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石破天瘋了嗎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石破天瘋了嗎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2-04-22 16:12 作者:石破天

章節介紹

傲家作為玄天城三大家族之一,地位崇高,族中高手眾多,更有數名神冥武者坐鎮,威望極盛,一般家族勢力不敢招惹今日傲家上下一片肅然,空氣中瀰漫著強烈壓迫感和肅殺氣息 傲家重地的....

在線試讀

第一章 丹田被廢

精彩節選

傲家作為玄天城三大家族之一,地位崇高,族中高手眾多,更有數名神冥武者坐鎮,威望極盛,一般家族勢力不敢招惹。今日傲家上下一片肅然,空氣中瀰漫著強烈壓迫感和肅殺氣息。

傲家重地的議事大殿,此時人滿為患,傲家核心人物基本到齊,包括家主傲天龍,九大長老,甚至連太上長老傲道塵也被驚動。

大殿正上方擺着四張龍雕紫玉座椅,除了身份超然的傲道塵和家主傲天龍外,還有來自三大家族之一石家的貴客,石家家主石海彪親臨,還有一位更不得了,石家第一高手——石破天,九品神冥境強者,離傳說中納靈境不過一步之遙。

石破天不僅是石家第一高手,在整個玄天城除了城主府那位老祖能與之相媲美,無人能比,他的到來給傲家帶來巨大危機。大殿上聚集着傲石兩家高手,在大殿之上有一跪一躺兩道身影。

石家家主石海彪,劍眉星目,氣質儒雅,不似心狠手辣之人,卻滿腹陰謀,一臉和善,內心陰暗,實乃吃人不吐骨頭的人物,餘光掃了眼老祖,見其眼中充滿殺機和怒火,心中已有定論,輕咳一聲,平淡道:「天龍兄,我侄兒長空身負重創,丹田被廢,從此淪落成廢人,這筆賬你覺得如何了結呢?」

濃眉大眼,一頭赤發的傲天龍,炯炯有神的瞳孔中爆發出強烈精芒,修為造詣極為高深,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那個稍顯消瘦的身影,心中苦澀,石家前來興師問罪,此事不能善了,可眼前少年是自己親兄弟唯一骨血,不能不保,深吸一口氣,轉過頭,言語有些僵硬道:「石兄心裏不是已有答案,說出來聽聽!」

石海彪神情微微一凝,他與傲天龍打交道這麼多年,從沒佔過上風,對方雖然粗獷,卻心思如發,處事圓滑,絕非魯莽之人,收斂心神,沉聲道:「長空侄兒丹田已廢,終生不能修鍊,可謂生不如死,而且他是我族破天老祖的後人,所以行兇者必須得到伏誅,並且由我石家人執行。」

石海彪的話一出,整個大殿一下炸鍋了,傲家眾人憤怒無比,對石家要求紛紛斥責,義憤填膺,顯然不同意石海彪的說法;傲家作為三大家族之一,族人骨子裡多少有些傲氣,絕不甘心受辱。讓石家騎在傲家頭上為所欲為,對犯下罪過的那道消瘦身影,沒多少人同情關心,反而心中多少有些怨恨。

「放肆!」

一直沉默不語的石破天突然瞪眼爆吼,怒髮衝冠,鬚髮皆白,滿臉皺紋,精神飽滿的他好像憤怒的獅子,九品神冥境修為釋放,形成一道無形厚重的恐怖精神威壓,撼動空間,震懾四方,讓所有傲家人如墜冰窟,神色驚恐,一臉蒼白,敬畏盯着石破天,實力稍差者已經癱倒在地上。

石破天太可怕了。

嗡嗡嗡,大殿空間在劇烈震動扭曲,石破天有意為之,只有傲家人陷入其中,在無盡絕望中掙扎,痛苦,無助,生不如死……石破天心中一團烈火,來傲家就是想找茬,解決罪魁禍首隻是其一,更重要的是示威。

