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征途小說(李晨 簡介)免費閱讀

征途小說(李晨 簡介)免費閱讀

2022-04-20 16:01 作者:征途

章節介紹

事會變,人也同樣,他卻不知道,現在的李科依舊清晰記得以往的種種,腦海深處的莫名聲音也讓他知道,他不能活在這溺愛中,她不可此世無用,雖然現在他依舊只是個單純的孩子,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自己會聽到這些,但他就是如此單純的知道自己要變的強大!

在線試讀

第1章 .加入

精彩節選

李晨轉身平靜下來,看着窗外的大雨若有所思,突然轉過身來,看着正抱着孩子的凌二人道「既然這孩子出生在這大雨天,乾脆取名李科吧,木合水,你們同意嗎?」李白二人自然是沒有什麼不妥,欣然同意,而李晨卻是全然忘記了自己之前精心取下的名字,人老易忘事啊!而他們卻沒有注意到,李科的小嘴輕輕的動了動,呼出一口放鬆的白氣,如釋重負一般。

隨着李科的加入,這個家彷彿初次變的完整了,一家人也將李科視作珍寶,尤其是李晨,甚至超過了李白和柳岩了。不過,隨着李科一天天長大,李晨卻逐漸的一改常態,越發的嚴肅,因為他心中很清楚,以往的時日,以李科這麼小地年齡是不會記得的,而隨着他逐漸長大,他便會開始記得清楚,若再如從前一樣,只會變成溺愛,而這樣的溺愛,反而會使李科變的無能,只會害了李科一生。

事會變,人也同樣,他卻不知道,現在的李科依舊清晰記得以往的種種,腦海深處的莫名聲音也讓他知道,他不能活在這溺愛中,她不可此世無用,雖然現在他依舊只是個單純的孩子,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自己會聽到這些,但他就是如此單純的知道自己要變的強大!

……一晃已經四年過去了,李科也馬上五歲了,這幾年他倒是讓人很省心,不但沒有同齡兒童那種調皮。

李晨負手站立在窗前,看着天空自言自語,「既然要光復我李家,又怎能沒有實力,再過一年,我便開始簡單的訓練與他。「父親,」李白不知何時來到李晨身後:說吧,什麼事」,李晨依舊看天,他明白這是多麼大的一副擔子,背負在李科身上他也不忍,「不知道父親對雨兒有什麼安排」?李晨當然知道他想說什麼,轉過身子,看着滿臉焦慮的李白輕嘆一聲「這就是命運啊,如若不行,我會停下地,我打算從明年開始,親自訓練科兒」,李科默默點頭,悄然離去了。

紫雲山腰,一個必矮小並且略顯笨拙的身影正喘着粗氣,汗水寖**他的衣衫,只見他再次撿起一塊大約兩個拳頭大小的石塊,助跑三步,豁然擲出,這塊石頭雖不是很大,但對於此時的他卻是相當大了,只見這塊石頭畫出一個漂亮的弧線,一直飛到了滿地石塊的前方,小孩終於笑了,仔細看去,正是李科。此刻他的小臉也泛起紅暈,大概是這一次用力過猛氣血上涌了。擦去身上的汗水,李科徑直走到一棵樹下,盤腿吐納休息,雖然並未習得什麼心法,但這最簡單的吐納卻是人人皆知,深吸一口氣,停下三秒呼出,再停三秒再吸氣,如此重複,不久李科逐漸進去了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吐納已是麻木的慣性進行着,此時的李科卻是非常的放鬆,甚至於自言自語起來:「我一定要努力變強,這不僅為了彌補爹爹的遺憾,更是為了爺爺這些年的付出,不僅為了光復李家,也是為了成就自己,家人對我的期盼,心中的神秘呼喚。我要變強,才能做這些想做的事,所以,變強吧。」

