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程靜漪程之忱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程靜漪程之忱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2-04-23 13:23 作者:程相儒

章節介紹

作為盜墓賊的兒子,我沒想到,挖的第一座墳,竟是我爸的墳,墓中的一枚古玉讓我深陷泥淖女真疑冢,苗疆禁地,古遼迷霧,絕壁雪山我追尋父親的足跡,卻深陷進縈繞千年的危險迷團每個人都不可信任,每個人都有不能說的秘密,每個人都在幫我,也都在害我當《永樂大典》殘卷,揭開所有…

在線試讀

第1章 墳下無人

精彩節選


天上百顆星,地上滿崗墳。
漆黑的夜像墨汁一樣濃的化不開,程相儒貓腰扛着鋤頭,身後跟着他的妹妹程以沫。
兄妹倆今晚要去干一件大事——刨村霸楊虎他家祖墳!
「哥,我害怕……咱們回去吧……」
程以沫像只小貓,怯懦地縮在程相儒的背後。
程相儒拍了拍程以沫手,說道:「別怕,今天我一定要刨了狗日的大虎子的祖墳,讓他家斷子絕孫。」
楊虎就是村裡一霸,身邊還圍繞一群狗腿子。
平時怎麼欺辱程相儒,他都忍了,誰讓他攤上一個損陰德的盜墓賊老爸,誰讓他有個不安分守己的娘,誰讓他現在無父無母、無依無靠?
可今天那群狗娘養的竟然打起程以沫的壞主意,圍過來想扒程以沫的褲子,說是要看盜墓賊的女兒到底有沒有**。
平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程相儒,就在那一瞬間,眼睛紅了!
兄妹倆雖然在村裡吃百家飯長大,活得謹小慎微又卑微,但程相儒絕對忍不了妹子被壞人欺負。
於是他不要命地撲了上去!
寡不敵眾,被揍了半死。
所謂深仇大恨,刨人祖墳。
程相儒現在就想刨了楊虎的祖墳,這是他現在唯一能想到狠狠報復楊虎的辦法。
兄妹倆一腳深一腳淺地走向墳地,藉著月光艱難地辨認着一座座墓碑上的字。
慈父程土生、慈母許寶妹、慈父程大根、慈父程岸念……
一座座碑找過去,程相儒看到了很多隻存在於幼年記憶中的名字,卻一座楊姓的墓碑都沒有找到。
程相儒找得滿頭大汗,有些慌了。
他和妹妹辛辛苦苦找過來,可別找錯了地方。
幾十座墓碑找過來,程相儒依然沒有找到目標。
就在他想要放棄的時候,卻忽然如電擊般僵愣在一座墓碑前。
那座墳很不起眼,墳包很小,**枯的亂草和落葉厚厚覆蓋,墓碑歪在一旁,枯萎的藤蔓纏在上面,卻沒擋住那刻痕極深的三字碑文。
程志風!
程以沫注意到程相儒呆愣模樣,有些慌了,扯着程相儒的衣袖,焦急地小聲喚着:「哥!哥!你怎麼了,哥!你別嚇我……」
程相儒直勾勾盯着那墓碑,咧嘴笑了起來,笑得猙獰:「沫沫,你只知道咱媽撇下咱倆跟人跑了,卻一直不知道咱爸去了哪兒,對吧?」
「哥,你這時候說他幹啥?咱們不找大虎子的祖墳了,咱們回去,好不好?」
程以沫從未見過哥哥如此可怖的模樣,又慌又怕,卻只能更用力抓緊哥哥的袖子。
程相儒忽然將妹妹緊緊抱進懷中,笑得大聲,卻流出眼淚:「咱爸就在這裡!」
小丫頭的身子也僵住了,她掙脫哥哥的懷抱,扭頭愣愣地看向那墓碑,低聲念出那陌生的名字。
她念了幾遍,聲音越來越小,逐漸被風聲吞噬。
程以沫從未見過生父,卻因生父那盜墓賊的身份,受了不少恥辱和苦。
她的生命里,只有一個哥哥而已,父母是誰,在哪,她早就不在乎了。
