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西陵王張奔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西陵王張奔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2-04-22 16:13 作者:張慶

章節介紹

她被惡魔囚禁,還被逼着流掉孩子她拚命逃脫,但是保住了孩子,卻害了全家父母入獄,她在獄中生下孩子,還被惡魔帶走生死未卜出獄後,她發誓要找到自己孩子,卻被惡魔逼的無法生存逼得她不得不來到厲家做厲小哲的遊戲代練沒想到這小子才七歲就天賦異稟,只是這孩子怎麼越看越有她當…

在線試讀

第一章狗日子

精彩節選

一陣炙熱的風吹來,王陵感覺到自己的腦袋有些疼。

一陣陣的,如同有人拿起針刺自己的身體一樣。

尼瑪,那個孫子,給老子這麼一鏟子,太他么的過分了。躺在地上的王陵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心中有些生氣的想到。

可是這一摸,差點嚇得他魂飛魄散。

惡作劇,惡作劇,那個孫子惡作劇,居然給自己的腦袋上面搞了一條辮子,王陵心中鬱悶的想到。

「頭,你醒來了。」一個幼嫩的聲音響起。

頭,什麼頭,頭依舊還在發疼的緩緩睜開了自己的眼睛,頓時一張年輕幼稚的小臉蛋就在距離自己不到三公分的距離,更讓王陵感覺到有些陳守不住的是,這是個男的,似乎看他的樣子,好像是他么的要給自己親嘴啊。

「把你的嘴巴給老子拿開。你仙人啊。」王陵撲騰一聲從地上站了起來對準面前這個身穿灰色衣服的人一頓臭罵。

耶,這衣服怎麼這麼怪異啊。大聲咒罵幾聲的王陵眼睛一下子看到了面前似乎對自己的動作有些害怕的人身上。

這人身穿灰色衣服,頭上包裹了一條灰色的抹布條子,更讓王陵吃驚的是,這人胸口,寫的有一個勇字。

清軍。而且清軍晚期的裝飾,老子記得我是隨同學校一起來馬尾參加當年馬江紀念館的,怎麼會有清軍,對了,一定是當地**為了加強宣傳,因此才讓招聘一些人來化妝成為清軍的。王陵在心中不斷的沉思。

「頭,你這是怎麼了?」剛才差點跟自己親嘴的人見到王陵,頓時湊近王陵身邊疑惑的問道。

王陵是二十一世紀軍校生,馬上即將畢業,隨後分配到南方艦隊服役,可是現在。

「兄弟,這種玩笑開一下就夠了,我還要去找我的校友,就不跟你們玩了,我們校友去哪裡了啊。」王陵看了一下面前這個人頓時尷尬的笑了一下後對面前的人說道。

尼瑪,正要站起來離開,王陵感覺到不對頭,剛才他一步走的很大,感覺到這下面有點扯的慌,低頭一看,擦,衣服都給自己換了,下身居然跟面前這個未成年一樣的,灰色衣服裙子,而且自己的腰上,好像還有一個東西牽掛着自己,拍打自己的屁股。

什麼狗屁玩意,王陵伸出手去摸了一下,腰刀,似乎還有一個跟繩子一樣的東西。

伸出手扯動了一下,我尼瑪,頭髮,居然是自己的頭髮。

鬧鬼了,我怎麼有辮子子,難道是那個混蛋用502膠水給老子粘上了,王陵心中恐慌的想到。

「頭,你怎麼這麼怪異啊,難道剛才你那麼一摔跤,將你給摔出問題了。」旁邊那個士兵疑惑的問道。

什麼個意思,聽這士兵的話,自己好像不是在做夢,穿越難道,這似乎不可能啊,那都是虛偽的東西而已,絕對不是,王陵心頭沉思想到。

嗚嗚嗚…….遠處一陣刺耳的聲音傳來,身為海軍學院的王陵,如何不知道這是軍艦的汽笛聲,

看來還是沒有穿越,王陵想到這裡,站起來往遠處看了一下,我草,好幾艘老古董,而且這些老古董,似乎是一百多年前的東西了。

王陵見到,就在距離自己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四艘軍艦停泊在哪裡,看那樣子,似乎是鋼鐵建造的,不過那上面,王陵似乎看到,好像是法國的國旗。

這都二十一世紀了,法國軍艦怎麼還敢大搖大擺的停泊在江面。王陵有些吃驚的想到。

嗚嗚嗚…….正在疑惑,遠處再次傳來了一整汽笛聲,聽到汽笛聲的王陵抬起頭一看。

我靠,那不是清國大辮子的軍旗嘛。怎麼回事,王陵張大了嘴巴。

就在這四艘軍艦的側耳不到八百米,停泊了一竄的木製船隻,這些船只有風帆,這些都無所謂,問題是他么的,上面的桅杆上,居然飄揚的是三角黃龍旗。

黃龍旗,這可是滿洲大辮子的軍旗啊。

泥馬,這究竟是什麼時候,王陵皺起眉頭,隨後猛的一把揪住自己面前的士兵後青筋暴露的問道:「這是什麼時候,什麼時候?」

「頭,你這是怎麼了啊,今天是光緒十年七月初……」

「我他么的不要這種日曆,我要西方的那種,西方的那種。」王陵聽到同治這兩個字就心中堵得慌,聲音也大了不少。

「1884年8月20.」那士兵見到王陵突然聲音如同牛一樣,頓時慌忙說道。

噗呲…….聽到這話的王陵兩眼發白,隨後軟綿綿的再次倒在地上。

賊老天,你妹啊。閉上眼睛之前,王陵心中發出了無奈的怒吼。

也許對於平常人來說,這日子不稀奇,不就是一個日曆嘛,但是對於王陵來說,這無疑就是一顆核炸彈一樣在他身邊爆炸。

深刻知道華夏海軍發展的王陵太清楚了。

1884年8月20日代表着什麼。

馬江海戰前夕福建水師全軍覆滅的前面三天。

老天爺,你他么的能不能把我整理的太慘一點,王陵痛苦的閉上眼睛,任由那個小兵不停的喊着自己:「頭,你這是怎麼的了,怎麼了啊。」

怎麼了,在他么的等兩天,老子們就要喂大鯊魚了,還怎麼了,王陵心中無奈的想到。

擺脫不了命運了,王陵在怎麼躲避,也擺脫不了這個現實。

在地上鬱悶了將近十幾分鐘後,王陵總算是夾帶着這個人的記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現在身體,也叫王陵,今年二十歲。是家中老大,因為家窮,因此才當兵。來軍隊裏面混口飯吃,因為為人圓滑,所以深的上面長官的喜歡。

一個什長,也就是後世的班長,是大清軍福建水師設置在電光山頂山顛炮台的一名什長。

這個差點跟自己親嘴的士兵,算是自己的死黨,也就是親兵,叫張慶,今年十九歲。

「頭,你這是怎麼了?『張慶見到王陵看着面前的那蹲大炮,頓時走了過來看着面前的王陵。

就他么的這個親人了,王陵深吸一口氣,拍打着這種垃圾到了極點的前膛火炮後說道:「老子在想,如何能夠將對面的那些洋人軍艦打沉。」

我的乖乖,聽到這話的張慶嚇得倒退兩步,他感覺到王陵是在發瘋,這要是讓上面的知道了,那可是要殺頭的。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