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逆天殺帝小說(柳兒,翰哥)免費閱讀

逆天殺帝小說(柳兒,翰哥)免費閱讀

2022-04-20 16:00 作者:蒼狼望月

章節介紹

沒有人知道,鴻蒙之墓是怎麼出現在紀白身上的 鴻蒙之墓是一個坑,封印着七隻隨時都可能破封印而出的太古妖獸 急呀,必須儘快將它們收服了! 敵人有點多呀,殺吧! 妖刀破蒼勁!!!

在線試讀

第1章 這對狗男女

精彩節選

紀白蜷縮在地上,武脈碎裂的劇痛,令他整個人都不斷戰慄着,臉色慘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一名身穿華貴銀袍的青年男子,滿臉都是猙獰的變態快感,看着地上的紀白大笑道:「哈哈,紀白,雲州郡城雙生武脈的第一天才少年?世人眼中的英雄?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他娘的就是一狗熊!不不不,狗熊都比你強!」

「翰墨,你身為郡城少主,卻從雲州郡城特意跑來這沐陽城,就是要廢我的武脈的?」

紀白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翰墨,牙齒咬得咯咯直響。

「噗……」

一口濃血,自紀白的嘴裏,猛噴了出來。

抬手擦了擦嘴角殘餘的鮮血,紀白又看向翰墨身邊一名肌膚白凈,模樣嬌美的少女:「煙柳兒,原來你早就和這渾蛋勾結在一起了,這次約我出來,就是為了讓這渾蛋廢我的武脈?你,可是我的未婚妻!」

煙柳兒下意識的後退一步:「紀白,我……」

「哈哈!」

翰墨一把摟住煙柳兒的小腰,狂笑道:「紀白,什麼勾搭,說得這麼難聽,我和柳兒那是真心相愛!對吧,柳兒?」

「對,紀白,我與翰哥是真心相愛!」

柳煙兒點頭,身子下意識地往翰墨懷裡靠了靠。

真心相愛?

這對狗男女!

紀白死死盯着眼前兩人,沒有說話,若是此時實力允許,他會直接跳起來將他們兩個手撕了!

「哈哈,紀白,來來來,告訴我你現在是什麼感覺……不服啊?不服爬起來干我啊!」

翰墨狂笑:「紀白,我承認,曾經的你光芒萬丈,雙生武脈,百年難遇,可是如今,你的光芒,不也就是綻放一瞬就熄滅了嗎?現在看清楚了嗎,你,紀白,永遠不過是一個卑賤的廢物!我,翰墨,才是雲州城的第一天才!」

他搖頭道:「柳兒難道放着我這樣一個雲州城第一天才,郡城少主不喜歡,卻喜歡你這樣一個必須苟延殘喘過完餘生的廢物?你是還沒睡醒吧!」

煙柳兒緊緊依在翰墨的懷裡,冷眼看着地上的紀白,淡淡說道:「紀白,翰哥說的是事實,你不要再活在夢裡了!你我之間,本來就只是媒妁之約,曾經的你,光芒萬丈,可那又如何?翰哥終歸是比你強,而且他還是郡城少主!」

「郡城少主……」

紀白咬了咬牙:「我看他更像一隻郡城騷豬!」

「郡城騷豬?哈哈!」

翰墨大笑着搖頭:「紀白,你也就只能逞點口舌之快了,可是這並不能改變武脈已經被我廢了的事實啊,你說氣不氣?」

「哈哈!真可憐!」

「好好活着吧,苟延殘喘的廢物!哇哈哈哈哈……!」

翰墨留下一串狂笑,摟着煙柳兒揚長而去。

望着緊緊相依着遠去的身影,紀白牙根都快要咬斷了!

「這對該死的狗男女,我紀白,絕不甘武脈就這樣被廢,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手撕了你們這對狗男女……噗!」

一口濃血,再次自紀白的嘴裏猛噴了出來。

紀白抬手將嘴角上殘餘的血跡,恨意塞滿了整個胸腔,將他的胸腔都塞得幾乎要轟一下直接炸開。

自己的雙生武脈,就這樣被翰墨廢了,這渾蛋專程從雲州郡城跑來,先勾搭上煙柳兒那賤人,讓她約自己來到這裡,然後對自己下手。

而他廢自己武脈的原因,僅僅是因為嫉妒自己的天資比他強,是雙生武脈!

他是郡城少主,要做雲州郡城的第一天才,不允許天資比他強的人出現!

紀白看了看四周……這裡是一片荒山野嶺,人跡罕至。

當初煙柳兒那賤人為了方便翰墨方便對自己下手,約得這個地方距離紀家有些遠,而自己武脈被廢,連丹田都碎了,已經無法行走。

「這裡這麼偏僻,爹是不可能找到這裡的,所以,我該怎麼回去?」

「我該怎麼辦……怎麼辦……我這是要死在這荒山野嶺中了嗎……」

「不,我絕不能死在這荒山野嶺中,絕不能,我要爬回去,一定要爬回去!」

紀白一咬牙,直接撲倒在地上,用雙手爬行。

結果他一動,碎了的丹田便立即被牽動,痛得他齜牙咧嘴,差點直接痛得昏死過去。

「翰墨,廢我武脈,我紀白對天發誓,假以時日,必定斬了你!還有煙柳兒,我也一定不會放過你!」

紀白嘴裏發出一聲沙啞嘶吼,咬緊牙關,用雙手艱難地向前爬行。

在他的身下,拖着一條血跡。

「啊!」

他突然慘叫一聲,直接從山上滾落下去。

「沒死……還算我命大……」

紀白躺在地上,原本武脈就已經碎了的他,這一下傷勢更重了,刮擦得到處都是鮮血涌流的傷口,幾乎已經沒了人形。

躺在地上好不容易緩過勁來,紀白繼續用兩隻手艱難地往回爬着,他的手掌徹底磨破了,一片血肉模糊。

每爬一步,就在地上留下一個血印。

每爬一步,都鑽心的劇痛!

