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血鷹戰神小說(林雨申 楊雨辰)免費閱讀

血鷹戰神小說(林雨申 楊雨辰)免費閱讀

2022-04-20 15:59 作者:楊辰

章節介紹

八年前,他被繼母陷害,趕出家門,一夜之間從富家公子淪落為街頭乞丐八年後,他強勢歸來

在線試讀

第1章 戰神回歸

精彩節選


仲夏,燕城某棚戶區。
一個身背軍綠迷彩背包的青年男子,神情複雜的看了一眼寫有地址的紙片,敲響了棚屋的木門。
「大伯,請問這是狄龍的家嗎?」
老人面榮枯槁,還沒說話就劇烈的咳了起來。
男子看了一眼棚屋內的情景,一雙劍眉忍不住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低矮的頂棚,破爛不堪的傢具,簡易的飯桌上擺着十幾種藥瓶,以及昨晚吃剩的飯菜。
老人終於止住了咳嗽,虛弱的問道:「小夥子,你找誰?」
男子咬了咬牙,「我叫楊辰,是狄龍的戰友。」
當老人聽到狄龍這個名字的時候,原本晦澀的眼睛突然就是一亮,驚喜的問道:「你是阿龍的戰友?他人呢?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看着老人熱切的目光,楊辰眼神閃爍,把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咽了回去,勉強擠出了一個微笑:「他去境外執行任務,暫時不能回來,所以就托我過來看望您。」
老人愣了一下,目光暗淡下來,頹然的轉身進屋。
「孩子,不嫌髒的話就進來坐吧!」
楊辰邁步跟了進去,找了破舊的馬扎坐了下來。
老人背對着楊辰,開始收拾桌上的剩飯,一邊收拾一邊問道:「孩子,阿龍走的時候,疼嗎?」
楊辰怔了一下,「大伯——」
「別瞞我了,阿龍服役的部隊,是東域戰神,楊御座一手創立的血鷹特戰隊,別說在夏國,就算是放眼全世界也絕對是巔峰戰力,輕易不會被外派執行任務。」
楊辰暗暗嘆了口氣,心裏不由暗暗佩服老人的洞察力。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我是老兵,我懂。」
老人本來微駝的脊背緩緩的挺直,緩緩舉起右手,啪的一下對着東域的方向敬了個標準的軍禮,久久沒有放下。
楊辰鼻子一陣發算,「三月前,邊境危機,我們深入敵軍腹地執行斬首任務,阿龍為了保護楊御座,被一顆子彈擊穿了心臟,走的很安詳……」
「好!」
老人突然仰天大笑起來:「想不到犯我夏國邊境的敵軍指揮官被集體斬首這件事,居然有我兒子的功勞,能為楊御座擋子彈,阿龍死得其所,有種!」
老人轉身抹去了眼角的淚水,欣慰的對楊辰說道:「孩子,你們了不起啊,你們這一戰轟動了全世界,讓野心滿滿的敵軍不戰而退,至少十年不敢再犯我邊境,楊御座不愧是我夏國的保護神,無愧『鷹帥』的稱號!」
楊辰微微低下了頭,「大伯,楊御座讓我向您轉達他的歉意,他沒有盡到一個長官和大哥的責任,讓阿龍殞命異域……」
老人哈哈笑了兩聲,八年前,我夏國內憂外患,境況岌岌可危,如果不是楊御座橫空出世,創立血鷹特戰隊力挽狂瀾,用了五年的時間,東擋西殺縱橫四海,哪有今天我夏國的太平盛世?能聽到他的道歉,我老頭子這輩子就值了!」
楊辰沒說話,打開迷彩包,從裏面捧出了一個名貴的金絲楠木骨灰盒,緩緩的遞到了老人面前,鏗鏘有力的說道:
「大伯,阿龍雖然不在了,但您卻多出了1200個兒子!血鷹特戰隊所有兄弟,包括楊御座本人,從今天起都是您的兒子!」
「好……好……」
老人用顫抖的手接過骨灰盒,緊緊地抱在了懷中,兩行濁淚無聲落下,滴滴答答的落在了骨灰盒上,浸**照片上那張年輕的笑臉。
「大伯,這是楊御座的一點心意,請您收下。」楊辰雙手將一張黑色的卡片捧到了老人面前,「楊御座在卡里存了一點錢,這樣您以後就不用再那麼辛苦了。」
狄老瞥了一眼楊辰手中的黑卡,卻是冷哼了一聲,「楊御座這是瞧不起我老頭子嗎?我有手有腳的,還能餓死不成?再說阿龍當兵這麼多年,沒少給我寄錢,這錢你給楊御座拿回去,我不要!」
