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秦雲林子羽前妻再嫁我一次

秦雲林子羽前妻再嫁我一次

2022-04-22 16:13 作者:流光飛舞

章節介紹

本以為逃過一次是幸運,沒想到再次被抓住,卻把我寵上天!前夫,我該拿什麼愛你!

在線試讀

第1章:丈夫愛上了別的女人

精彩節選


「嘔……咳咳……嘔……」
環山別墅區,裝潢典雅高貴大氣的歐式別墅二樓客房的洗手間里,天剛蒙蒙亮就不斷的傳來一陣高過一陣的乾嘔聲,一個穿着保守睡衣的女人,趴在馬桶上,吐的昏天黑地,黑亮的長髮遮住她的小臉,看不清神情,不過從她有氣無力的趴在馬桶上,恨不能把胃給吐出來的樣子中,可以看出她真的很難受。
吐完的賀蘭雪渾身酸軟的跌坐在地上,嘴唇發白,臉色蠟黃,一雙翦水秋瞳里掠過一絲隱憂……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星期了,每天早上一睜開眼,她就感覺胃裡波濤洶湧般翻滾着,吐也吐不出來,就是一直會有噁心感,吃東西也是,食不知味一直想吐。
也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姑娘了,已經二十二歲的她,雖然只經歷過一次男女之事,但是她大概也能猜到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她可能是懷孕了,就在一個半月前的那個迷醉的夜晚之後。
想起自己和他的最初相識,到現今已經做了兩年的夫妻,賀蘭雪一直覺得是段不真實的夢,並且這段夢還不怎麼美好,因為他對她厭惡至極,打個比方來說,就算是她奄奄一息的躺在他的面前擋住他的去路,他也能做到視若無睹的從她的身上邁過去。
沒錯他就是這樣無情,只因這段婚姻在他的眼中,是自己耍手段騙來的,所以他恨她!
結婚兩年,他們的婚姻一直都是隱匿於見不得光的黑暗之中,除了赫連家的人之外,外界誰也不知道她賀蘭雪是C城權三代,鼎鼎大名DK集團的首席執行官身價上千億高富帥於一身的赫連爵的合法妻子,就算是知情人,也是一直把她當做赫連家的傭人,動不動的就頤指氣使的惡語相向。
床頭的鬧鐘叮鈴鈴的響起,打斷了賀蘭雪飄遠的思緒,她站起身,動作麻利的刷牙洗臉換衣服,整個過程,她也只用了五分鐘不到,之後隨意的把頭髮用黑色的橡皮筋束成一個馬尾,快速的下樓去了廚房。
在廚房忙碌了將近兩個小時之後,終於做好了一家人的早餐,吐司火腿三明治,包子油條蛋花湯……吃早餐的就那麼幾個人,口味卻是千差萬別,所以每天早上她都必須換着花樣,不僅做中餐,還要做西餐,即使這樣還是被他們挑剔的一無是處。
剛把早餐擺上桌,樓上就響起一陣驚呼聲,「啊……慘了,遲到了。
賀蘭雪,不是告訴你要早點叫我起床的嗎?
我早上有一個重要的約會,現在都快八點了,你存心的是不是?」
說話的是她的小姑子赫連秋惜,對於她的吼叫,賀蘭雪保持緘默,因為只要一開口,她就會更加沒完沒了,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錯,她只要不吭聲就對了,反正在這個家她從來就沒有做對的時候。
赫連秋惜這一嗓子,直接把其他人也叫醒了,倒是省了賀蘭雪不少事。
婆婆,小姑子和剛回國四個月的遠方表姨陸續上桌,賀蘭雪把她們各自喜歡的餐點擺放在她們面前,卻遭來婆婆的嫌棄,「又是這些,你除了會做這幾樣,就不會做點其他的嗎?
我是說要吃中餐,可是你除了包子油條豆漿,小米粥……就再也不會做其他的嗎?
是不是我讓你做早飯,所以你心裏不痛快了?」
「沒有。」
賀蘭雪低着頭,斂去眸中的不快,聲音平淡如水。
對於早上沒有叫她起床的赫連秋惜逮到了機會,不遺餘力的諷刺她,「賀蘭雪,你以為你嫁給我哥救能飛上枝頭當鳳凰了是不是?
那也得有那個資本才可以。
你和我哥結婚都兩年了,我哥從來都沒有正眼瞧過你,外面的女人估計都能組成一個加強連了。
我告訴你一個有趣的消息,希望你也能向現在這樣沉得住氣,我哥最近貌似愛上了一個女人。」
「惜惜,你說的是真的?」
聞言婆婆王林若臉上掛着幸災樂禍,「這下又有好戲看了。」
「表姐,秋惜……」一直低着頭,臉色不怎麼好的秦羽凝突然抬頭,表情不郁的看了兩人一眼,「每天這樣有意思嗎?」
「羽凝,你不懂,這女人可有手段了……」王林若不屑的撇嘴,卻被秦羽凝打斷,
「我是不懂,我不懂明明這麼善良的人,你們為什麼要整天欺負她,我不懂家裡有傭人,你為什麼每次都要折磨她?
表姐,你一直都是我心目中高貴優雅的代名詞,我希望你不要讓我對你刮目相看。」
秦羽凝的一番話着實犀利。
王若林被她說的一陣尷尬,連忙轉移話題,「你昨晚怎麼回來的那麼晚?」
秦羽凝眼神微閃,沒什麼溫度的說,「加班趕一個企劃案。」
「你喲,幹嘛那麼拚命,那是咱們自己的公司,做做樣子就好了,女人不能熬夜的,瞧你這臉色差的。」
秦羽凝優雅的擦了擦嘴角,狀似無意的瞥了眼站着一邊,默不作聲臉色微微發白的賀蘭雪,「我不想被人在背後說是空降的花瓶,更不想給爵丟臉。」
「不過你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不能太累了,下班後咱們一起去做SPA?」
王林若提議道,語氣中隱約帶了絲討好。
「不好意思表姐,今天我已經有約了。」
秦語凝拉開椅子起身,朝着王林若抱歉的笑了笑。
「有約了?」
王林若突然來了精神,「男的女的?」
「媽,你怎麼這麼八卦?
小姨,等下你載我一程,我今天不想開車。」
赫連秋惜打斷兩人的對話,不等秦羽凝開口,拉着她就往外走。
「什麼嗎?
又剩我一個人了。」
王林若撇着嘴嘀咕了一句,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抬起頭意味不明的看着賀蘭雪,「你過來!」
「媽……」賀蘭雪面無表情的走到她面前,對於婆婆接下來要做什麼,她根本連猜都不用猜,除了諷刺挖苦自己,一天到晚就沒見她干過正事。
「惜惜剛才說爵愛上了一個女人,身為爵的老婆,你給我分析下,這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王林若噙着惡笑,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希望可以從她的臉上看到令自己興奮的傷心難過。
對於她的心思,賀蘭雪心如明鏡,心中不由的冷笑:打從她進了這個家門,王林若就看她不順眼,趁着爺爺和公公不在的時候,百般的**她,而這些也都是赫連爵,她的丈夫所視而不見的。
他們不過是吃准了自己不敢把她的所作所為告訴爺爺,爺爺身體不好,常年居住在空氣清新的度假山莊,只有逢年過節才會下山來,所以不管自己受到什麼樣的對待,她都不會向爺爺抱怨,因為爺爺算是這個世界上對自己最好的人,沒有之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