傲,楊,石三大家族一直明爭暗鬥,都想蓋對手一頭,成為玄天城第一家族。

傲道塵冷哼一聲,直接出手了,八品神冥修為展露捲起反擊,與石破天的精神威壓硬撼。

嘭嘭嘭嘭,一時間兩大強絕厲害的能量在空中進行交鋒,糾纏不休,形成龍爭虎鬥之局面,大殿中桌椅陳設被餘波能量擊中,一個個化為灰燼,有幾人躲避不及,被擊中身負重創,暈死過去。

強烈威能波及,影響四方,具有毀滅力量,整個大殿也在搖曳,隨時都會坍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石破天釋放出的威壓有一縷攻擊的是那道跪着的身影。

傲雲龍就是傲石兩家這次衝突的導火線,因為他廢了石長空,石長空實乃草包紈絝,十足的混蛋敗類,壞事做盡,要不是有石破天這個老祖罩住,不知死了多少次。

傲雲龍此次出手,有些衝動,但他內心深處沒有一絲後悔,強忍着渾身泰山壓頂般的威壓,消瘦的身體顫抖着,不是害怕,實在是神冥強者的威壓不是他所能抗衡,就算只有一縷也是生與死的考驗。

滴滴滴滴!

五臟受損,經脈斷裂,骨骼咯咯直響,傲雲龍嘴角,鼻子不斷流血,滴在冰冷的地面上,咬緊牙關,額頭青筋暴起,雙眼充血般,低着頭,默默承受,他不想在石老匹夫面前服軟。

童顏鶴髮的傲道塵神情凝重,一邊全力出手,一邊嚴肅看着石破天,態度強硬道:「石破天,這裡是傲家。」

石破天沒有收手意圖,繼續調動能量與傲道塵拚鬥,暗中加強三分力道,神情冰冷無比,寒聲道:「道塵老弟你很好,敢在老夫面前如此放肆,真以為老夫不敢大開殺戒嗎,神冥境每品代表一個關卡,一個天地,作為傲家最強的你,根本不是老夫的對手,就算整個傲家所有神冥強者聯手,老夫石破天也不怕。」

傲道塵沒有否認,臉色不變道:「看來你想以武壓人了?」

石破天一副志在滿滿模樣,用手撫了一把鬍鬚,眼中閃過一抹得意,坦然道:「是又如何!」

傲道塵意味深長道:「哼,石破天你太狂妄,以為到達九品神冥境我傲家就拿你沒辦法嗎?你不會忘了『雷震子』吧?」

石破天聽到『雷震子』三字,渾身一震,本來準備釋放殺招的他,不由遲疑起來;一旁石海彪等石家強者們也被嚇了一跳,他們早聽說過雷震子的可怕,更知道雷震子絕對能殺死神冥強者,石破天就算九品神冥也不例外。

石破天心田掀起陣陣漣漪,精神威壓悄然無息削弱了幾分,讓傲道塵有了喘息機會,本來強大自信出現動搖,驚詫問道:「怎麼可能?你們傲家的『雷震子』二十年前不是已經損壞了嗎?」

「哈哈哈,石老兄你太天真了,什麼損壞,不過是我傲家放出的煙霧彈,你看看這是什麼?」傲道塵運轉秘法,只見其胸口凸現出一塊,一個造型奇特,釋放恐怖雷電之力的法寶出現,它的出現,釋放的威壓比石破天還要強盛好幾倍,蘊含毀滅萬物的能量,在場所有人全部定在原地,動彈不得,目不轉睛盯着傲道塵胸口,想把『雷震子』模樣看得更真切些,心中充滿震撼和心驚。

幸好『雷震子』出現時間不長,要不然很多人都會因為承受不住那份壓力而爆體而亡;收回『雷震子』的傲道塵臉色蒼白無血,此寶威力極大,以他修為也難以駕馭,損耗巨大。

石破天暗中鬆了口氣,心裏有些發虛,釋放的精神威壓收斂,一臉不自然道:「你真是個瘋子,把『雷震子』吸納進體內,不怕屍骨無存嗎?」

傲道塵收起功力,微微一笑,並無懼色道:「人早晚都是要死,要是臨死前能拉一名九品神冥強者陪葬,也是值得,石兄你說是不是呢?」

石破天看着傲道塵臉上的笑容,怎麼看怎麼覺得邪惡,『雷震子』使他心中一股怒火噴不出來,只能咽下去,這種感覺……石破天不斷深呼吸,好半天,勉強壓制胸中火氣;沉聲道:「別廢話,長空是老夫後輩,血脈至親,現在成為廢物,冤有頭債有主,不能就此了事;你們傲家有『雷震子』,我石家難道就沒秘寶嗎?別逼我不顧一切!」

石破天作為石家最強者,心中是忌憚雷震子威力,但不懼怕,石家能在玄天城挺立這麼多年,不是沒有底蘊。

當然,石破天相信傲家不會為了一個後輩小子,造成兩大家族生死大戰的局面!

