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温南枳宫沉(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全集在线阅读

温南枳宫沉(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全集在线阅读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温南枳宫沉

宫沉 武侠修真 温南枳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现已完本,主角是温南枳宫沉,由作者“温南枳宫沉”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温南枳找打火机的时候,金望和顾言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会不会在你穿来的衣服里?”顾言翊提醒了一句温南枳的衣服被护士叠放在角落的凳子上,衣服的最上面就放着一个红色的打火机顾言翊将打火机递给了温南枳温南枳打量着手里的打火机,压着身体的不适,她盯着打火机出神才想起来这个打火机她见过“这是肖蓝的打火机,我看她用这个给宮先生点过烟”温南枳十分肯定手里的打火机就是肖蓝......

来源:阅文起点 时间:2022-12-02 00:46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小说介绍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内容精彩,“温南枳宫沉”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温南枳宫沉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内容概括:这是温南枳第一次参加这么隆重的宴会。虽然有金望在一旁提醒,但是她的僵硬并没有缓解,反而在众多聚集在她身上的目光中,越来…

第57章 他会来

这是温南枳第一次参加这么隆重的宴会。

虽然有金望在一旁提醒,但是她的僵硬并没有缓解,反而在众多聚集在她身上的目光中,越来越拘谨。

“南枳,别怕。”顾言翊走到了温南枳的身边,柔声一语。

温南枳看了看顾言翊,顺着他的笑意,觉得他整张脸上都像是加了一道柔光,看着边让人舒展。

“谢谢。”温南枳小声道谢。

顾言翊保持固定的距离伴在温南枳左右,带着和煦淡淡的笑意,对任何一个人都很温柔,却又像是用笑容和每个人都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温南枳已经看到好几个女人上前试探着靠近顾言翊,却总是在顾言翊的淡笑中暗暗走开。

让她觉得顾言翊看似清透,却也是个难琢磨的人。

温南枳在金望的带领下,走到了今晚酒会主人的面前。

温南枳瑟缩了一下,身后顾言翊的手却扶了她一下,然后对着她坚定的笑着,似乎是在叫她不要怕。

金望笑着介绍温南枳,“李先生,这位是宮先生的太太,南枳小姐。”

说完,金望自己都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他看着表情不自然的温南枳,害怕自己押宝给押错了,万一弄巧成拙怎么办?

温南枳看着而眼前这位李先生,在进入会场前,金望简单介绍过李先生。

李先生,名为李时,是个地地道道的外国人,娶了一个中国女人为妻,十分宠爱妻子,所以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字,而且在国内他不允许别人叫他外国名字。

李时手里有一个海岛要开发,与之合作几乎稳赚不赔,但是为人却十分谨慎挑剔。

所以宫沉才会准备这么久,才来见李时。

金望带温南枳上前的时候,李时身边已经围了不少谈天说地的人,为得就是博得一个好感罢了。

温南枳望着眼前的中年外国男人,谈吐优雅,眼角和嘴角的笑纹说明他是一个爱笑风趣的人,但是他全很精细考究的穿着,又说明他很注重细节。

观察中,一时间她忘记了作何反应。

金望皱眉赶紧推了一下温南枳。

温南枳回神,怔怔的看着李时,喉咙干得像是要冒火,她想起了金望说的一定要笑。

所以她小心翼翼的扯动嘴角,淡淡一笑,“你好,李先生。”

李时上下打量了一下温南枳,惊艳的目光毫不遮掩,但是仅仅如此而已,温南枳并没有给他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只觉得眼前出现了一个缀满星辰的瓷娃娃,美得精致如此。

但是这个世上美丽的人太多了,所以比温南枳漂亮的人也太多了。

李时对温南枳礼貌的点头,询问道,“原来你就是被宮先生藏起来的夫人,的确很美,不过为何只有你一个人来?宮先生呢?”

温南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默不作声。

李时看她为难便皱了一下眉头,“真可惜,我还想和宮先生好好谈谈。”

听到李时略微惋惜口气,金望和温南枳的心都渐渐下沉,感觉眼前希望的火苗瞬间就被掐灭了。

……

来参加酒会的有合作伙伴,也有竞争对手,最不缺的就是幸灾乐祸的。

但是对温南枳而言,最可怕的是落井下石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父亲,温祥。

温祥看准了时机对着自己人使了一个眼色。

人群中便多了一道对温南枳的质问声,“宫太太,听说你和宮先生结婚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不公布?难不成宮先生对你不太喜欢?还是说宮先生又找到了新欢?死了一个肖蓝,来了一个女秘书,风流韵事真是让我们这些男人都望尘莫及,宫太太你是什么想法?”

温南枳看着几人哄笑着,脸色也跟着一白。

又有人道,“今天宫太太一个人来,不会是因为宮先生去陪女秘书了吧?我看新闻说女秘书都住宫家去了,可见地位都快赶上宫太太你了。”

金望扫了一眼说话的人,然后冷声道,“各位的关心我都记住了,一定会及时转达给宮先生的,让宮先生好好感谢各位。”

几人愣了一下,同时看向了温祥,像是求救一般。

“南枳啊,你别觉得为难,爸爸在这里。”温祥一副疼爱模样看着温南枳,左右挽着他的却是钱慧茹和温允柔这对母女。

温南枳看了便觉得讽刺,这么亲昵的喊她,却带着外室母女来参加宴会,在温祥的心里从头至尾都没有她和妈妈的位置。

这一切不过是利用而已。

温南枳捏紧了裙子,双臂都死死的绷着,目光中多了一点红丝。

温祥却置若罔闻,对着李时伸出手,十分友善的自我介绍,“李先生,久仰了,能够收到请帖来参加宴会是我的荣幸,这是我的妻子和女儿,而这位宫太太是我的大女儿。”

李时毕竟是个外国人,他不知温祥当年的风流韵事,所以理所应当的认为温南枳是钱慧茹的女儿,便对温祥另眼相看。

“温总,好福气。”李时学着中国人的习惯奉承了一句。

温南枳听到温祥的介绍后,瞪着他,钱慧茹是他的妻子,那她妈妈算什么?