說來也奇怪,李科不僅沒有同齡小孩的頑皮,更是如此的早熟,當然了,這也來自外界的莫名壓力吧,李晨地顧慮卻是有些多餘了。睜開眼,全身卻猛的疼痛起來,看來這樣的練體已經讓李科有些吃不消了,已是黃昏,看看天,便準備回家了,剛欲起身,卻猛的發現灌木從里一陣晃動,李科立刻飛奔過去,撥開灌木從,卻被眼前的場景嚇住了,一隻小豹,皮毛還沒有長好,眼睛也還沒有睜開,肚子上卻有一道傷疤,血流了半身,奄奄一息了,李科心裏一急,趕忙脫下衣服包住小豹,掉頭就往家沖,完全忘記了身上的疼痛和思考的時間。

數分鐘後,樹葉飄落,卻突兀的出現了一名黑衣男子,望着李科遠去的方向,咧嘴一笑,「小傢伙,記住我的恩情哦」,話音落下,身影卻已消失不見,林子又寧靜如初,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5李科飛奔回家中,李晨此時正在院里練功,哐的一聲,門被踢開了,李晨一驚,剛要防禦,缺見原來是孫兒李科,立即收手,不禁讓凌辰雲有些生氣,可隨即看到李科懷中正淌着血的小豹時,不由瞪大了眼睛,這是裂雲豹阿,隨即問道:「科兒,這小豹從何而來阿」?李科如實地說出了當時的情況,可當說出口的那一剎那,不覺身體一震,「不對啊,類似豹類都在草原生活啊,有怎會在紫雲山被我撿到」,李科心想道。

聽李科說完,李晨不由眉頭緊鎖,李科回過神來,立刻將懷中奄奄一息的小豹放下,望着李晨道:「爺爺,救救它好嗎?」李晨雖說不是什麼大善人,倒也是個良善之人,二話不說,近身上前,雙手結印負於小豹傷口處,綠光流轉,不久,傷口便停止了流血,結成了血伽,小豹也因失血過多昏睡過去了,看着小豹的安詳,爺孫二人卻感覺謎團重重,「哎!不管了,一隻小豹而已,有什麼?」聳聳肩,李科便抱着小豹與爺爺告別了,待的走後,凌辰雲這才顯露一點笑意,不過隨即消散。李晨帶着小豹來到自己的房間,一天的修鍊已經讓他很疲憊了,加上還要瞞着家人,以免家人為自己擔心,所以都盡量少的和爺爺在一起,以免暴露了,這多重壓力讓他倒頭便睡著了。不久後,門被輕輕的推開,溫柔的月光撒在李科的身上,是柳岩,一天沒有見到李科了,一時心放不下便來看看,柳岩坐在床頭,輕輕的撫摸凌雨的頭髮,竟有一絲落寞,呆了一會兒,為李科蓋好被子便出去了,也帶走了李科臉上的月光,李科已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看着母親離去,紅潤的小嘴掀起一抹笑容。

這一次睡得特別的香甜,特別的沉,一片黑暗裡,忽的出現了一縷藍光,仔細看才發現這是個略顯虛幻的小人兒,奇怪的是,這小人兒卻與李科有幾分神似,藍光人影虛眯着眼睛,卻是在思索着什麼,「這小豹似乎有點不對啊而且雖然微小,但卻的的確確有木之源氣的味道,這倒是有點不尋常,算了,日後在調查吧,我倒要看看這小子能堅持多久,如果真的符合我的標準,我倒則不妨該出現啊,就看你是否堅定吧!」說罷又消失不見了,彷彿從來沒有這個人一樣,但是隨着他的消失,李科身上卻泛起一抹藍色,逐漸的覆蓋周身。

翌日清晨,陽光打在李科身上,時過半晌,李科才迷迷糊糊的起身,陽光照着他不由虛眯着眼睛,活動了一下手腳,卻是一個利落的跟頭翻下床,李科驚喜的發現,昨日的酸痛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充盈的力量質感,再次變的生龍活虎起來,這倒讓的李科驚喜萬分,一度以為自己天生異體呢。收拾好後,第一件事自然是去見家人,一家人吃過早飯後李白便去工作了,李白在鎮里的**做管事,儘管他修鍊不行,但卻有一個聰明的頭腦和能力。而柳岩則依舊做每日瑣碎的事情,其實她最想的還是和李科在一起,李科當然也知道,所以總是到下午才出去做自己那秘密的事情—練功。李晨則是一天往城裡去,然後練功,也真是個閑不住的老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