「我絕不能死在這裡!一定要回家!」

「必須回家!回家……!!」

紀白雙眸赤紅,睜得滾圓,死死盯着前方,一步一個血印地往家裡艱難地爬着……

……

滄瀾界,以武為尊。

武者的修鍊等級有明確劃分:淬體境,凝脈境,聚氣境,超凡境,玄空境……

每個大境,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圓滿。

每個人在八歲時,武脈開始醒覺,十二歲開始進入淬體。

紀白十五歲時,便完成了淬體的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圓滿整個過程,突破到凝脈境,當時紀家上下一片大喜,立即將紀白冊立為世子。

紀白也不負眾望,兩年前,沐陽城的峰會上,作為世子的紀白代表紀家出戰,一路高歌猛進,輕鬆獲得第一名,讓紀家的地位,大幅度飆升。

半年前,紀白代表紀家前往雲州郡城參加交流賽,在八方天驕中浴血奮戰,殺成了一個活脫脫的血人,拼盡最後一絲力氣的他,終於是在擂台上站到最後,也讓紀家這個名字,從此光芒萬丈。

「紀家,紀白!」

紀白最後站在擂台上吼出的那四個字時,擂台之下,跟着掀起怒濤般的喝彩之聲:

「紀家,紀白!」

「紀家,紀白!」

那場景,讓人熱血沸騰到極點!

那個依舊滿臉稚氣的少年,徹底成了世人心中的英雄。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紀白的耀眼,卻讓得雲州郡城少主翰墨心生嫉妒。

最終,直接將他推進了萬丈深淵!

……

「咳咳……」

一座單獨的小別院。

臉色蒼白的紀白,坐在石台上咳嗽不止,他手捂胸口,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是的,當日武脈被翰墨所廢之後,紀白強忍着劇痛,拖着殘廢的身子,硬是爬回了紀家。

武脈被廢,紀白的體質,已經變得十分虛弱,終日咳嗽,而且每咳嗽一聲就牽動心口,讓他的心口傳來撕裂開來般的劇痛。

心靈上的折磨,卻令他尤為煎熬。

如今,紀白無論走到哪裡,迎接他的,都只是紀家上下的譏笑,嘲諷,誰都巴不得衝上來踩他幾腳,踐踏曾經的英雄,似乎更能讓他們獲得某種扭曲的心靈快感!

他在紀家的世子之位,如今也被紀家高層廢除,重新冊立了另一位紀家子弟為世子。

武脈被廢,立即眾叛親離,沒人會念着紀白曾經為紀家,贏來了多少榮耀,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而讓紀白略微困惑的是,他的體內,似乎始終存在着一絲若有若無的力量,以前一直在修鍊,自身擁有不錯的實力,倒是忽略了這股神秘力量的存在,如今武脈被廢,紀白已經隱約可以感知到它了。

一般的修鍊者,若是武脈被廢,半載也未必能下床,而他,只有幾天時間,就可以勉強下床走動了。

很顯然,是體內那絲若有若無的力量,在支撐着他。

紀白始終不知這絲若有若無的力量,為什麼會存在他體內。

「翰墨!煙柳兒!」

好不容易咳順了氣,紀白那慘白的臉龐,逐漸扭曲了起來。

「哈哈,紀白,雲州郡城第一天才少年?世人眼中的英雄?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他娘的就是一狗熊!不不不,狗熊都比你強!」

「紀白,現在看清楚了嗎,你,永遠不過是一個卑賤的廢物,我翰墨,才是雲州城的第一天才!」

「紀白,來來來,告訴我你現在是什麼感覺……不服啊?不服爬起來干我啊!」

「好好活着吧,苟延殘喘的廢物!哇哈哈哈哈……!」

當日翰墨的聲聲獰笑,魔咒一樣始終響在紀白的耳畔,宛若一根根鋒利的錐子,狠狠扎進他的心魂深處!

翰墨那張因噙滿變態的快感,而猙獰扭曲的臉龐,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之中,再也無法磨滅!

「翰墨……!」

紀白的呼出變得急促,整個身子都開始顫抖起來,雙拳緊握,將指關節都握出一片「啪啪」脆響。

「我不甘心就這樣成了廢物……翰墨,還有柳煙兒,我紀白,在此對天發誓,必**們!」

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後,紀白開始嘗試重新凝聚玄氣淬體。

只是,沒有了武脈,任憑他如何努力,體內的玄氣,卻始終無法凝聚。

「我不信!」

紀白嘴裏低吼一聲,神色如同受傷野獸般的寫滿了瘋狂。

忽然他胸腔之中一陣翻江倒海,一口濃血,自他嘴裏猛噴了出來。

緊接着,一道蒼老的聲音,自他腦海晨鐘暮鼓般的響起:「鴻蒙之墓開啟,從此,普天之下,皆為螻蟻……」

「鴻蒙之墓……」

紀白的腦袋嗡嗡作響,愣在那裡徹底懵逼了。

尚未反應過來,坐在石台上的他,突然間憑空消失了。

下一個瞬間,紀白出現在了一片荒古之地中。

在他的前面,是一座古老的灰色石塔。

石塔成四方形,高達數十丈,一共有九層,靜靜矗立在前面。

死寂籠罩四野,沒有一絲聲響,令紀白能夠清晰聽到自己的心跳,體內的血液,似是在一點點凝固着。

整座石塔透着亘古,神秘的氣息,一看就知道經歷了滄海桑田。

在古塔的正面,刻着四個字:

鴻蒙之墓!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