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角叫【慕易魏寧】小小苦修億點點強小說免費閱讀

主角叫【慕易魏寧】小小苦修億點點強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3 13:33 作者:單機木頭

章節介紹

少年寄人籬下,受之打壓 命由天定,運由己生 父母留下的遺物竟有世間罕見術法,以及那神秘之人…… 天不負少年,非先天血脈,更不是什麼聖體,居然只因他多年苦修行為,偶遇尊貴的煉丹師被賞識,踏上一條註定不平凡的路…… 是金子總會發光,做好準備,還愁逆天改命不成?

在線試讀

第1章 父母的遺物

精彩節選

「魏長青,你私自挪用族裡的錢,不顧後果也要為了那個養子,還記得自己有一個親骨肉嗎!」

「沈黎,易兒已經進入修鍊的關鍵期,這個階段要是再不使用初靈丹提升境界,將來不知道會落後多少的修鍊進度,這一點你也知道,易兒同樣明白,但他一字未提,就是因為族中的人拿他當外人看待,我不為易兒爭取這些東西,誰還會在乎他!」

沈黎輕蔑一笑:「一聲聲易兒,易兒,只有你魏長青才叫的順口,要說不是你的私生子都很難讓人信服,乾脆把慕去掉,也姓魏如何!」

「當初收養易兒也是經你同意,別人對易兒漠不關心也就罷了,你可是易兒的乾娘……」魏長青正說著,察覺到屋外有動靜傳出。

他目光落在窗外的一道人影上,對其喊道:「誰在外面?」

屋外,慕易過來找魏長青,正好聽到倆人的對話。

轉身離開時,他這臭腳丫也不挑時候出醜,偏偏在這會踢到地上那不起眼的小石頭,心中不禁暗嘲道:「呵呵,連塊石頭也想看我笑話!」

雖然習慣了兩人因他而吵架,那種像是被人孤立的難受滋味,依然會湧上心頭,這時候再去拋頭露臉,無非是給自己傷口上撒鹽,索性不理會,快步離去。

……

不一會,少年就走到後院的竹林中,這是他修鍊的地方,安靜的環境,極少數人的打擾,低落的情緒由此而釋放。

一陣傷感的心緒稍平復一些,他盤坐在一塊大石之上,雙眼閉合,修鍊起靈氣,顯得有些認真,想要突破到初靈境八層卻是有種遙不可及的感覺。

如魏長青所說,他現在為初靈境七層,這是一個很奇怪的階段,每天修鍊到的靈氣會消化掉一部分維持當前境界。

若修鍊到的靈氣不夠維持當前境界,反而還會降級,因此,晉陞到初靈境八層就變得無比困難。

在這個靈氣稀薄的地帶,每天的堅持修鍊,基本是在抵消流失的靈氣,很難將修鍊到的靈氣積累到晉級。

短則三年有望突破,慢則五年……

對於修鍊者來說,這個時間段正好又是修鍊的黃金時期,一旦被耽擱,想要再脫穎而出幾乎是不可能了。

在修鍊家族中,凡是修鍊到這個特殊的階段,會分發到一枚初靈丹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甚至還會為當事人感到驕傲。

