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北京劉金寶小說免費閱讀

北京劉金寶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3 13:40 作者:早起時見雨

章節介紹

意外重生1991年的劉林,有了漂亮的老婆,可愛的女兒;重回一回,怎能浮萍一世!迎着時代的浪潮,搶佔商機,奮力廝殺;一個時代,二十年的變遷,展開徐徐畫卷……

在線試讀

第1章 重生

精彩節選

劉林只覺得後腦勺有股撕裂般的疼痛感,四肢像被注入了麻藥一般不聽使喚。

一陣陣的霉味侵入鼻子中,讓劉林有種想吐的衝動。

他努力睜開眼,彷彿耗盡了全身的體力。

入目的是一間狹小的屋子,空空如也,家徒四壁。

身下是一張破舊的木板床。

這是哪?

「啊!」一聲小女孩的驚呼聲,帶着濃濃的恐懼。

劉林尋聲望去,

看見一個扎着兩個小辮子的小女孩一頭扎進身邊女人的懷裡。

雙手緊緊的抱着女人,一雙眼睛如同看到鬼魅一般的看着劉林。

「你們…」是誰?

劉林的話還沒問出來,一股刺痛感在這時衝進了劉林的大腦里,讓他原本就疼痛不已的腦袋如同即將炸裂一般。

一些混亂的記憶融進了他原本的記憶里。

劉林,二十五歲,只上過小學一年級。

好吃懶做,遊手好閒。

愛好廣泛:抽煙,喝酒,賭博,打老婆。

這些記憶讓劉林的腦子更加的混亂,他確實也叫劉林,可他明明三十二歲,研究生畢業,剛剛創立了第一家屬於自己的公司。

有車有房有存款。

「不,這不可能是我!」

劉林本能的想和這些突然出現的標籤劃清關係。

女人輕嘆了一口氣,她的眼中帶着一股失落。

「我這就去給你熬姜水,醒酒。

混亂的記憶提醒着劉林,眼前的一對母女,是他的老婆孩子。

他老婆柳茹慧是十里八村的美人胚子,將近一米七的個頭,身材苗條,五官精緻。

尤其那一雙清澈的眼睛,總是銜着一抹溫柔。

若不是他家借了三十塊賄賂媒婆,媒婆昧着良心的隱瞞了劉林的真實家境和為人,柳茹慧根本不會嫁給他。

可惜這個人渣得到了卻不懂得珍惜。

心情稍微一不隨意,對她就非打即罵,拳打腳踢。

自己好吃懶做不說,還逼着柳茹慧給他弄錢買酒和賭博。

劉林都沒忍住的在心裏罵了一句「人渣」。

柳茹慧雖然才二十二歲,但是干起活來手腳特別的麻利,很快就端了一碗薑湯過來。

「趁熱喝吧。

柳茹慧的語氣就像例行公事。

劉林從床板上爬起來,雙手接過薑湯,「謝謝。

柳茹慧的手一僵,她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但隨即面露幾分凄慘。

「你讓我借的錢,我真的已經儘力了,可她們都已經不願意再借給我了。

劉林,家裡都已經無米下鍋了,我也着急。

柳茹慧的雙手緊攥着衣襟,「錢的事情我一定會再想辦法的,你先別著急生氣行嗎?

就算要打,也別打苗苗了,沒用的人是我,跟孩子無關,她身上的傷,還沒好呢。

才四歲的苗苗將小腦袋埋在柳茹慧身前,渾身打顫的不敢多看劉林一眼。

也難怪孩子怕他,

劉林重男輕女的思想特別重,孩子從小到大,他就沒有給過一絲一毫的溫情。

「餓了吧,我這就給你做飯。

柳茹慧忙進廚房做飯,生怕劉林下一秒就舉手打人。

沒一會兒功夫,柳茹慧端出一碗清湯寡水的面片湯,裏面只放了一根油菜。

見劉林沒動筷,柳茹慧嘆了口氣。

「家裡真的沒油了,就是菜也都吃沒了,真不是我不肯給你放。

看到柳茹慧小心翼翼的模樣,劉林此刻的心理挺不是滋味。

見柳茹慧一直不去廚房再端面片湯出來,劉林只能主動詢問,「你和苗苗的晚飯呢?」

小傢伙急忙搖動起雙手,「苗苗還小,不會餓,不需要吃東西。

劉林看的更心塞。

這混賬話,是前身經常不給苗苗飯吃的理由。

再看柳茹慧。

柳茹慧輕咬嘴唇,「家裡的吃食都在這裡了。

這次輪到劉林一怔。

這個家,居然已經被「他」敗到這步田地啦?

這唯一的一碗面,劉林怎麼可能吃的下!

他將碗推給母女倆,「這面還是你們兩個分着吃吧,我出去走走。

雖說90年代是一段經商投資的黃金時期,但也要根據所處的環境,和所能利用的資源做起。

這個縣城不算髮達,主要的經濟支柱企業,是一家國有鋼鐵廠。

同時這裡也是個產棉大縣。

不過因為諸多原因,這裡的棉花經常滯銷。

劉林當年創業的時候,沒少參加企業家之間的學術交流會,自然沒少聽各個企業家憶苦思甜自己的發家史。

他記得很清楚,其中有一個文化不高的老一輩企業家曾經講過。

當年他就是出生在一個產棉的村子,那裡的老人,因為棉花不能全部賣出,就會將多餘的棉花織成布。

一次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這個企業家將村裡的布拿到市裡賣,沒想到剛到早市就被搶購一空。

後來他就將周邊的棉布都收了,依舊供不應求。

再後來,這個企業家就乾脆開起了紡織廠,慢慢的企業越做越大,在全國很多省市都有了自己的工廠,成為了行業龍頭。

如果他效仿那位企業家,一定也能走的通。

但想到這劉林發愁了。

雖說可以做的項目是有了,但是啟動資金上哪搞?

「他」家現在可是連飯都吃不起了。

有句話形容劉林此刻的心情再合適不過: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正在這時,劉林看見不遠處一個身影一晃,溜進了一棟家屬樓里。

劉林嘴角一勾:米來了。

他不慌不忙的點了一根煙,靠在家屬樓旁的大樹底下,面朝樓門口,慢條斯理的吐着煙圈。

也就是等了兩根煙的功夫,劉林要等的人就出來了。

呵!

比他想像的還快。

那人正賊眉鼠眼的朝樓外瞄了幾眼,見沒什麼人,拔腿就要開溜。

「駙馬爺,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啊?」

身影聽到「駙馬爺」幾個字,渾身不自主的抖了一下。

藉著路燈眯着眼睛的往樹蔭底下看。

快步的跑過來,一看是劉林,使勁的推搡了一把。

滿嘴怨氣地道,「你塌涼的在這幹嘛,瞎喊什麼喊,差點沒嚇死老子,趕緊滾!」

劉林一笑,「滾倒是可以,不過滾之前,駙馬爺得借兄弟點兒錢花花。

駙馬爺眼睛一立,「我嚓,誰給你的膽子,皮癢了是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