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角叫【蕭炎楚心悠】蓋世神將小說免費閱讀

主角叫【蕭炎楚心悠】蓋世神將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3 13:30 作者:鐵騎驚夢

章節介紹

五年浴血奮戰,神將蕭炎王者歸來,卻見妻子被欺,女兒被辱那一夜,他讓所有人跪伏在腳下,痛哭求饒......

在線試讀

第1章

精彩節選

第1章

臨海市,長龍機場。

在上千名面目肅嚴的保鏢守衛下,這座承載着交通重任的機場已經完全封鎖!

機場內,十幾名男子靜默原地,焦急的盯着機場上空,翹首企盼即將到來的大人物。

嗡!!!

飛機轟鳴聲從遠處傳來。

「快!快!」

「神將終於到了!」

為首肩扛將軍軍銜的老者眼前一亮,快速沖向出口通道,眼睛冒着激動的光。

很快,飛機落地,一個不過二十六七的年輕人走了出來,他面容嚴肅,一股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氣息朝着四面擴散。

「敬禮!」

眾人五指併攏,與眉齊高,動作整齊劃一,好像訓練了千百遍,只為向這年輕人行一軍禮。

年輕人貌不出眾,但卻氣度非凡,眼睛是一雙罕見的異瞳,左眼是黑,右眼是藍。

名為蕭炎的年輕人緩緩抬手,回了一禮。

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卻給人帶來一種強烈的壓迫力,令人不敢直視。

蕭炎鎮守邊疆多年,屢挫來犯敵寇,功高蓋世,絕世無雙!

不知有多少虎狼之師覬覦大夏國疆土,只因有蕭炎鎮守西北,百萬虎狼大軍莫敢來犯。

他雖為凡人,可卻是大夏國比肩神明的存在!

蕭炎安定西北,威震西陲,立下赫赫軍功,被破格封為大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神將』。

三軍將領,對蕭炎只有無盡的敬畏,以及狂熱的追崇。

為首的老者夏敬說道:「神將,上面任命您為三省總司,就職盛典定在七天之後。」

蕭炎挑了挑眉道:「夏敬,你沒和上面的人說,我這趟回來是找老婆享福的?」

他心中不滿,語氣中也有淡淡的怒意。

夏敬打量着蕭炎的臉色,小心翼翼道:「神將,您是要在臨海市長期居住的,掛個職不是更方便一點?」

「畢竟您這樣的大人物,沒有緣由出現在哪個省市,都會引起恐慌的。」

「這是本次盛典的負責人周山,從今天開始,他任由您差遣!」

夏敬連忙給周山使了個眼色。

周山上前諂媚道:「蕭神將,這是本次宴會的名單,請您過目。」

倘若被上流人士發現,臨海市首富,照山河集團總裁周山,此刻竟然表現的如此卑微,定會驚掉下巴。

蕭炎掃了一眼名單,眉頭為不可查的一皺:「臨海楚家,送去十張邀請函,這些年終究是我虧欠了她。」

說完,蕭炎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

照片內女孩兒笑容甜甜,燦若星子,低着頭不知在擺弄什麼東西。

「心悠,五年了,你還在等我嗎?」蕭炎喃喃低語。

五年前,蕭炎還是楚家的司機,楚家大小姐楚心悠被人下藥,稀里糊塗和他有了一夜之情。

楚家為了掩飾醜聞,便對外公布,這司機蕭炎本就是楚家的上門女婿。

至此,楚家的聲譽是保住了,但一朝女神,卻成了司機的妻子,這讓楚心悠淪為整個臨海市的笑柄。

當時蕭炎便和楚心悠立下誓言,給蕭炎幾年時間,今後不會再讓她遭受半分屈辱,今生定讓她享受一世繁華。

沒多久,蕭炎便離開臨海市,只為有一天,能夠配得上楚心悠。

轉眼間,五年一閃而逝,蕭炎已經擁有這世上最頂級的權力與地位。

現在,他終於能回來實現當初的諾言!

……

站在楚家的別墅外,蕭炎神色動容,內心卻忐忑不安。

就在他要打開大門時,裏面突然傳來一陣狗叫。

一個保姆樣的婦人走了出來,她哄着懷裡的杜賓犬,時不時往狗嘴裏送根肉條。

這婦人身後,還跟着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面黃肌瘦,破布衣衫下的手腕,細的像樹枝,望着保姆手中的肉條,不住的咽着口水。

雖然離得遠,但蕭炎依舊能看出這是個小美人胚子,只是有些營養不良。

「王婆婆,能不能給花花一個肉條,花花好餓。」

小女孩緊盯着小狗嘴裏的肉條,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肚子也是咕嚕咕嚕叫,顯然餓急了。

這保姆嫌棄的一腳踢開她:「狗吃的你也要搶?果然是個賤種!」

小女孩被踹了個咧斜,眼眶裡立刻蓄滿了淚水,但看着保姆那嚴厲的神色,她憋了憋小嘴,嚇的不敢哭了。

小女孩可憐巴巴的模樣,卻越發激發了保姆的戲謔,她眼珠一轉,壞笑道:「花花是不是想吃這個啊?」

保姆舉起肉條,在小女孩面前晃了晃。

「恩!」小女孩重重點頭,咽了口口水。

「花花啊,這麼干吃多沒意思啊,不如我給你加個娛樂項目?」

話音剛落,這保姆壞笑着把杜賓犬放下,隨後一把擲出肉條。

「你和小狗誰搶到,就是誰的好不好?」

看到這裡,蕭炎眉頭緊皺,這保姆不是在作踐孩子嗎?哪有讓人和狗搶吃的?

