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资讯›《燕云十六声》李侠张文静免费完本小说在线阅读_《燕云十六声》李侠张文静免费小说

《燕云十六声》李侠张文静免费完本小说在线阅读_《燕云十六声》李侠张文静免费小说

《燕云十六声》

怪诞的表哥

军事历史 张文静 李侠

军事历史小说《燕云十六声》,由网络作家“怪诞的表哥”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李侠张文静,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范渊回到家,只见周南与林叙已在堂中相候这两个书生本以为乔琚已离开酒楼,现在却得知他葬身火海,悲恸不已范渊则是一边饮着酒、吃着小菜,一边详细地询问发生过的一切他时不时就要擤一条鼻涕甩出去,弄得整个鼻头红红的,配上那张脸和稀疏的头发,丑得触目惊心但他端坐在那,偶尔抬头间眼中那光芒一转,似乎又显得卓绝不凡“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哈,远疆可知这位杨慎杨用修住在哪......

来源:阅文起点 时间:2022-12-02 01:14

《燕云十六声》小说介绍

《燕云十六声》内容精彩,“怪诞的表哥”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李侠张文静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燕云十六声》内容概括:“九郎竟已走了吗?”乔琚快马赶回亳州已是深夜,他在城外歇了一晚,次日早早赶到张府,却得知张弘范已经出发了。“九郎本以为简章你前两日便能回来,不想你…

第30章

“九郎竟已走了吗?”

乔琚快马赶回亳州已是深夜,他在城外歇了一晚,次日早早赶到张府,却得知张弘范已经出发了。

“九郎本以为简章你前两日便能回来,不想你遇到了事情耽搁了。”

说话的是张弘范身边的慕僚之一,名叫范渊,字子博。

范渊三十余岁,相貌颇丑,满脸麻子,三缕胡须稀疏,头发也是稀疏几乎连发髻都扎不住,但那一双眼中却有精光透出,仿佛能看破人心。

乔琚叹道:“未能在九郎临行前多见一面,实属遗憾。”

范渊道:“你派人传回来的口信九郎已收到了,嘱咐我留下配合你行事。等拿下这批细作,我们一起送往顺天路。”

“好,六郎没事吧?只怕大汗因此追究。”

“此事不是这么简单。”范渊道:“刺杀兀良合台的人是大理余孽,这谁都明白,六郎最多也就是个不查之罪。但此事之所以被人咬着不放,无非是因为……大汗对大王不放心了。”

乔琚脸色微微一变,低声道:“是我眼界浅了,我本以为只要捉住大理余孽与宋人细作,便可洗脱六郎的冤屈。”

“冤屈不重要。”范渊道:“重要的是大汗在猜忌大王,必会削弱大王的势力,对张家这种大王的属臣动手。不是谁都能被大王保住的,这种时候六郎被人拿了把柄,若不能自证,在大王眼里张家就太没用了。所以那些细作、余孽必须捉住,明白吗?”

“明白了。”

“说说吧,你打算怎么捉人?”

乔琚道:“我判断对方必定去颍州,我们派人过去布控,这些生面孔一到,可迅速捉捕,远好过在寿州带些粗莽的兵士搜捕……”

范渊沉吟道:“我会尽快调拨人手,我们在十天之内到颍州布控。但这批宋人不简单,换作以往,张荣枝到了淮南,宋廷不可能敢不把人交出来。此次竟敢这么大胆,就不怕蒙古宣战吗?”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范渊道:“以宋人的德性,只有一种可能,即他们已经得到消息,知道大汗决意南略。可见中原多有宋人细作。这次这些人渡淮之后直奔颍州,颍州这个细作是逃不掉了,我们直接将其揪出来,自然能捉到人。”

乔琚点点头,道:“我亦考虑过,但只怕得罪邸家。”

“不怕得罪邸家。”范渊道:“我说过,大汗要削大王的势,大王也不能保住所有臣僚。那我们就该把邸家弄出去,这是九郎的意思。”

“明白了。”乔琚深深一拱手,道:“谢范先生提点。”

“不必多礼。”范渊笑道:“人手我来安排,你这两天准备下聘吧,先订了亲,等这趟捉了人送去顺天路,再回来,你就要成为张家女婿了。恭喜。”

乔琚俊脸微红,又是行了一礼。

~~

五日后,乔琚办完了纳征之礼,即给张家送了聘礼。

至此,先把婚约订立了,不管是乔琚还是张家,其实都舒了一口气。

因为亳州的蒙古镇守官之子赤那,也有意要娶张家长女。

镇守官的官名用蒙语说是“达鲁花赤”,是地方的最高监官,张家就算是世侯,也不敢轻易得罪对方,只好抢先一步给女儿订了亲。

而纳征之后,乔琚免不了有些应酬,与几个同窗好友约在涡河河畔的花戏楼相聚。

……

“听说草原上有杀夫抢亲的习俗,帅府便是订了婚约,赤那或许也未必罢休。简章就不害怕吗?”

“不怕。”乔琚拿起一杯酒饮了,只吐出这两个字。

“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乔琚微微一皱眉,道:“林兄认为我是为了攀附大帅才订这门婚事吗?”

