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傅先生的心尖寵妻小說免費閱讀

傅先生的心尖寵妻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2 16:08 作者:雲渺

章節介紹

見色起意,國民女鵝雲渺上了大佬的賊船本以為從此吃香喝辣,整個江城橫着走哪曾想他偏執成癮,控制成魔,隱婚一年,別說江城,連小小莊園都捨不得她親自走半步只好裝弱扮慫,絞盡腦汁逃跑 奈何大佬手握強權,次次逃跑次次被抓,每次小黑屋警告雲渺哭唧唧,金絲雀誰愛當誰當,她要…

在線試讀

第1章 剛吃飽不宜劇烈運動

精彩節選


桃源。
一處坐落在森林公園內的獨棟別墅,依山傍水,風景秀麗,既有天然溫泉,又有無邊泳池,其他生活設施一應俱全。
在別人看來,這就是天然氧吧,世外桃源,隱藏在鬱鬱蔥蔥之間的愛麗絲仙境。
可在雲渺看來,這就是一棟鑲着金邊的牢籠。
而她,就是被傅允承圈養在牢籠里的金絲雀。想飛,卻怎麼也飛不出去。
距離上次出逃被關已經第三天了,傅允承那個王八羔子還沒現身。
雲渺有些沉不住氣了。
小嘴一撇,金豆子就掉了下來。
眼淚染**卷翹的睫毛,也哭花了白嫩的小臉,跟個小花貓似得,別提多可憐了。
傭人聞聲而來,慌的不知所措。
「太太,您這是怎麼了?」
雲渺一把鼻涕一把淚,哭的梨花帶雨,「給傅允承打電話,告訴他,我不活了······」
這小姑奶奶可是傅爺的心尖尖,別說是哭了,稍微噘下嘴,傅爺都心疼好幾天。
所以壓根不等雲渺把話說完,立馬有傭人跑去給傅爺打電話。
雲渺見狀,嚎的更大聲了。
她就是要讓姓傅的聽見,讓他快點回來。
果不其然,也就用了二十分鐘的時間,一身貴氣的傅允承風塵僕僕從外面進來了。
肩寬腰窄,頎長挺拔,走路帶風,舉手投足之間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迷人和矜貴。
尤其是那張刀削斧刻的臉,用任何詞語都不足以形容。
雲渺和他在一起一年多了,每次看到他還是忍不住心顫。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帥的男人?
只可惜——
心理變態!
再帥也不能當飯吃。
不然她也不至於幾次三番的背起小包袱跑路。
奈何沒有一次成功的,想想就生氣!
斂下眸底的精明,她直接起身,朝他跑了過去。
可能是在地上坐的時間太久了,腿麻。
奔向他的時候小腿一軟,差點摔倒。
好在男人眼疾手快,一把勾住了她的細腰,穩穩地將她帶進了懷裡。
「老公~」小臉緊貼他的胸膛,洶湧的眼淚浸**他的衣裳,哭的停不下來。
男人眉頭緊蹙,滿眼心疼,周遭的空氣似乎都凝結了。
「不哭不哭,告訴老公誰惹我們渺渺生氣了?」
小丫頭演技上身,委委屈屈的扁嘴,「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心臟狠狠抽痛,男人箍在小丫頭的細腰上的手臂,摟的更緊了。
「傻瓜,我不要誰也不可能不要你啊。」
「你是我的命啊。」
小丫頭仰起頭來,不服氣的冷哼一聲,「那你幾天沒回家了?」
「你知不知道你不在家的這幾天,我的心口就好像壓了一個大石頭,壓的我喘不上氣來,覺得做什麼事情都沒勁······」
「一個人待着就想哭,甚至——」
幽暗的黑眸在她楚楚可憐的小臉上轉了轉,眉心處的褶皺更深了,「甚至什麼?」
雲渺咬唇,怯生生的垂下頭,「甚至······」
「想從這兒跳下去。」
