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蕭語澄慕容遠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蕭語澄慕容遠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2-04-23 13:28 作者:檸檬不萌(作者)

章節介紹

史上最詭異的穿越,莫過於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躺在華麗的棺材裏不僅如此,身旁還躺着一個「死人」   史上最狗血的相遇,莫過於稀里糊塗的在棺材裏失身不僅如此,那死了七天的鬼王夫君神奇的活了過來,從此將她寵上天   只是歷經七夜絕寵後,原來,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天大的陰謀她…

在線試讀

第一章 冥婚

精彩節選

昭月國,同順二十五年秋。殷王蕭絕大破蒼夷軍,立下赫赫戰功,卻因傷重不治身亡,薨與上京殷王府,終年二十四歲。

殷王薨逝的第七日,白綾懸掛,冥紙漫天的殷王府抬進來一頂八人抬的花轎。帝念及殷王一生征戰沙場,未曾娶親,特令國師甄選與殷王八字相合的女子賜與殷王冥婚。

洞房裡,宮內派來為新娘送行的太監,端着三尺白綾走了進來。

「良辰已到,請殷王妃上路。」公鴨嗓門的太監大聲地喊道。

秋水漫聽着這催命的聲音,不由的心中發慌,耳旁響起自己爹爹臨行前的囑咐:「漫兒,你別怕,到時候太監會端來毒酒和白綾讓你選,記住,一定要選那毒酒。你不會死的,爹爹一定會救你出來的。」

「殷王妃,請上路吧。」黃忠微微低着頭,目光掃了一眼正在深思的秋水漫。

她雖然貴為丞相府小姐,但依然逃不掉這被賜死合葬的命運,想到這不由的在心底長嘆,可惜了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

秋水漫回神抬頭,見一個端着白綾的小太監走了過來。看見那白綾,秋水漫的雙眸划過一抹震驚,不禁有些着急怯聲的問道:「公公,為何沒有毒酒?」

「國師說了,毒酒死後七竅流血,死狀凄慘,特賜殷王妃三尺白綾。」黃忠手中拂塵微微一揮低頭恭敬的回著,在他看來不論是白綾還是毒酒都是一樣的。

秋水漫突然站了起來,懇求的聲音道:「麻煩公公去給我準備毒酒好不好,我不要這白綾。」

黃忠不免皺了皺眉有些為難:「殷王妃,這白綾是皇上御賜的,雜家可不敢隨意更改,還請王妃上路。」黃忠說著對着一旁的小太監使了個眼色。

「不,我不要死,不要。」秋水漫突然大聲喊道,爹爹說會有毒酒的,說她不會死。為什麼會這樣?

她不要死,不要死!秋水漫猛的推開小太監遞上的白綾,踉蹌着想要逃跑。

「抓住她。」黃忠眼看事情不妙,立即吩咐道。

秋水漫想要逃離這裡,她不想死,她要回去見她的爹爹,還有她的哥哥,他們還在府中等着她。

曳地的裙擺突然被追上來的小太監踩住,秋水漫一個踉蹌跌倒,頭正巧磕在了房間中的方桌桌角上。

砰的一聲,秋水漫倒在了地上。她一雙水霧氤氳的雙眼睜的老大,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額角處血流如注。

「黃公公這……」小太監面有猶豫,不知所措。

黃忠匆匆走了過去,蹲下身子探了探秋水漫的鼻息,已然是死了。黃忠站起身來對着小太監道:「將她額頭的血擦乾淨,不要讓人看出端倪。」

小太監立即照辦起來,未了還用了脂粉將傷口隱藏起來,見看不出受傷的痕迹,這才稍稍放心。

黃忠檢查了一遍,見一切妥當這才高聲喊道:「殷王妃歸天,吉時到,送棺。」

外面等候的命婦嬤嬤進來驗明了正身後,便將死去的秋水漫抬到了靈堂中停放的棺槨里。

棺槨里還躺着一個身着朝服,面容俊朗的男人,他看起來像是睡著了一般,一臉安詳。此人正是英年早逝的殷王蕭絕。

嬤嬤將秋水漫的屍體放在蕭絕的身邊,又仔細的為他們整理了衣服儀容,一切準備好後,隨着禮官一聲高呼:「蓋棺,出殯。」

殷王府內頓時哭聲震天,白色的冥紙漫天飛舞。千斤重的棺蓋合上,浩浩蕩蕩的隊伍伴隨着哭聲護送着殷王的棺槨去了陵寢。

「唔~頭好疼。」秋水漫睜開沉重的雙眼,眼前一片漆黑,她下意識的去摸吊燈的開關,入手的觸感卻是陌生的,像是…木頭。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