對慕易而言則不同,他只是魏家的養子罷了,一枚初靈丹的價值用在一個養子身上,很難不讓人反對。

陰涼的竹林,本是一處舒適之地,天卻不解人意,驕陽似火,帶着一股悶熱。

少年先前聽到的話,猶如烙印般深刻腦海,靜不下心。

而隨着這股悶熱感,他更是有些心煩意亂,體內幾次聚集靈氣以失敗告終。

停下修鍊,少年那一張落寞的臉龐,面向著竹林外的魏家大院,顯得很是無奈,喃喃低語:「別人口中的小少爺,終究不是魏家的人,呵呵……」

打小就在魏家長大,他沒有一點親生父母的記憶,只知道父母因病逝世,自己也並非魏家的人。

或許是魏長青認識他父母的緣故,也可能是出於同情,魏長青將他認作乾兒子,也特別的護着他。

正因如此,惹的一些人嫉妒,甚至說他是私生子,遭人排擠,過着苦不堪言的日子……

那些極為諷刺的話還沒流出時。

慕易的乾娘沈黎,以前也待他如親子一般,現如今就像是熟悉的陌生人,以及仇人相見。

想到這裡,一陣涼風吹拂而過,退去幾分烈日的悶熱感,涼快了不少。

慕易回過神來,伸了個懶腰,不由的摸了摸脖子中的吊墜,有些傷感的嘆出聲:「留這遺物給我,卻連長相都不讓我知道,可真是我的好父母。」

他打小就帶着這塊吊墜,幾乎不離身,每每思緒萬千的時候,總會不由自主的摸一摸。

魏長青有提到過,是他父母留下的遺物,也就特別的珍惜。

「這是你父母留的東西啊。」

忽然,一道聲音從吊墜中傳出。

慕易沒多驚訝,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無人,便將脖子上戴着的吊墜取到掌中。

黑色的鏈條,有着一塊圓形物,正面刻着一種看不懂的圖案,反面則是一長串古文,也不知道是哪個時代用的古文,總之看不懂。

慕易一臉認真,看着吊墜上奇怪的圖案,是想看出點端倪,問道:「你到底是誰,藏這裏面有什麼理由?」

前段時間開始,這吊墜裏面偶爾就會有人說出話來,詭異的很。

他每次強壓驚恐想要問個明白,卻又說不上兩句就沒了聲音,接觸的次數多了,也不再那麼驚訝,更多的是好奇。

「該怎麼跟你解釋呢……」

吊墜中,那人聲音低沉渾厚,像是一名青年發出。

「我應該是來自地球,與你生活的世界不同,具體怎麼穿越到這個世界,記憶還有點亂,想不起來,總之很複雜吧。」

慕易沒太聽懂那人的話,半知半解,按照自己的理解說道:「所以你是世界某處的人,並不屬於這吊墜中的生靈,是用了某種手段,或是某種原因進入這吊墜裏面藏身?」

「你的理解能力還算不錯,只是還差一點核心認知,就當這麼一回事吧。」

「趕緊出來,愛去那去那,別藏我吊墜裏面!」慕易有些不高興了,先不說這人怎麼鑽進吊墜裏面的,僅憑弔墜是他父母留下來的遺物,就容不得他人玷污。

要是去跟誰家的黃花大姑娘來一點刺激的事情,都顯得無比尷尬。

「我要是能出來,還不稀罕這破地方,狗屁電視劇里穿越的都是主角,我這算什麼劇情發展,簡直就是惹了神怒,才能被困這破吊墜里,咦?我在這裏面多久了?我是誰來着?」吊墜里一陣抱怨聲,而又疼叫道:「頭好疼……」

「呵。」慕易對這人的事毫不在意,冷淡道:「能進去,肯定有辦法出來,我不想身邊跟着一個窺視自己的人,趕緊離開。」

「我要是有辦法解決,就不會找你小子說話了。」面對少年那毫無人情味的話語響起,吊墜中的那人很是無奈的嘆道。

幾個呼吸間過去,少年手中的古樸吊墜再無聲響傳出。

慕易心想這傢伙又玩消失,一陣無語,剛要將吊墜掛回脖子上,裏面那人卻又傳出聲音:「我肯定想出來,找到出來的辦法,不用你說我也會離開,我倆或許可以做個交易。」

聽到交易二字,慕易饒是有了幾分興趣,凝視着手中的那塊吊墜,問道:「怎麼交易?」

「吊墜裏面有很多的高級功法,甚至各種寶物之類,你幫我脫困,這些東西都能交給你,這個交易對你來說並不虧。」

「什麼功法?」慕易愕然,對功法這個說辭沒太理解,在他的認知中聽過術法,卻沒聽過功法是什麼。

旋即,吊墜里那人解釋道:「就是你們修鍊世界中的初中高,天地玄黃階級的功法招式,你不會告訴我這個世界沒有功法吧?」

慕易愣了一下,忽想到點什麼,說道:「你說的功法是術法吧?」

「你們稱功法為術法是吧。」吊墜中的那人恍然明白,而又說道:「就是你想的那種術法,在這吊墜裏面堆積如山,所以我倆可以做一個交易,你幫助我,我就將裏面的術法招式傳你。」

「就算裏面有你說的術法,那也是我父母留下來的,本就該是我的東西,何來交易可言。」慕易嘴上這麼說著,心中卻是不以為然,尋思這人是為了讓他幫忙擱這忽悠自己。

他出於好奇,而又說道:「那就找一本天階術法出來證明你所說。」

「這個……」

「沒有?」慕易把玩起手中的吊墜,雖然猜到了結果,忍不住挖苦道:「堆積如山的術法,找不出一本天階術法?」

「這裏面的書本都長一個樣子,而且那麼多,我不知道哪本是天階,你說一下天階術法的特徵,我找找。」吊墜里那人緩緩道出,卻是給人有些尷尬。

慕易本是隨口一說,誰想這人還當真了,世人皆知天階術法只是傳言,根本就沒有,懶得再去拆穿:「算了,你找不到。」

聽出少年有些不耐煩的腔調,吊墜中那人忙說道:「你可以不信我的話,但不得不承認你父母留下的吊墜有秘密,不然我怎麼會被困在裏面,就沖這詭異的現象,你就應該試着信我。」

一愣,慕易對父母的事情所知不多,說不在意是不可能,帶着幾分期待的眼神,看着手中的吊墜,說道:「你找找裏面有沒有我父母留下的信息。」

「這個……」

「又沒有?」慕易一臉黑線。

吊墜中那人傳出幾聲傻笑音,而又理直氣壯地說道:「這裏面的書籍多的你不敢想像,但也需要花時間找……」

慕易嚴重懷疑這傢伙是在忽悠自己,帶有鄙視的眼神看着手中的古樸吊墜,抱怨道:「說半天,我什麼好也得不到,還跟我扯交易,不如直說讓我幫你得了。」

聞言,吊墜中那人十分堅定的說道:「等我從吊墜裏面出來,我一定把裏面的東西都帶出來。」

這人要是敢當慕易面戲耍自己,指不定會發生點暴力的事情,也不繼續閑扯,直接將吊墜收了起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