温祥警告的看着温南枳,嘴角却含着笑,“南枳,这里可不是家里,注意你的身份,可别因为宮先生不陪你,你这心里就不平衡了。”

李时一愣,“难道他们刚才说的是真的?”

“家务事而已,见笑了。”温祥继续误导李时,还不忘展现自己的宽厚,“我相信宮先生的为人。”

钱慧茹在收到温祥的提醒时,便笑盈盈的上前,慈母般的挽住温南枳,“南枳别伤心。”

温南枳想挣脱,却被钱慧茹修剪过后的手指甲掐住了肉,动弹不得。

“李先生,真是让你看笑话了,外面传宮先生和林秘书不清不楚的,我还不相信,今天却见我家南枳一人前来,我这心都碎了。但是毕竟是一家人,我还是愿意相信宮先生的。只是今天独独他不来,岂不是辜负了李先生的好意?”

钱慧茹一边伤感,一边掩嘴,好像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了一样。

温祥立即假意出声训斥,“慧茹,怎么说话的?宮先生不可能为了见林秘书不来酒会的,这种家事以后不要乱说。”

钱慧茹歉意的看着李时,“李先生,抱歉了。”

温南枳咬紧牙关,手臂疼得发麻。

顾言翊却淡笑着,不着痕迹的捏住了钱慧茹手腕上骨头,毫不费力的让钱慧茹整条手臂疼得差点惨叫,使得钱慧茹松开了温南枳。

顾言翊笑道,“温总的确是家事繁多,温家的事情里里外外都管不过来,倒是管起了宫家的事情,这可是犯了大忌,也不知道宮先生知道了会怎么想。”

温祥和钱慧茹表情一僵,随即用笑意掩盖过去。

温南枳顾不上感激顾言翊搭救,忍着疼,目光怨恨的盯着温祥和钱慧茹。

李时听了钱慧茹和温祥的一唱一和,也开始质疑了起来,不悦道,“宫太太,你妈妈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不是我妈妈。”温南枳不禁苦笑一声,重复道,“她不是。”

“你!”温祥脸色突变,和之前谈笑风生的和善男人判若两人,对着温南枳低声警告道,“温南枳,你给我说话注意一点!是不是皮痒了!”

顾言翊抬手挡住温祥靠近温南枳,依旧保持笑容,“温总,绅士一点,虽然是女儿,也不需要靠这么近说话,难道有什么话是不能公开的吗?”

温南枳被顾言翊护在了身后,金望蹙眉站在她身侧,眼神安慰着她。

李时一时受不了宫沉如此怠慢,越发的不快,直白的询问温南枳,“宫太太,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你直接告诉我答案,宮先生放着妻子去和别的女人幽会,还拒绝了我的邀请?”

李时顶着一张外国人的脸,却学着中国人咬文嚼字,甚至收起了方才风雅谈笑的气派,略带咄咄逼人的气势。

作为一个宠爱妻子的男人,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在外胡来和做事不分轻重的男人。

而现在宫沉被他们说的,几乎触碰了李时的死穴。

李时抬高的声音,引得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每个人都盯着温南枳,似乎在等她开口说一个答案。

温南枳浑身一颤,双手更紧的揪着裙摆,背上也一阵一阵的发凉。

温祥看到了自己挑拨离间的话奏效了,瞪了温南枳一眼,示意她要听话。

钱慧茹更是按耐不住,继续扮演者一位慈母,鲜红的指甲一遍一遍刮擦着温南枳的肌肤,似警告,似威胁。

“南枳,你要体谅我们是关心你才不小心说漏嘴的,今日李先生也是直爽的人,你不需要害怕,说出来,我们会替你做主的。”

温允柔横插一脚,看似娇弱的人,可望着温南枳的眼神却是得意,“姐姐,这话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免得别人误会,我们到底是你的至亲,你明白吧?至亲!”

至亲?

温允柔加重至亲二字,不过是在提醒温南枳,她妈妈还在他们手上而已。

温南枳脸色苍白,呼吸一窒,看着周围的人,每一个人都如狼似虎,她第一次感觉到宫沉处在一个什么可怕的位置上。

金望为难的看着温南枳,表情似乎已经放弃了,示意温南枳不要硬撑。

顾言翊走到温南枳身边,挡去了大半人的目光,他身上的笑意多了一层寒意。

他面向李时,想替温南枳解围,也想替宫沉找一个好借口。

“李先生,抱歉了,其实宮先生他……”

“宫先生他……他有事要处理耽搁了,他会来。”温南枳双唇颤抖的开口,双手松开裙摆,顿了顿才坚定道,“他会来,李先生,你多虑了。”

“温南枳!”温祥不由得抬高声音,引人侧目之后,才恢复和善模样,像个慈爱的父亲一样懊恼,却还说着让人误会的话,“南枳,你啊就是太善良了,都舍不得说一句伤害宮先生的话,我当初怎么就同意你嫁了呢?”

对啊,怎么就同意把她用一张合同卖了呢?

之前逼着宫沉公开她的身份,现在又利用她和林宛昕的关系来摸黑宫沉。

他还真的是一位好爸爸,作为他的女儿,身上每一滴血都恨不得利用榨干。

“他会来。”温南枳唇瓣咬得渗血般嫣红,重复着,“他,会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