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超級醫仙小說(蘇牧,王大勇)免費閱讀

超級醫仙小說(蘇牧,王大勇)免費閱讀

2022-04-20 16:00 作者:夢裡戰地

章節介紹

你是醫生?略懂,略懂!你是殺手?略懂略懂!略懂是什麼意思?各位:我無敵,你們隨意……

在線試讀

第1章 女人沒一個好東西

精彩節選

「蘇牧,帶這位女士去彩超室!」

「是,王醫生……」

蘇牧緊忙應了一聲,對着微信道「寶貝,我又要去忙了,你在外國照顧好自己,愛你,么么噠!」

話落,蘇牧咬了咬牙,轉過去一千塊!

「叮咚!」

一千塊被瞬間接收,隨之而來,一道吳儂軟語的御姐聲音,帶着幸福的味道「老公,愛你,么么噠!」

蘇牧嘴角上揚,滿足的將手機放進口袋,拍了拍上衣口袋!

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暗紅小盒,貼心而放,裏面放着一枚求婚戒指,這是他的精神寄託,還有三天,自己的寶貝就回國了!

在蘇牧的腦海中,畫面已經演練了幾百遍,接機擁吻,燭光晚宴,浪漫求婚……

「蘇牧,磨磨唧唧的幹嘛呢?還想不想幹了?」

一道不耐煩的聲音,打斷了蘇牧的思緒,急忙向著診室跑了進去!

王大勇四十多歲,放射科門診主治醫生,身形微胖,有些卸頂,戴着一副金絲眼鏡,將單子拍在桌上「我說你怎麼回事?獃頭獃腦的,一點眼力見都沒有,還想不想過實習期了?」

蘇牧緊忙賠笑,沒辦法,自己的實習導師,過不過實習期就是人家一句話的事

「對不起,王醫生,我馬上去!」

蘇牧急忙拿起單子,眼角撇了一眼,人流單?

對於這些,他早已見怪不怪,現在的年輕人,絲毫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不像自己跟寶貝,大學三年守身如玉,未越禁地一步,靈魂的愛戀,不未世欲,一定要把愛情的結晶,留到那神聖的新婚之夜!

王大勇看見蘇牧就煩,沒錢,沒人的廢物玩意,分到自己手下,別說送禮,連頓飯都沒表示,在看看別的醫生,名利雙收到手軟!

「看什麼看,你要看得懂,還要我們醫生幹嘛?」

王大勇面色一沉,沒好氣地說著,他已經打定主意,一定讓蘇牧過不了實習期!

看一個人流單子,要什麼技術含量?

蘇牧心中腹誹,不敢得罪王大勇,急忙賠笑「是,王醫生說得對!」

「滾滾滾,別在我眼前煩我,獃頭獃腦的廢物玩意!」

王大勇不耐煩地擺着手,蘇牧敢怒不敢言,緊攥着醫療單轉身,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將單子拍在王禿子的臉上!

「嘎吱!」

醫務簾被拉開,一名打扮時髦的妙齡女子走了出來,頓時,四目相對!

「嘩啦……」

醫療單子散落一地,蘇牧如遭雷擊,不可思議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大腦一片空白,夢吟般的喃喃道「寶貝……」

王夢媛怎麼會出現在這?她不是三天後才回國嘛?人流?

王夢媛同樣錯愣地呆立原地,驚慌失措的捂住嘴,滿是慌亂!

王大勇看着滿地的狼藉,頓時大怒「蘇牧,你在幹什麼?你個廢物玩意,連幾張紙都拿不動,你是殘疾人?養條狗都比你強,還想當醫生,你給我滾回去養豬吧你……」

蘇牧身形一個踉蹌,面色蒼白如紙,難以呼吸,耳邊一片轟鳴,根本聽不清王大勇在說什麼,只知道王大勇戳着自己的腦袋,張着大嘴,唾沫星子噴了自己一臉!

「蘇牧,老子跟你說話呢……」

王大勇看着呆若木雞的蘇牧,怒火中燒,一把拎起蘇牧的衣領,破口大罵「我……」

蘇牧恍然回神,有些迷茫地看了一眼王大勇,旋即無邊的怒火充斥胸口,大吼一聲「我槽你嘛……」

「啪!」

一巴掌,狠狠地抽在王大勇的臉頰上,整個世界似乎都清凈了!