“我可没这么说过。”

“我心慕她,会护她周全。赤那若敢来,谁杀谁还不一定。”

乔琚说着,语气中已带着冷意,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又缓缓说道:“这些年,我拼命读书、习武,拼了命地做事,为的就是能配得上她;我为了有更大的权力,不管遇到什么人,我都一脚踩上去,让他们成为我的踮脚石,为的就是要保护她。”

他声音很轻,带着温柔,但语气坚定,最后甚至有了杀意。

“没有人可以动她,就算是蒙古镇守官的儿子,赤那敢来抢亲,我就让他死……”

“嘘。”

林叙低声道:“别在外面说要杀……的事。”

“没关系。”

下一刻,门外传来朗笑声,两人走了进来。

乔琚转过头看去,只见来的是同窗好友周南,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少年。

“哈哈,给你们引见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同窗,乔琚乔简章、林叙林安道,我三人皆是陵川先生之弟子。”

周南说到这里,又引着那少年,向乔琚、林叙二人介绍。

“杨慎杨用修,我新结识的俊才,极有才华,回头给你们看他写的词,气格雄浑,声调沉著,环奇高雅,妙哉妙哉……”

这周南一来,座中气氛登时热闹起来。

乔琚不由盯着那杨慎多看了两眼。

这少年也不知多大年纪,身量高挑挺拔,相貌极是英俊,气质隽永似世家子弟,面庞看似只有十六七岁,但眉眼间的沉静、举止间的稳重却像是二十岁。

四人落座,乔琚问道:“冒昧问一句,用修多大年岁了?”

“十八。”

“那与我同岁,你是归德府人?”

“是,归德府砀山人,简章兄何以知晓?”

乔琚笑道:“听你说话,有些归德府口音,但又不太像?”

杨慎道:“我幼时便在外求学,来往的同窗各地人都有。”

“在哪求学?”

“徐州,彭城紫阳书院。”

乔琚给他递了杯酒,问道:“如此说,是公垂先生的弟子?”

杨慎摇头,道:“是德裕先生门下……”

“简章。”周南筷子一点,笑道:“你问得太多了,审犯人呢。”

“哈哈,方才你们没来,简章还说要再踩几个人作踮脚石,继续往上爬。你们小心些。”林叙笑呵呵地说道。

周南也笑起来,问道:“怎么?去寿州一趟回来,又要升官了?”

“没有。”乔琚道,“却是遇到几个宋人,很狡猾,幸而那时还不是我的差事,不然我已办砸了。”

“哈,宋人有什么能耐?”

乔琚道:“不管有没有能耐,回头捉起来便是,我明日便去颍州了结此事。”

“呵,宋人……”

杨慎听他们语气轻蔑,眼中泛起些疑惑之色。

乔琚眼尖,马上问道:“用修似乎有些同情宋人?”

“嗯,我觉得大家都是汉人。”

林叙“哈”了一声,笑道:“你这人毫无城府,这话也敢在外面乱说。”

乔琚道:“我们都是汉人不假,可汉人未必就得是宋人,我辈生在大蒙古国、长在大蒙古国,那自是蒙人。就算是汉人,那也是大蒙古国的汉人。你记住,我们与宋人是生死敌国。”

周南则叹息道:“那破落的宋廷可称不上什么汉家王朝喽,不如早日由大蒙古国一统疆域。”

他给杨慎斟了杯酒,又道:“如今这天下时局、我辈志向,倒是与当年金国完颜亮那首诗最是契合。”

林叙吟道:“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

乔琚点点头,接了一句。

“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乔琚念了这诗,心中豪气上来,拍了拍桌案,道:“有朝一日,我必要参与战事,立不朽功业,提兵南下,捣碎那赵宋小朝廷。”

“哈,简章谬矣,该是为江山一统,非为个人功业。”

“都一样。”

几个书生共饮了一杯,颇有些意气风发。

杨慎掂着酒杯想了想,最后也不知想明白没有,轻轻笑了一下。

“对了,遗山先生的新诗,你们可有听过?”周南忽又问道。

“中州万古英雄气,也到阴山敕勒川。”

“好诗。”

周南点点头,叹道:“金国亡了这么久,遗山先生也终于看开了。我辈中原男儿的慷慨豪气,也能教给阴山下的牧人。草原上的人,也能受我们汉人熏陶,何必有外族之分?”

“真是好诗,不像某些人毫无气节,若是那些人作诗,只怕要写‘阴山万古英雄气,也到中原黄河畔’了。”

“不错,这大好河山,不都是我辈中原男儿为大蒙古国打下来的吗。”

“且看吧,且看来日谁能横扫江南……”

乔琚来的早,喝的多,有些醉意,遂站起身来。

“几位,我去吹吹风。”

“哈,简章酒量浅了……”

乔琚笑了笑,推门出去,一路穿过长廊,站在高楼的栏杆边。

江风吹来,让他神志稍清醒了些。

脑子里想着张文静,想着未来的功业,他心中渐感踏实。

又想到张六郎、张九郎的信任,心说这次该去颍州把差遣办好。

接着,又想了到那个人,脱脱……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乔琚转头一看,见是杨慎。

“用修也来吹风?”

“是啊,吹吹风。”

乔琚笑了笑,双手扶着栏杆,道:“我觉得,你是有话想对我说。”

“是。”

“对了,还没听你那首词,该有多好?竟然能……”

“噗!”

乔琚话到一半,低头看去,只见一截短短的匕首已从背后捅进来,将他心口捅了个对穿。

血从匕首不停淌了下去,他感到生命正在迅速流逝。

缓缓转过头,对上的是一双坚定的眼……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