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巔峰壕婿小說(主角是秦京茹小說)免費閱讀

巔峰壕婿小說(主角是秦京茹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0 15:58 作者:秦非

章節介紹

他秦非做了三年的窩囊廢,丈母娘罵他、小姨子嫌棄他而當真實身份被揭開,他站在萬人之上,高山之巔,原本看不起他的人,都上趕着來巴結他

在線試讀

第1章 窩囊女婿

精彩節選


「秦非,你想害死我啊?」
客廳中,秦非正在畢恭畢敬的拿着白凈的抹布擦拭着屋裡的每一個角落,沒想到岳母唐憶秋不小心踩着光滑的地板差點摔了一跤,她毫不客氣的衝到秦非跟前。
啪!
岳母唐憶秋一個耳光掃去,秦非沒有站穩,直接就被扇倒了,連同擦地的水也倒了,一下子他的褲子都濕透了半邊。
秦非慢慢站起,繼續開始擦地,對岳母的蠻狠,他不敢有半點抱怨。
他只不過是一個卑微的上門女婿,無論是妻子還是她的家人,對他根本就看不起,地位什麼的根本就沒有。
結婚三年,不要說和蕭茹顏同床,就是房門都沒有讓她進過,每天晚上就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家裡沒有請保姆傭人,一切的家務都包攬在秦非的身上,要是碗沒洗乾淨,飯沒有做好,衣服忘記洗了,他面對的就是蕭家之人的辱罵和拳腳相向。
有一次,家裡來客人了,而這個客人正是蕭茹顏的一個追求者,結果秦非不小心將茶水弄倒了,最後遭到岳母一頓狂揍。
當然,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只要秦非出現一絲差池,他就會成為岳母的出氣筒。
最主要的是秦非還不敢頂嘴和還手,不然將會引來更加猛烈的暴風雨。
好在秦非『皮粗肉厚』,三年來慢慢養成了一個『沙包』高手,任其蕭家之人辱罵和踢打都無關痛癢了。
其實忍受蕭家辱罵虐待的根本原因還是他愛上了蕭茹顏,正所謂愛屋及烏,只要能和蕭茹顏在一起,什麼苦楚他都可以忍受下來。
原本秦非從小就是一個孤兒,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而是被一個農村老人收養。
他高二就輟學了,進入了江夏打工,做過建築工人,也做過推銷員,最後做了一名外賣工。
直到收養他的那個老人病了,需要一筆巨額的治療費用,最後才不得已而入贅蕭家,成為了蕭家的一個上門女婿。
「你這個廢物,擦拭地板都做不好,快點將水弄乾凈,不要弄髒了我的鞋子!」
桶里的水倒了,小姨子卻不樂意了,那雙新拖鞋可是昨天才買來的,要是被弄髒了多不好!
「你真是廢物中的戰鬥機,沒有一點可取之處,三年來沒賺到一分錢不說,連家裡的家務活都干不好!」
蕭茹顏很嫌棄的看了秦非一眼,憑藉自己的條件選擇了秦非也都是當年老爺子的命令,不然又怎麼可能委身嫁給一個窩囊廢呢!
唐憶秋端坐在沙發上,狠狠的瞪了擦拭地板的秦非一眼,心裏充滿了無比的厭惡。
隨後轉頭對蕭茹顏問道:「茹顏,聽說蕭家公司出了點事情,這到底怎麼回事?」
「現在製藥廠很多,地道藥材短缺,導致了成本上漲,而且還被設置了很多限制,除了需要一千萬資金外,更加需要打通江夏醫藥的關係!」
蕭茹顏嘆了嘆氣,蕭家只不過是江夏市的一個二流家族,一個小小的製藥公司,面對那些強大的公司自然沒有一絲競爭之力。
唐憶秋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一千萬或者容易搞定,可是打通江夏醫藥的關係卻是難於登天: 「嘶!一千萬!還要打通江夏醫藥的關係?這也太難了吧!」
江夏醫藥乃是江南省第一大豪門趙家旗下的一個公司,蕭家在人家眼裡算個球!
蕭茹顏看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要到吃飯的時候了,沒想到秦非擦拭地板之後居然站在原地發起呆來:「秦非!還不去做飯?難道讓我們大家餓着肚子聊天嗎?」
小姨子順勢也發話了:「廢物!最近姑奶奶戒辛辣,給我煲一個清淡的湯,不要太咸了!」
秦非沒有反駁,收起了水桶,撿起來抹布,來到了廚房。
經過了一番糾結之後,秦非決定繼承秦家的產業。
就在昨天,有人找到了他,說他是秦家失散多年的少爺,讓他回家繼承家業。
最後對方還拿出了鐵證,證明了秦非就是多年前失散的那個孩子。
來到大廳後,秦非走了過去,對蕭茹顏說道:「老婆,公司的缺口我或許有辦法……」
唐憶秋怒喝:「廢物,你就不要搗亂了,難道你還嫌茹顏現在不夠亂嗎?」
小姨子撇了秦非一眼,冷言冷語的嘲諷了一番:「廢物!你那點錢我還不知道?幾乎都是老姐施捨給你每個月的零花錢,不要說一千萬塊,恐怕一千塊都沒有!」
「只要你能做到,以後我不再叫你廢物,而叫你姐夫!」
秦非小姨子笑道:「好!」
「希望你能記住你說的話!」
蕭茹顏終於發火了,秦非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她還不清楚?一千萬可不是隨便說說的,而且還需要打通江夏醫藥的關係,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滾!」
秦非欲言又止,最後直接閉嘴。
這一夜。
秦非失眠了。
沒想到這麼狗血的事情會落到他的身上,那可是燕京秦家大少爺的身份,更是秦家唯一的繼承人啊。
大秦集團!
資產超過萬億!
太激動了!
他不知道這個錢該怎麼花啊!
第二天。
大家都紛紛起床了,而秦非居然還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唐憶秋臉色一怒,直接將其揣入到地上。劈頭蓋臉的罵道。「你這個死懶豬,快點去做早餐!」
秦非臉色一變,趕緊起來:「好!」
「馬上去!」
洗刷之後,一頓豐盛的早餐被擺到桌子上。
早餐後,蕭茹顏看了秦非一眼,遲疑了一下,最後說道:「秦非,等下你送我去公司!」
啥?
送她去公司?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這讓秦非一愣,忘記了回答了。
蕭茹顏微微蹙眉,她的臉色微微一變,一個青年整天窩在家裡,難道他想做一輩子的家務活嗎?
「怎麼?你不願意?」
秦非滿臉欣喜,送蕭茹顏去公司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入贅三年恐怕還沒去過三次吧!
「啊!」
「願意!」
「我願意!」
他不知道蕭茹顏為什麼要自己去送,不管怎麼樣,秦非今天很開心就是了。
吃過早餐,秦非開車,帶着蕭茹顏一起開往蕭家的公司。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