目光微微一縮,傅允承的心瞬間揪成了一團。
錐心的疼。
「渺、渺渺······」向來喜怒不行於色的他,難得也有慌亂的時候。
雲渺知道他信了,漂亮的眸底划過一抹暗芒。
可當抬起頭來,與他對視,眼底蓄淚,雙目通紅,故意擾亂了傅允承的心緒。
「老公,我怕——」
「我怕我有一天真的從這兒一躍而下,你可怎麼辦呀?」
傅允承勾唇一笑,笑容如罌粟花一般絢麗,「那我······」
「就陪你一起跳下去!」
雲渺雙肩狠狠一顫。
她心裏清楚,這事傅允承做的出來。
他這個瘋批,沒什麼事情是他做不出來的。
狠狠咬唇,抽泣都被嚇停止了。
看來裝抑鬱這事還得從長計議。
「咕嚕咕嚕——」
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呢,小肚肚叫了。
「餓了?」
溫熱的氣息落下,好似電流,酥**麻的,惹的雲渺渾身顫慄。
她沖傅允承忽閃着無辜的眼眸,乖巧點頭。
「走,老公帶你去吃東西。」
輕輕抬手,將她抱了起來。
她的體重很輕,輕的讓傅允承心疼。
即便是每天變着法的讓廚房給她做全世界的美食,可就是不長几兩肉,傅允承很發愁。
太瘦了,不利於健康,摸起來也硌手。
餐廳里。
傅允承就把小丫頭放在自己腿上,親自喂她吃東西。
不知道餓了多久,吃什麼都大口大口的,傅允承很是滿意。
「嗝~」一不小心打了飽嗝,雲渺害羞一笑,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小肚子,「吃飽了呢。」
「你吃飽了,是不是該讓老公填飽肚子了?」男人喉結滑動,似乎帶着某種克制。
雲渺小臉一白,呼吸急促着。
「老、老公,我剛吃飽不宜劇烈運動······」
傅允承低頭,朝她靠近,溫熱的氣息緊緊將她包裹。
雲渺緊張的直吞口水,僵在他懷裡一動不敢動。
直至傅允承低笑出聲,她才一臉茫然的抬起頭來,對上了他無限寵溺的眼眸。
「小腦袋瓜想什麼呢?我說的是吃飯,你指的是什麼?」
得知自己想歪了,雲渺小臉漲紅,羞得要命,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她這麼純潔的小姑娘,怎麼會想歪呢?
都是被傅允承這個壞蛋耳濡目染給帶壞了。
怪他!
都怪他!
羞答答的從他懷裡掙扎開,趕緊噠噠噠的跑上了樓。
躲到房間,還一臉羞臊,不安的雙手奮力揉搓着傅允承買給她的毛絨兔子,兔耳朵差點沒被她給揪掉了。
而樓下就餐的男人,一邊慢條斯理的吃着東西,一邊跟管家、傭人了解他家小寶貝的這幾天的情況。
得知她這三天時間裏不哭不鬧,經常一個人坐在窗前發獃,男人俊朗的臉上浮了一層陰鬱。
難不成,真的有了抑鬱症的傾向?
心臟狠狠咯噔一下,手中的刀叉拍在了桌子上。
「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不早通知我?」
管家、傭人渾身一顫,差點沒嚇得當場跪下。
只是不等她們解釋,這位脾氣陰晴不定的爺已經蹬蹬蹬上了樓。
幾個人拍着胸口,長長的鬆了口氣。
······
樓上卧室。
傅允承轉動門把手沒能將門打開,陰沉的面色又黑了幾分。
「渺渺——」
傅允承輕聲細語的叩門,哄着小丫頭開門。
「上次不是想去採摘?還要不要去?」
話音落,房門『砰——』的一聲被打開了,小丫頭一蹦一跳的探出頭來,眸子亮晶晶的。
「真噠?你真噠帶我去?」
傅允承抬手,將她整個人禁錮在懷裡,恨不得揉碎了,撕開了,裝進他的身體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