王大勇愣了三愣,旋即如同被踩住尾巴的耗子,猙獰大吼「廢物,你居然敢打我……」

抑制不住的憤怒,讓蘇牧渾身顫抖,惡向膽邊生,一腳踹在王大勇的腹部「老子打的就是你!」

王大勇撞翻桌椅,摔了個七葷八素,震怒無比「蘇牧,你廢了,我要開除你……」

蘇牧猛地看向王大勇,王大勇呼吸一滯,驚恐不已,他無法想像,那個任憑自己打罵的廢物,怎麼會變成這樣!

蘇牧如同憤怒的野獸,那無處宣洩的怒火要把自己憋炸,拎起一把椅子向著王大勇走去!

「蘇,蘇牧……你要幹什麼?我警告你,你……你別亂來……」

王大勇面色狂變,心底冒出一絲涼氣,聲音尖銳大喊着,久居『上位』的態度,讓他的自尊心不能像蘇牧低頭!

「王禿子,你大爺的……成天廢物長,廢物短,我是你爹,你身為醫生,毫無醫德,私收紅包,調戲女護士,還戳我的頭,開除我?老子先開了你……」

蘇牧大吼一聲,直接將椅子拍在王大勇身上!

「啊……」

一聲慘叫,響徹半個醫院!

蘇牧將白大褂脫下,扔在王大勇身上,啐了一口,轉身走了出去……

……

醫院大院!

烈日炎炎,熱風吹拂,蘇牧卻冷得渾身顫抖,絕望,憤怒,迷茫,充斥着蘇牧的身體!

「蘇牧,你聽我解釋……」

這時,王夢媛追了出來,一把拉住蘇牧!

蘇牧回身看向王夢媛,王夢媛很漂亮,上學的時候便是校花級別,大學熱戀,不知羨煞了多少人!

長相好,學歷好,都說蘇牧走了狗屎運,蘇牧也如此覺得,所以他更加的努力,一切都為了愛情……好一個見了鬼的狗屎運!

「解釋什麼?解釋你怎麼跟別的男人上床?解釋你恰巧沒戴套?」

王夢媛眼眶瞬間紅了,緊緊抓住蘇牧想要抽回的手「蘇牧,你知不知道我一個人在國外多難?你憑什麼這麼說我?」

「憑什麼?」

蘇牧忽然笑了,笑得很慘,旋即大吼道「憑我每天都要跟你打兩個小時的視頻電話?憑我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打兩份工,省吃儉用的錢全部轉給你?」

「你問我憑什麼?憑這些夠不夠?如果不夠,還有它!」

蘇牧將那貼心而放的盒子扔在地上,一枚戒指滾落而出,映着陽光,是那麼刺眼!

王夢媛瞳孔一縮,急忙撿起戒指,笑道「你是要跟我求婚?好呀,你求,我馬上答應你……」

蘇牧突然覺得很可笑,很諷刺,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夢媛,嗤笑一聲,轉身邁步離開!

「蘇牧,你給我站住,你憑什麼這麼對我,我來打胎,他給了我五十萬,你卻給了我一千,你有什麼資格吼我?」

王夢媛急了,急忙抓住蘇牧的衣衫,委屈的淚花流了下來!

蘇牧轉過身形看向王夢媛,眼中儘是不可思議,她到底是怎麼說出的這些話?他忽然覺得,自己愛了幾年的女人,很陌生!

王夢媛急忙將戒指戴在自己手上「蘇牧,我知道你愛我,我也愛你,我現在身上有一百萬,只要我們在一起,這些都是你的,我愛你,蘇牧……」

說著,王夢媛就要抱住蘇牧,蘇牧猛地推開王夢媛「滾,你讓我噁心,真噁心!」

蘇牧的夢徹底醒了,心也徹底碎了,沒什麼值得流連的,轉身毅然離開!

王夢媛噗通坐在地上,大吼道「蘇牧,你個渣男,我把所有的青春和愛都給了你,你就這麼一走了之,蘇牧,你這個不負責任的渾蛋……」

「去你祖宗,去你全家,傻缺,傻缺……」

蘇牧腳步飛快,頭也未回,不知道是在罵別人,還是在罵自己……

……

夜!

金陵市,zero酒吧!

昏暗的燈光,重金屬般的迪音震得人耳膜生疼,人群忘情地扭動着自己的身軀!

卡座處!

蘇牧出手豪氣,滿桌的XO,人頭馬!平日里,蘇牧是屬於一分錢當成七份花,現在不用了,因為夢醒了,要錢還有什麼用?

蘇牧醉眼迷濛,一飲而盡「不就是錢嘛?錢是王八蛋!」

「哥哥……一個人嘛?」

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走了過來,很是自來熟的坐在蘇牧身邊!