「這——」
砰——
楊辰的話還沒說完,棚屋的門就發出一聲巨響,直接從門框上脫落下來,砸在了地上。
「我草,這他媽什麼味兒啊?豬圈啊這是?」
一個膀大腰圓的光頭大漢,用手扇着風,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身後跟着十幾個手持棍棒的混混,不懷好意的看着狄老。
狄老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張彪,你又來幹什麼?」
張彪誇張地瞪圓了眼睛問道:「喲,狄老頭兒,今兒是怎麼了?脾氣這麼大呀?我可是給你送錢來了!」
說著,張彪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疊鈔票,在狄老眼前晃了晃。
「這是你的拆遷補償款,在協議書上籤個字,這五千塊錢就歸你了!」
「五千塊?」狄老怒目圓睜的看着張彪:「張彪,按你們自己的標準,至少要給我三十萬的補償款,你憑什麼只給我五千塊?!」
張彪笑嘻嘻的說道:「我說狄老頭,你看你都一把歲數了,說不定哪天就嗝屁了,留這麼多錢有什麼用?還不如留貢獻給我們兄弟出去喝酒泡妞兒,我們爽的時候也念你個好兒,對不對?」
「錢怎麼花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張彪嘖嘖了兩聲:「我知道,你又想把錢捐山區里的窮崽子了是吧?你說你自己都吃不飽,還裝慈善家,圖個什麼呀?」
「這不用你管,你把該給我的錢給我,我就搬走!」
張彪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眯起眼睛說道:「狄老頭,你他媽給臉不要臉是吧?我告訴你,你這破狗窩拿不出房產證,就算是違建,我一毛錢都不用給,就能給你拆了你信不信?」
「你敢!」狄老怒喝了一聲:「你想拆我的房子,就先弄死我再說!」
「你有種!」張彪點了點頭,對着狄老豎了個大拇指,隨後大手一揮:「給我砸!」
隨着張彪一聲令下,身後的一群小混混頓時掄起了手中的棍棒,對着屋內本就破舊的傢具就是一通亂砸。
楊辰剛要動,卻被狄老一把拉住了手腕,對他輕輕的搖了搖頭。
十幾個人乒乒乓乓一頓打砸,直到把所有能砸的東西全砸爛了之後,才停了下來。
狄老對滿屋的狼藉視而不見,冷冷的盯着張彪說道:「砸完了嗎?砸完了就給我滾蛋!」
「滾蛋?」張彪發出了一聲嗤笑,「讓我滾可以,把我剛才給你的那十萬塊補償款還給我!」
狄老一愣,氣憤的說道:「我什麼時候拿你的補償款了?」
「哎呀,我剛剛親手給了你十萬塊補償款,這麼多人可都看着呢,你個老不死的想賴賬是不是?你還要不要臉了?」
狄老被張彪氣的渾身發抖:「張彪,你……」
「不過你要是沒錢也不打緊,那個木盒子成色還不錯,可以賣個萬把塊錢,就當彪哥我可憐你,拿來頂賬吧!」
狄老一把將骨灰盒抱在懷裡,激憤的喊道:「休想!這……這是我兒子的骨灰!」
「喲,還挺講究的嘛,一把爛骨灰還用這麼名貴的木料,倒不如直接倒下水道里沖了,既環保又省錢!」
「哈哈——」
張彪的一群手下哈哈大笑起來。
「給我拿來吧!」
張彪突然上前一步,劈手去奪狄老懷裡的骨灰盒。
狄老猝不及防,骨灰盒從手中滑落。
啪——
一隻手手突然出現,牢牢地拖住了即將落地地骨灰盒。
楊辰的臉上罩着一層寒霜,冷冷地盯着張彪。
「知道這裏面裝的是誰么?」
「一把爛骨灰,我管他娘的是誰呢!」
「這裡裝的是我兄弟,是為國犧牲的烈士!」
「烈士?」張彪嗤笑了一聲,「一個倒霉蛋兒炮灰罷了,別他媽說的那麼高大上,當兵的就是干這個的,他不死難道讓老子去死嗎?」
張彪話音剛落,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從面前這個男人身上散發開來,似乎整個棚屋內的空氣都跟着下降了幾度。
「你敢,再說一遍,試試!」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