片刻後,程相儒推開程以沫,擼起袖子,拎起鋤頭繞過墓碑,而後高高揚起鋤頭,用力刨向那藏在落葉和枯草下的矮墳包。
「沫沫,你先躲遠點等着我,我要把他刨出來。」
程相儒面帶獰笑,每一鋤頭揮下,都刨起一團土。
他雙眼赤紅,心中惡狠狠念叨。
「賊爹!你損盡陰德,盜了半輩子別人的墓,害我和沫沫被人戳脊樑,活得毫無尊嚴。今天,就讓你兒子,親手刨掉你的墳,暴你的屍,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絕後?
這骯髒的血脈,就該絕了!
程相儒一鋤頭一鋤頭地刨着他爸的墳,雙眼赤紅,瘋了一般。
這是誰給那賊爹修的墳?他是怎麼死的?什麼時候死的……
所有疑問的答案在此刻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被程相儒無數次期盼又無限憎恨的人,就埋在這下面!
不知道刨了多久,鋤頭碰到一個東西,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
藉著殘月的冷光,墳里竟然沒有棺材,而是一個雙掌大小、不知什麼材質的八角形金屬盒。
難道,那賊爹是被火化後才下葬的?這裏面裝的是他的骨灰?
不對!不像!
金屬盒背面光滑平整,正面及八個立面上均有半球形立體浮雕,用手去輕推,浮雕半球竟然還會一格格地滑動。
程相儒一屁股坐到地上,皺眉盯着金屬盒子,越看越覺得這些半球浮雕眼熟,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到過。
小丫頭湊過來蹲在哥哥旁邊,怯生生地問:「哥,這是啥?」
程相儒將金屬盒子遞給妹妹,起身去重新抄起鋤頭,竟繼續刨起了墳。
這一次,他堅持了許久,刨得很深,卻只刨到越來越堅硬的土層,再無任何發現。
「沫沫,咱爸不在這裡。」程相儒氣喘吁吁道。
程以沫驚訝地瞪大眼睛,嘴唇翕動,有話想問,但又不不知道該問什麼。
「走,回去吧!」
經過這一番折騰,天快亮了。
程相儒氣力全無,也無心再去找楊虎家的祖墳了,看一眼那斜歪的墓碑,拉着妹妹頭也不回地離去,帶走了八角金屬盒,留下滿地狼藉。
雖然同樣是爬山,但返程的路總是要好走一些。
天蒙蒙亮的時候,兄妹倆回到了破爛的土房子里。
程相儒架起鍋、生起火,端出已經凝固成膏狀的粥,切成兩半,只煮了半塊,加了些水。
兄妹倆湊在一起蹲在灶台旁,一邊烤火驅寒,一邊研究那個金屬八角盒。
「哥,這上面的圖案好像在哪裡見過啊。」
程以沫嘟着小嘴,陷入沉思。
程相儒的心跳不自覺地加快了速度,雙眼發亮。
如果只是他一個人覺得浮雕圖案熟悉,還可能是錯覺,現在連妹妹都覺得眼熟,那就肯定是見過了。
如果這裏面不是爸的骨灰,如果爸沒死,那這個盒子裏面的東西,會不會與爸的去向有關……
「啊!我想起來了!」
程以沫忽然驚呼出聲,驚得程相儒直接蹦了起來。
「想起什麼了?」
「咱家屋後那口井……」
不待程以沫說完,程相儒便抱着八角金屬盒衝出後門,跑到井旁。
這口井呈八角柱形,每一個立面都有數量不等的半球浮雕,各自有序排列。
程相儒壓下亂跳的心臟,雙手微微顫抖地按照井上的浮雕圖形,將八角金屬盒上的半球浮雕一面面歸位。
最後,盒子正面只剩下五個半球浮雕還未歸位。
程相儒經過幾次嘗試,終於在將那五個半球浮雕以「十」字擺布時,八角金屬盒內部發出「咔噠」一聲脆響,應是有機括被解開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