蘇牧看了一眼女子「誰是你哥?滾,女人,沒一個好東西!」

女子滿臉怒色站起身形「槽,都是出來玩的,裝什麼大頭蒜?」

女子站起身形離開,搖曳着身姿將目光放到下一個凱子身上,蘇牧搖頭晃腦,他已經拒絕了四五名這般的女子,一心買醉!

就在今天,他成了綠王八,成了整個醫院裏的笑話,愛情?女人?呵呵……

「噗通……」

這時,一道身影踉蹌着撲到蘇牧身上,蘇牧本就喝了不少,一晃之下,頭昏眼花,差點吐出來,看着懷裡的女人,儘是不耐煩「煩不煩?女人,滾開!」

話落,一推之下,女子噗通倒地,蘇牧自顧自的喝酒!

女子同樣醉意盎然,搖晃着身子站了起來,一屁股坐在蘇牧身邊,拿起一瓶酒直接灌入口中,蘇牧也不理會她,兩人就這般自顧自的喝着酒!

片刻後,本就不勝酒力的蘇牧,只感覺頭昏眼花,天旋地轉,端着的酒杯,始終送不到嘴裏,全部灑在了地上,周而復始幾次,如同都是被他喝了一般……

這時,旁邊的女子一把摟住蘇牧的脖子,簡直比蘇牧醉得還凶「帥哥,你是不是不開心?我給你講個笑話?」

旋即,也不管蘇牧說什麼,自顧自的說道「其實,我是個大明星,很多人都喜歡我,但是我父母不喜歡我,你說好笑不好笑……哈哈……」

蘇牧繼續倒着酒,搖頭道「不,不好笑,我也給你講個笑話?我女朋友在外國,給別人當女朋友……」

……

金陵市,貧民區!

出租屋!

蘇牧邊走邊吐,回到家開門,全憑着意志力了!

僅僅一個開門,似乎是耗盡了蘇牧全部力氣,一陣天旋地轉!

「閃開!」

女子一把推開蘇牧,踉蹌着徑直走了進去,噗通一聲倒在床上,蘇牧踉踉蹌蹌跟了進去!

出租屋大概十八九平米,一張床,一個柜子,一個衛生間,便是全部設備!

蘇牧走到柜子前,指着爛醉如泥的女子「起來,再喝!」

蘇牧依靠着柜子,好像摸到了什麼東西,拿起一看,正是自己跟王夢媛的相框,蘇牧眼神迷茫,旋即對着照片啐了一口!

用盡全力找來一個火盆,又找來一個打火機,然而,點了半天都未點燃,旋即拍了拍腦袋,走到床櫃前,拿起一本泛黃的古書!

「醫術無雙?針道?」

蘇牧愣愣地看着醫書,這本古書從小到大陪他長大,看了不知多少遍,幾乎倒背如流!

「醫?醫個屁,能醫出來五十萬不?能給我醫出來個女朋友不?廢物,大廢物……」

蘇牧不知道是罵自己,還是罵古書,旋即將古書撕下來一頁點燃,放進火盆里,然後便將整本放了進去,緊接着又把相片放了進去,瞬間燃燒了起來……

忽然,七彩光芒大盛,瞳孔七彩斑斕,似是什麼東西直接鑽進了蘇牧腦海里!

「陰平陽秘,精神乃至……人以天地為氣生,四時之法成……」

什麼鬼東西,蘇牧猛的一個激靈,揉了揉眼睛,那火盆之中依舊燃燒着火焰,並無任何異常!

蘇牧晃晃悠悠站起身形,忽然,一件黑影蓋在了蘇牧的頭上!

「什麼玩意?」

蘇牧拿下一看,居然是內衣?

順着方向看去,床上的女子正脫着最後一件衣衫,白花花的胴體映着月光,泛着光澤!

纖白修長的手指,不時滑過自己的身體,似是飲酒過度,雪白的肌膚摻雜着誘人的緋紅,看得讓人口乾舌燥!

「女人,呵……沒一個好東西!」

蘇牧似乎是清醒了一些,但依舊頭昏眼花,身子一歪,倒在了床上!

忽然,一條雪白,修長的大長腿壓在蘇牧身上,緊接着白藕般的手臂纏繞在了自己脖子上,蘇牧偏過頭,此時女人離蘇牧不過幾公分的距離!

曖昧的動作,迷人的體香,特別是那張絕美的臉頰,讓蘇牧熱血沸騰,腎上腺激素飆升,但還保持着最後一絲理智!

「嗯?」

一聲嚶嚀,似乎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絲稻草,就像火山爆發一般,蘇牧『反客為主』目光通紅,喘着粗氣「女人,沒一個好東西……」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