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文良安簡歷小說免費閱讀

文良安簡歷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2 16:13 作者:豬的理想大

章節介紹

九十年代,當代大佬懷念的黃金十年,遍地是機會,到處是黃金,所以又被稱為大時代!周良安重回九三年,回到了那個企業的基層老工人都把他當軟柿子,欺負他原來談的對象要甩了他親戚朋友除了佔便宜,一個沒安好心可是……誰都沒想到,周良安悄悄地發生了變化,周良安已然變成了周狼…

在線試讀

第一章莫名的愧疚感

精彩節選

「請您輕一點,這樣我會很痛的。」一個嬌柔的聲音在別墅的大廳中回蕩。

此時女孩的脖子上已經鋪滿了自己的鮮血,可是在她的眼中卻看不到任何的驚恐,更多的是一種享受。

年輕男子緩緩的將自己的嘴從女孩的脖頸上移開,攤開手然後看着女孩眼睛笑着說:「你的鮮血可以讓我擁有更多的力量,你應該更加高興才是。」

「是的,你說的對,我應該更加高興。」女孩微皺的眉頭瞬間鬆開,嘴角微敲,在紅色脖頸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妖艷。

說話的男子叫做廖之凡,是個依靠血液為生的嗜血者,在同類裏面,大家稱呼他為「獵人」,因為他看中的目標從來沒有逃脫過。

女孩看到廖之凡臉上的笑容消失,便主動地向他身邊靠攏,然後將自己流淌着鮮血的脖頸湊到他的嘴邊,說:「請繼續享用。」

因為興奮,廖之凡的雙眼變得血紅,隨後張開血口,露出尖銳的獠牙,一口咬在上面。動脈的鮮血直接涌到他的喉嚨。女孩的臉上雖然面帶微笑,可還是做出了本能的掙扎。

「咔嚓!」

這是脖子被扭斷的聲音,也是廖之凡最喜歡的聲音。在自己最滿足的時候,這種聲音可以讓他的內心有更多的滿足感。

「下一個!過來……」廖之凡攤倒在沙發上,仰頭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燈。聲音聽着非常懶散,可是卻充滿了威懾力。

大廳中還有九個花季一般女孩,這都是廖之凡抓來的獵物,她們並排站着,剛才血淋淋的一幕就發生在她們的眼前。她們不是不害怕,而是被廖之凡的意念給控制,廖之凡的命令是:不許逃跑。

下一個女孩踱步來到廖之凡的面前,眼角向躺着的女孩瞥了一眼。她的身體已經開始發抖,明明害怕的要死,可自己卻做不出任何的反應。

「嗯~不錯,你看起來非常勇敢!」廖之凡微笑着站起身來到女孩面前。

「是您……是您不讓我們逃跑的……」女孩努力地控制着自己顫抖的聲音說。

廖之凡輕輕挑了一下眉毛,帶着有些懊惱的神情說:「啊……是的,是我說的。好了,現在你可以逃跑了。」

「啊!」回過神的女孩尖叫着向別墅大門跑去。

嗜血者有着異於常人的力量和速度,所以在女孩到達門口之前,廖之凡已經站在了她的前面。

血紅的眼睛,帶着鮮血的獠牙,女孩看到這一幕之後馬上掉頭,她不知道方向,可是她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哇嘔,你撞到我了,我覺得你應該道歉。」女孩跟廖之凡撞了個滿懷。此時的廖之凡已經恢復了人類的模樣,他捂着胸口裝作很疼的樣子。

完美的身材,強壯的體魄,比女生還要精緻的睫毛。這就是女孩對廖之凡的第一印象,女孩愣了一下繼續選擇逃跑,因為跟這個相比起來,還是自己的性命比較的重要。

這是廖之凡平時比較喜歡玩的遊戲。讓自己的獵物帶着恐懼在有限的空間中跑來跑去。這種快感不是來自於躲貓貓,而是為了增加獵物體內血液的溫度,這樣的話,血液的衝擊力會更強,進入身體時候的感覺也會更加的不一樣。

「啊哈!體力不錯呦,不過不可以太累,這樣會影響口感的。」廖之凡看着女孩逃跑的方向說。

女孩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從廖之凡的手中逃脫,要是放在平時,自己肯定連體育課上的八百米都跑不下來,可是這一次自己肯定已經超過八百米了,而且破了自己的記錄。

不知道什麼時候,廖之凡已經將臉貼在了女孩的脖子上,紅舌伸出輕輕地碰觸了一下雪白的脖頸,女孩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敏感的體質,看來這次我的運氣還算不錯嘛!」廖之凡緩緩地將手放在女孩腰間,剛才還緊繃的身體突然變得酥軟起來。

「啊?」女孩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發出這種嬌媚的**,可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奇妙了,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不受控制的扭動起來。