傲家石家的高手目光全部鎖定在跪着的身影——傲雲龍,傲家四龍之一傲玄龍獨子,可惜,傲玄龍英年早逝,在傲家傲雲龍最為親近的親人便是大伯傲天龍。

傲天龍與傲道塵暗中傳音,商量怎麼處置傲雲龍;兩人知道石破天因為『雷震子』不敢輕舉妄動,真要袒護傲雲龍,恐怕會激怒石破天,從而招致傲石兩家徹底決裂,以後不知有多少族人因此喪命。

商量再三,得出結論,傲天龍回過神,看着自己的親侄兒,帶着無奈,疲憊和傷感道:「雲龍……是大伯沒用,保全不了你。」

傲雲龍抬起頭,臉色蒼白,毫無懼意,面容清秀稚氣,雙眼明亮有神,看着大伯,他心裏早已明白,十五歲的他心思成熟,知道大伯在這件事上無能為力,跪在地上的他挺直身子,對大伯正色道:「大伯,無須自責;一人做事一人當,大丈夫人行世間,有所為有所不為;廢石長空丹田,侄兒不悔,自當一力承擔,任何懲罰我都願承受。」

躺在傲雲龍不遠處的石長空,渾身是傷,丹田被廢,被裹成粽子一般,只留一雙眼睛和嘴巴在外,怨毒眼神堪比毒蛇,他恨不得喝其血,吃其肉。用沙啞干磨般的聲音結巴道:「老祖宗……我……要他……生不如死……啊!」

石破天早已拿定主意,看着石長河模樣,身上殺氣不自覺冒出來,對傲道塵和傲天龍道:「你們應該商量出結果了吧,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兩位有何要說?」

石破天顧忌雷震子,心中狂妄有所收斂,置傲雲龍於死地勢必會遭到傲道塵和傲天龍反對,不如廢除丹田,成為普通人,這種懲罰對任何一個武者來說都是殘酷的。

傲道塵閉上雙眼,平靜道:「依你所言。」這個結果也是他所想,心中多少有些惋惜。

傲天龍嘆了口氣,痛心道:「嗯,雲龍是我侄兒,我來動手如何?」

石破天斷然拒絕,冷酷道:「笑話,老夫至親後輩變成這樣,處置權輪不到你們傲家,我自己來!小輩看你有些血氣和骨氣,老夫就給你一個痛快,從武道天才變成廢物,今後的日子,你會嘗到什麼叫生不如死,滅絕劫指!」

只見一道凝聚龐大精純能量的紫色指勁瞬間凝聚,撕裂長空,精準鎖定,摧枯拉朽般洞穿傲雲龍丹田,不僅如此,指勁中蘊含的滅絕氣勁蔓延整個丹田,讓其丹田不僅僅是洞穿,而且徹底粉碎。

傲雲龍承受不住突如其來巨大痛苦,慘叫一聲,暈死過去,躺在血泊之中。

傲天龍連忙上前,運指如電,點穴封血,帶着傲雲龍離開大殿,向後院飛奔而去。

傲道塵看了眼石破天,聲音冷漠道:「此事已了,石家各位還請離開,傲家不歡迎你們。」

石破天知道對方心中所想,目的達到,胸中怒氣也消散的差不多,笑道:「好,海彪我們走吧!」向大殿外走去,石海彪緊跟其後,石家高手抬着石長空一起離開。

留下傲家眾人,面面相覷,對傲雲龍的下場,有人惋惜,有人憤怒,有人傷感,也有人心在快活。所有人清楚傲雲龍這位傲家新秀就像還沒升起的朝陽,還沒皓日當空,已日落西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