新来负责人的面子,他应了下来大家一听说大Boss也要和他们一起聚餐,特别是那些单身的女孩子,一个个又高兴又激动,甚至有人偷偷跑出去做了头发化了妆,期待着......

来源:阅文起点 时间:2022-12-02 00:07

《钟先生心痒难耐》小说介绍

“苏眠””的倾心著作,苏眠钟南衾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但怼完他立马就后悔了。趁着某人没发飙之前,他赶紧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进了厨房。郭婶正在给他炒饭,见他一脸惊慌的跑进来,赶紧问,“怎么了?”“嘘......”钟一白用手指了指外面,小声说,“我把我家老钟惹了,一会儿他要是进来揍我,您得拦着点。”“…

第11章 二哈,你给本小爷淡定

但怼完他立马就后悔了。

趁着某人没发飙之前,他赶紧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进了厨房。

郭婶正在给他炒饭,见他一脸惊慌的跑进来,赶紧问,“怎么了?”

“嘘......”钟一白用手指了指外面,小声说,“我把我家老钟惹了,一会儿他要是进来揍我,您得拦着点。”

“怎么惹他了?”

钟一白仰脸四十五度向上,眼神中透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他轻叹一口气,“一言难尽。”

郭婶被他逗乐了,正笑着呢,就看到钟南衾走过来。

她立马敛了笑打招呼,“先生。”

钟一白一听她这话,小身板一抖,刚想往郭婶身后躲,衣领已经被人一把抓住,随即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

他吓得使劲蹬着两条小短腿大叫,“郭奶奶救命......”

郭婶刚想开口替他求情,钟南衾已经拎着钟一白出了厨房。

她赶紧跟上去,一脸心疼的劝道,“先生,小少爷还小,您这样会伤到他的。”

钟一白也哇哇叫个不停,“郭奶奶救我,老钟这是家暴,你赶紧打110,让警察叔叔来救我。”

郭婶,“......”

熊孩子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钟南衾单手拎着钟一白大步走到玄关处,伸手拿了车钥匙,随即出了别墅。

门外,钟一白气得哇哇大叫,“我早饭还没吃呢。”

“饿着。”

“哼,你果然不是我亲爹,你一点也不在乎我!”

“再多啰嗦一句,我就把你扔了!”

“啊啊啊啊......老钟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

......

钟老爷子退休之后,孩子们都希望他和老太太搬到‘北皇’山脚下的别墅去住,那里空气和环境相对市区来说要好很多。

但老爷子和老太太都不愿意。

两老都是喜欢热闹的,他们就喜欢住在人多的地方。

况且钟家老宅是百年老宅,是祖上留下来的,传承了好几代人,特别是对钟家老爷子来说,这里是他的根,他哪里都不想去。

对于老太太来说,哪里有牌友,哪里就是她的家。

这片地儿到处是她的牌友,她哪舍得离开?

不过钟家的孩子都是孝顺的,平时没事都会回家看看二老,周六周日更是会在家里住一晚。

今天周六,钟南衾的车子一进老宅大院,意外的看到一旁的车位上已经停了一辆军绿色的军用越野。

钟一白也看到了,立马高兴的大叫起来,“我看到大伯的车了,大伯回来了耶耶耶。”

待车停稳之后,他立马打开车门跳下车去,然后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屋去。

钟南衾也下了车,绕到后备箱处,打开,从里面搬了一个纸箱子出来。

老太太喜欢吃榴莲,这是他专门让人从马来西亚空运回来的猫山王,榴莲中的极品。

一进屋就有佣人迎上来,接走了他手里的箱子。

钟南衾抬脚走进客厅,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钟南诏。

钟南诏也恰好抬眼,兄弟俩对视一眼,随即都勾了勾唇角。

钟南诏抱着钟一白打趣他,“趁我不在,你又欺负他了?我刚听说你连早饭都没给他吃?”

钟南衾瞥了钟一白一眼,随即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薄唇微启,缓缓出声,“你不觉得他该减肥了?”

钟南诏立马双手举高了钟一白,掂了掂重量,然后点了点头,“的确重了不少。”

钟一白立马鄙视他,“钟老大,您好歹也是将军,怎么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临阵倒戈?说好的要替我报仇呢。”

话音刚落,一道苍老浑厚的嗓音传来,“没大没小,什么钟老大,他是你大伯。”

在座的三人循声看过去,只见钟家老爷子从书房走了出来。

时值六月盛夏,他穿了一身棉麻小褂和宽腿裤,走起路来虎虎生威,他的身后跟着一只哈士奇。

哈士奇见到钟一白,眼睛瞬间都亮了。

抬起前脚,它就想对他来个热情的生扑,却被钟一白狠心拒绝。

他对他冷酷的说,“二哈,你给本小爷淡定,小爷这身板是你能扑的吗?你是不是忘了上次差点把我压死的事了?”

二哈,“......”

那还是两年前的事了,这小爷怎么就这么记仇?

生扑不可以有,但这感情还是在的。

一人一狗很快就玩了起来,钟一白带着二哈去了院子,客厅里,留下钟家父子喝茶聊天。

老爷子放下手里的茶碗,看了一眼钟南诏,“这次能在家呆多久?”

“明天一早就走。”

老爷子一听就不高兴了,嗓音立马拔高,“你们不是刚军演完?就一天假?”

钟南诏耐心解释他听,“最近要招新,我得回去盯着。”

老爷子不屑的哼了一声,“部队里没人了?一个将军管招新的事,说出去就不怕丢人?”

钟南诏无奈的看了一眼钟南衾,示意他救场。

钟南衾看他一眼,唇角扯了扯,表示不想引火烧身。

钟南诏没法,只能硬着头皮接受老爷子的炮轰,但好在很快救星回来了。

老太太一进门就高兴的说,“我家老二是不是又给我拿榴莲回来了?这熟悉的味儿我老远都闻到了。”

钟南衾勾了勾唇角,正打算开口,就听见老爷子怼老太太。

“你那鼻子比二哈的还好使。”

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扭着水桶小腰就过来了。

她两眼瞪着老爷子,“敢再说一遍不?”

老爷子,“哼哼。”

老太太满意了,用手撸了撸昨天刚烫的梨花头问俩儿子,“妈这发型怎么样?有没有年轻一丢丢?”

钟南诏,“......还行。”

钟南衾,“凑合......”

老太太,“......”

老太太那颗想要永远年轻的心呦,立马受到了来自亲生儿子的两万点伤害。

......

午饭的时候,钟家老三回来了。

钟家老三是最不受老爷子待见的。

原因是,当初老太太怀老三的时候,老爷子巴心巴肝的想要个闺女。

因为前俩个都是儿子,如果老三是个闺女的话,那他的人生就彻底圆满了。

但让他失望的是,老三依旧是儿子。

最后为了心理平衡一点,他给老三取了一名......钟南央。

‘央’比起‘诏’和‘衾’来说女气了许多。

这也是钟南央心里永远的痛。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