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詩齡是誰小說免費閱讀

王詩齡是誰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3 13:29 作者:墨魚

章節介紹

工作並不如意的王小龍回到鄉村,得到了一個水晶球,獲得大地親和能力,從此過上了無憂無慮悠哉的鄉村生活...沒事就上山打獵挖草藥,培育盆栽,經營小龍蝦水產……一步步獲得更多資源遛貓逗狗,無憂無慮悠哉的田園生活,豪車美女紛至沓來,愜意的發家致富,最後帶領全村奔向小康

在線試讀

第1章 周良安或周狼安

精彩節選

1993年,春。

三壩市南郊,被油菜花包圍的老生產基地的一角,維修廠里忙得熱火朝天。

可是周良安卻在車間辦公室里挨罵。

「你特么看看你那個死樣子,衣不合身兩眼發昏,你哪有我們工人的精氣神?要是不想干就早點滾蛋!」

周良安大清早的就被副廠長指着鼻子狠懟,原因是剛才在車間開現場會的時候,周良安還在待令室里趴在桌子上睡覺,錯過了現場會。

周良安昨天晚上喝多了,今天早上起床都非常困難,能來上班也是本着對單位勞動紀律的尊重,至於睡過了,那只是生理問題,並不是態度問題。副廠長口不擇言罵出來的話,一般人是很難接受的。

副廠長罵得很厲害,聲音都在顫抖。可周良安的表情卻很輕鬆,餘光時不時地看看旁邊辦公桌後那個有些放蕩的女人。

半長的裙子,翹着的小腿。

「你們看看這個狗東西是個什麼態度,我在這裡批評他,一點不慚愧,死豬不怕開水燙,如果不是他爸死得早,他能在這裡?不知好歹的東西!」

副廠長罵人的時候還拉着一個主任加一個副主任再加一個大學生,還有唯一的一個女人抬眼看了看周良安,又低下頭,繼續晃她的鞋。

副廠長罵到得意的時候,還會對主任說,「廠里一直強調青工潛力挖掘要跟上進度,像周良安這種員工,你們不教育他,他就一直混……周良安,我就是在說你,你要珍惜這次工作機會,你去外面看看,好多地方的人連飯都吃不起,你一個月二百八十多塊的工資還想怎麼?生在福中不知福,成天到晚心不在焉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就出去試試,看看你能不能找到工作。」

周良安暈頭轉向的,還在想,「我特么為什麼要重生?是嫌年輕的日子不夠苦?真是見了鬼了。」

周良安明明可以提前退休,先去浪漫土爾其,然後是東京和巴黎……

誰特么能想得到,一覺睡醒,居然回到了1993年,還是春天。

最讓周良安搞不明白的是,他明明是個有血性的人,居然會讓副廠長這個鳥人踩在他的臉上在那個美人面前裝神弄鬼?這不是周良安!

周良安今年應該五十歲,公司成功上市之後,按照合同,敲鐘的那一刻,他就能入賬三個多億,剩下的日子可以全世界到處去浪。

可是一夜宿醉過後,周圍的一切都變了,頓時回到了那個讓人窩火的企業基層單位。

這裡沒有激情,沒有創新,官僚倒是不少,屁大一點的管理層,跟特么統治了一片江山似的。

這不是虛幻,而是周良安真真切切經歷過的一切,唯一不同的是,那時的周良安性格很爆,可是眼下的自己怎麼這麼慫。

以至於周良安覺得自己不是周良安……

唯一高興的時,周良安覺得身體很好,腰杆子也挺硬,嘿!

「把罰款交一下,十塊!給你提個醒,下次再遲到,兩次遲到當一次曠工,三次曠工,就可以把你除名,不相信你試試!」

副廠長的牛逼在於,他的語氣就像這個破廠子是他們家的一樣,說起話來下巴還昂得高高的,鼻孔里的鼻毛都看得清楚。

「有他低頭的時候!」

周良安心裏嘀咕了一句,乖乖地從兜里掏出三張兩塊的和一張一塊的。

原來身上還剩十塊,十塊買了一包紅梅,找了七塊零錢。

周良安把錢的揉得像鹹菜一樣,畏畏縮縮地放在主任的辦公桌上。

「副廠長,還欠三塊,過兩天發工資的時候,我補上。」

周良安扔下這一句就出了辦公室的門,準備去尋找自己的青春。身後還傳來副廠長的嘲笑,「尼瑪一個大男人,身上只放七塊錢,丟人現眼的東西。」

十塊對周良安來說,連個屁都算不上,可是如果眼下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豬肉兩塊多一斤,大米一毛五到兩毛,十塊錢差不多能當一個星期的生活費,算得上一筆巨款了。

周良安想,「如果真的重生了,反正早晚要收拾他,也就不急在這一時吧?」

「滾回你班組去!」

周良安被副廠長吼得回過神來,「啊?罵完了?」

「你特么還被老子罵上癮了?」

副廠長一吼,辦公室里的人全笑了,尤其是那個翹着小腿的女人,笑起來晃得周良安眼花。

回到待令室,摸出儲物櫃的鑰匙,柜子上,周良安三個字看起來是那麼的不真實。

打開後,深藍色的工衣每一件都疊得整整齊齊,一切看起來都特別規矩。

這一切讓周良安更加懷疑自己的身份,「老子以前可都是把這些東西胡亂塞進去的,誰特么會這麼把它們擺得整整齊齊的?」

換上了工衣,手裡拿着安全帽扔在待令室外的台階上,周良安也不管工衣是不是新的,一屁股坐地上,從褲兜里摸出老紅梅來抽了一支,頓時頭暈腦脹的,有內味兒了!

拿煙頭在手心裏狠狠地燙了一下,差不多快出肉香,痛得周良安直抽涼氣,他也不捨得撒手。

「尼瑪的,真的重生了,1993年,我靠……好痛啊!」

周良安死死地捏着拳頭,痛得直抽抽……

「良安,趕緊去幹活,要不然班長一會又該告你狀了。」

聽到這聲音的時候,周良安把手放了下來,看着面前這個白白的小胖子,笑問,「班長經常告我的狀嗎?」

小胖子左右看了看,神神秘秘地說,「副廠長開現場會的時候,本來沒注意到你不在……班長在結束的時候和副廠長開玩笑,說現在的年輕人酒量真的不行,周良安喝了點酒,現在都還趴在桌子上睡覺……」

周良安這才知道今天早上的一通狗血淋頭是班長給他爭取來的。

看到周良安發獃的樣子,小胖子坐在周良安的身邊小聲說,「良安,別難過,不就是個女朋友嗎,咱們在這個單位工作,又穩定,收入也不低,找對象很容易!單位內的女工眼界高,看不上你很正常!」

聽到這話的時候,周良安突然回過神來,「我特么還有對象?誰?長得漂不漂亮?」

小胖子聽到這話的時候,愣了一下,「也是,她在公開場合她從來沒有承認是你對象,既然你都想開了,那麼我也就不勸你了,走吧,幹活!」

靠!

周良安大罵了一聲,暗叫,「聽小胖子這個意思,老子這一世還是條舔狗?」

慫人、舔狗,這兩個標籤加一塊,註定人生就是個悲劇。

不過幸虧真正的周良安回來了。

周良安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說了一句小胖子聽不懂的話,「歲月留白,良人可安!可我特么不是良人,而是狼人……」

我周狼安又回來了!那個女人拿着報紙上樓,經過周良安的面前時,撩了一把長發!

嘿,她在勾引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