小女孩看着沖她齜牙咧嘴的杜賓犬,嚇的癟癟嘴。

她很怕那隻狗,之前還被它咬過。

可她不能不搶,因為,她很餓很餓。

小女孩顫巍巍的伸出小手,想在狗嘴裏奪食……

杜賓犬眼露凶光,眼看一口就要咬在小女孩的手上!

「啊!」小女孩立刻恐懼的閉上眼睛。

轟!

一聲悶響炸然響起。

蕭炎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嗖的一聲就衝到小女孩的身邊,一腳把那隻狗揣倒在地。

小女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發現那條想咬她的杜賓犬倒在地下,一動不動!

蕭炎說道:「不要和狗搶東西吃,那個是只有狗才吃的狗糧!」

「可是……花花好餓,花花已經一整天沒吃東西了……」小女孩越說越委屈,兩隻小臟手擦着眼淚。

這一刻,蕭炎的心臟莫名的抽搐一下。

這個保姆為什麼如此惡毒,要這樣作踐一個只有幾歲的小女孩?

保姆看着被踹飛的杜賓犬,驚叫道:「小子,敢打死大少爺的狗,你賠的起嗎?」

「賠?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攔下,這孩子會受傷的?」蕭炎的聲音像是結了冰。

在小孩和狗面前,這保姆竟然更在意狗?

「呵呵,受傷就受傷,反正這小丫頭片子是楚心悠跟一個臭司機生的野種,現在她馬上就要去給傻子當童養媳了,老娘樂意怎麼作踐,就怎麼作踐!」

保姆輕蔑的瞪了小女孩一眼,嚇的小女孩直接躲到蕭炎身後。

什麼!

這小女孩是楚心悠跟一個臭司機生的野種?

蕭炎如同遭受悶雷轟頂,他仔細觀察,卻驚愕的發現眼前骨瘦如柴的小女孩整個輪廓跟楚心悠極其相似,尤其是鼻樑簡直跟自己一模一樣。

一時間,蕭炎反手抓住保姆的肩膀蹙眉質問道:「你說什麼?這孩子是誰的?」

「還能是誰的,當然是楚心悠和當年那個臭司機的!」這保姆被掐的罵罵咧咧。

此話一出,蕭炎如遭雷擊,他們那一晚後……有了孩子?

他眼前翁的一炸,低頭一看,再度發現小女孩的眼睛是左黑,右藍。

兩人四目相對,一陣強烈的熟悉感襲來,蕭炎如遭雷擊,因為他也是異瞳,眼睛同樣是左黑,右藍!

看着面黃肌瘦的女兒,再看向隨意能作踐她的保姆,蕭炎怒火中燒。

這五年,他的女兒就是在狗嘴下搶食的?

「你們,就是這麼對待我的女兒?」蕭炎雙目赤紅,異瞳中布滿了凜冽殺氣。

「你的女兒?難不成……你就是五年前那個司機?」保姆一愣。

蕭炎聲音冰冷,居高臨下的看着保姆:「沒錯,我就是五年前那個司機,說,楚心悠現在在哪?!」

被蕭炎一盯,保姆只感覺自己的心臟彷彿被鋼刀頂住一般,情不自禁的一顫。

但又想到這是在楚家的地盤上,保姆惱羞成怒罵道:「楚心悠?哈哈哈,她現在應該在楚家公司,和大家商量着怎麼把這個小野種賣出去吧!」

「你女兒馬上就要被送去給傻子當童養媳了!也就是我好心,才給她點吃的,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給傻子當童養媳?」蕭炎目眥盡裂。

「瞪什麼瞪?傻子怎麼了?人家能看上你閨女都是她命好!要是我……」

保姆的話還未道盡,蕭炎就一拳砸在她的臉上!

一拳,保姆感覺自己鼻樑骨塌陷了。

又是一拳,滿口是血,牙被打掉幾個。

下一刻,蕭炎直接拎起狗糧桶,把狗糧甩在泥地里。

「吃!」

「我……」

這保姆看着蕭炎那要殺人般的表情,慘叫一聲,連忙跪在地上啃着狗食。

「叔叔,我害怕,我想去找媽媽。」小女孩拽着蕭炎的衣角,眼淚在眼圈中打轉,顯然被眼前這一幕嚇到。

「好,花花不怕,叔叔這就帶你去找媽媽。」蕭炎抱起女兒,心亂如麻。

他怎麼也沒想到,回到楚家,會見到這樣一幕。

女兒和狗搶食,而他牽掛了五年的女人,竟然要把他們唯一的女兒送去給傻子當童養媳。

這五年,楚心悠是他在西北戰場上堅持下來的動力,如今,蕭炎只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笑話。

楚心悠,你難道真的忘了我們當初的諾言了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