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純禽帝少:嬌妻火辣辣小說(江雲婧小說)免費閱讀

純禽帝少:嬌妻火辣辣小說(江雲婧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0 16:02 作者:三點水

章節介紹

  結婚後,她受盡凌辱,更失去了一個女兒   他和她之間隔着一條命   卻沒想她早己在他心中種下了根   待看盡世態炎涼,終於她決定重新為自己而活   男人卻更是日日夜夜不放過她……

在線試讀

第1章 我為什麼要救她?

精彩節選

總裁辦公室里。

江雲深坐在寬大的椅子上,冷峻着面龐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女人。

「我求求你,求求你讓我見見女兒,你不能帶走她,她目前的身體狀況不好,經不起這麼折騰。」林妤珊跪倒在地,抓着男人的褲腿,哀求着。

林妤珊仰頭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他一襲剪裁有度的西裝,稜角分明的輪廓,英俊的面龐帶着冷意,那雙墨眸,從始至終,無動於衷,盯着她。

「她準備出院了,放棄治療,是死是活,看她的造化了!」忽地,江雲深傾身向她,手指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顎,看着傷心欲絕的女人,他唇角勾起淺淡的弧度,略帶着諷刺,「況且……我為什麼要救她?」

看着近在眼前的女人,她巴掌大的小臉上滿是淚痕,盡顯着凄楚,她穿着職業裝,白色襯衫,半身裙,低領的襯衫,毫無形象的跪倒在他面前。

這副狼狽不堪的景象跟在公司那個清高的秘書,截然不同!他冷笑。

「江雲深,她是你的女兒!你怎麼能這麼狠心!?」林妤珊顧不上下顎的疼痛,通紅的眸子對視上近在咫尺的男人。

「我的女兒?當年要不是你設計,怎麼會有孩子!像你這樣陰險歹毒的女人,不配為我生孩子!」

「那沈碧瑩就配是嗎?」她笑,笑得絕望。

驟然,江雲深脖頸處青筋暴露,鉗制住她下顎的手瞬間轉移到她脖頸,攥緊。

「咳咳……松、鬆手……」林妤珊痛苦的抓住他的手腕,掰扯着,奈何跟他的力量懸殊,怎麼都扯不開。

「如果當年不是你,她怎麼會出事!是你逼走了碧瑩!都是你——」江雲深暴怒,朝着她嘶吼,掌中的力道不住加重,待看見林妤珊快要喘不過氣來時,他眼神微眯,猛然鬆開。

鉗制她的手一鬆開,她整個身子倒地,手順着脖頸,大口喘着氣。

林妤珊看着天花板,笑了,甚至笑出了聲。

這幾年,她一直都處在水深火熱當中,笑着笑着,笑累了,眼角滑落一行清淚。

聽見穩健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驀地,陰影籠罩,江雲深眼潭帶着深深的厭惡,他厭煩的扯了扯領帶,「不要再煩我。」

扔下這句話,離開。

林妤珊登時清醒,她瞬間從地上站起,慌亂跟上去。

看着江雲深已經走到辦公室門口,她匆忙攔截過去,雙臂張開,「我要見小小,請你讓我見她。」

「小小沒你這麼陰險狡詐的母親,你不配!」江雲深不耐煩的繞開她,卻被她再次堵截住。

「求你,雲深……」林妤珊眼眶通紅,凄楚的看着他。

江雲深唇角微勾,「好啊,那就取悅我。」

最後三個字,他的眼潭冰凍至極。

林妤珊內里做着爭鬥,忽地,她眼神變得堅毅,「好。」她微顫的開口。

腳步向著辦公室里的休息間走去,剛走兩步,手腕一緊,她被他抓住,「在這裡。」

「什麼?」她怔愕,在辦公室里,他不是沒要過她,但都是在休息室。

「不願意,就滾。」

眼見江雲深又要離開,她忙出口,「我願意!」

江雲深打量着她,清冷的眸底附帶一絲玩味,靜靜等待着她。

窗明几淨的窗戶,清晰可見的藍天白雲,她咬了咬唇,垂落在身側的小手,攥緊了鬆開,手慢慢向著自己的衣服伸去。

手在觸碰到他紐扣前,被他猛地抓住,將她抵觸在牆壁上。

「這麼寂寞難耐?」

他猛地鬆手,她整個人跪倒在地。

江雲深居高臨下的望着跪倒在他面前的女人,眼底浮現一抹厭惡,修長的食指挑起她的下顎,同時也阻止了她的動作。

「你做得很好。」江雲深嫌棄的表情溢於眼底,「可我嫌臟,你這犯賤的樣子,叫人噁心。」

林妤珊小臉泛白。

她眼神幽怨的看着他,江雲深眼底滿是嗤笑,「你想要見小小,可以,代替我見王總,簽下招標的合同。」

看着江雲深嘴角勾起似有若無的笑容,她渾身冰冷。

王總好色,在商業界是出了名的,他為了簽約,讓她去陪別的男人。

林妤珊心如死灰,小臉煞白。

「怎麼?身為總裁的貼身秘書,這不是你應該做的?」江雲深身子微彎,腦袋俯在她耳畔,薄唇傾吐,「你不想見小小了?不想看看她過的什麼樣子,是死是活?」

小小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他準備將小小轉移到了更高級的醫院治療,卻不准她見,甚至騙她。

因為,她根本就不配當母親!

「我去。」林妤珊脫口而出,末了,眼底透着絕望,「我要見小小。」

驀地,身前的男人離去,她坐在冰涼的地板上,獃滯着。

好一會兒,她將凌亂的衣服整理好,步履不穩的出了辦公室。

出了公司,剛才晴空萬里的天空,此刻已經烏雲密布,像極了她的心情,她在路邊等候,上了車,朝着醫院方向而去。

江雲深不讓她見小小,她卻仍舊日復一日的去守候。

到了醫院,電閃雷鳴,下起了小雨,緊接着變成了傾盆大雨。

狂風席捲着暴雨,她腳步加速。

突然聽見了前方一陣吵雜的聲音,她向前走了兩步,從醫院的大門口向里望去,頂樓天台那裡,有個瘦小的身影站在那兒,在狂風的席捲下,那瘦小的身影搖搖欲墜,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可能。

而一群人站在雨中,擔心的看着樓頂的瘦弱的人影,是一個孩子?

她的一顆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裡,那抹身影有些熟悉。

小小?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