「呲……」

這是血液湧進喉嚨的聲音。獠牙將脖頸刺破,滾燙的血液噴涌了出來。

一個有經驗的嗜血者是不會讓血液從自己的口中流出來的,一來是為了節省資源,二來是為了不讓別人發現,因為嗜血者身份曝光會引來很多的麻煩。

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廖之凡也感覺到血液的衝擊力沒有剛才有力,可是血液的溫度還是在的,廖之凡更喜歡溫度高一點的血液,所以他打算將女孩的血液吸干。

最後一滴鮮血用盡,廖之凡感到意猶未盡,剛才的滿足感瞬間消失,同時轉變成為一種憤怒。

廖之凡單手抓住女孩的頭髮向牆上甩了出去。

牆上出現一道裂縫,女孩癱軟在地上,一動不動。

剩下的八個女孩都在看着,有的女孩已經尿**褲子。

「好啦!遊戲中場休息,咱們放鬆一下。大家都不要害怕。」廖之凡打開音樂,整個大廳的氣氛馬上活躍了起來。女孩們解散隊形,盡情的扭動着自己的身軀,將心靈融入到了音樂之中。

強行將別人的意志改變,這些人看上去總是那麼的彆扭,廖之凡有些不耐煩地說:「那邊就是浴室,你們可以沖一下身體。」

幾個女孩走向浴室,因為沒有換洗的衣服,所以也就只能一絲不掛的從浴室中走了出來。

別墅的大廳中沒有枷鎖,沒有榮辱與羞恥,同時也沒有任何的生命。

就在幾人沉浸在音樂中時,別墅的大門被推開,一個看上去比廖之凡稍微大一些年輕人出現。

「哇,哇,哇歐!我是不是打擾了你們的派對?」年輕人的整個身體都隨着音樂打着節奏,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歉意。

「別惹我!今天我有些不開心。」廖之凡深吸一口氣,說完便咬住了其中一個女孩的手腕。

年輕人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女孩,然後聳聳肩膀撇嘴說:「我只是過來看看我親愛的弟弟,我想這應該可以吧!」

「廖之蒙,你從來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你要是餓了,我可以分給你一些食物,你要是故意來打擾我,那真的就對不起了。」廖之凡將女孩的手臂慢慢放下,動作看起來非常的溫柔。

女孩們聽到廖之凡的話後,臉上都浮現出一種詭異的微笑。廖之蒙環視一周,搖搖頭說:「你不是把她們都控制了吧?我記得這是我的專利。」

「切!」廖之凡沒有說話,只是輕哼一聲,然後將目光放到了另一個女孩的肩膀上。

「我來到這裡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想過來看看你過得怎麼樣,畢竟我們有幾十年沒有見面了,不是嗎?」廖之蒙笑着說。

這些話提起了廖之凡的興趣,他緩緩地將身邊的女孩放到一邊,轉眼的功夫,廖之凡將兩人的距離從幾米拉到了幾厘米,然後笑着說:「你要是說你是過來看我的笑話的,我還可以接受,你要是說你過來看我過的好不好,我希望你能夠將你的這種虛偽收起來,然後乖乖的夾着尾巴從這個屋子裏面滾出去。」

「得了吧,我的弟,你不會這麼殘忍的對待你的哥哥的。」廖之蒙嘴角微敲,然後轉身坐在了沙發上,同時將一個女孩攬入自己的懷中。

「啪!」

大廳中的茶几被摔的粉碎,廖之凡騎在廖之蒙的身上,用手掐着後者的脖子。

廖之蒙沒有想到廖之凡的力量會強大到如此的程度,兩人同時轉化為嗜血者,按理說兩人的力量是相同的,這種情況的發生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廖之凡吸食了數量龐大的人類,還有要麼就是廖之凡是天生的嗜血者,在殺戮方面有着驚人的天賦。

「呃……你跟皇甫絕戀的紀念日已經結束了,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她為什麼沒有過來嗎?」廖之蒙吃力地說。

廖之凡緊鎖眉心,感覺廖之蒙的話刺在了自己的心裏。

看到廖之凡的力量有所鬆懈,廖之蒙看準機會閃到了門口,然後接著說:「我跟你有着同樣的心情,她遊戲在我們兄弟之間,你不覺得我們就是她的玩物嗎?」

「呃……啊!」廖之凡怒吼着,用力捶打着地面。此時他的心裏回想起了很多的往事。

那些往事在廖之凡的心裏是最美好的記憶,可是現在回想起來,這些往事只能讓他覺得更加的痛苦。

抬頭環視大廳,已經沒有了廖之蒙的身影。廖之凡只好將心中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在房間里的女孩身上。

別墅外的廖之蒙聽着裏面的慘叫聲,臉上掛着滿足的微笑。他明白一場災難即將降臨,由自己親手導演,可是與自己無關。

大廳裏面的牆壁已經被鮮血洗刷了好多次,廖之凡坐在血泊之中,不知為何,他的心中竟然有了一種莫名的愧疚感。這種感覺讓他覺得非常的不安。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