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阮清夢和陸塵都市之至尊戰帝

阮清夢和陸塵都市之至尊戰帝

2022-04-23 13:44 作者:羅笙

章節介紹

統領全球的至尊戰帝強勢回歸華夏,但為了妻子女兒,被所有人誤會成廢物,既然如此,就讓你們見識見識,廢婿的實力!

在線試讀

第1章 失去雙眼的女孩

精彩節選


“羅笙!你不能進入華夏!”

近萬米的高空上,傳來一道女聲厲喝。

整整一隻特戰編隊的戰鬥機群,正在死死”咬”着一架殲-21不放。

雙方的馬力都開到了最大,在這無盡海域上展開了激烈的追逐與激戰。

“特么的!乾死他們!”

坐在殲-21駕駛位上的是一位全副武裝的男子,看不清臉,但罵人的聲音卻比飛機發動機的聲音還要震耳朵。

而坐在后座上的羅笙,正翹着二郎腿,面無表情地聽着耳麥里傳來的道歉聲。

電話的另一頭是一座陰森到令人髮指的大殿。

一座孤島漂浮在無盡海域上,其上常年迷霧濃煙繚繞,讓人看不清廬山真面目。

這是世界第一殺手組織——羅生門,所在的七殺大殿!

此時,大殿內九尊羅剎,十七位魔將,九九八十一名羅生門厲鬼,鏗鏘跪下。

“門主,我們真沒想到華夏會阻攔您入境……”拿着電話的灰袍人唯唯諾諾地說道。

整個大殿內落針可聞,甚至連每個人的呼吸聲都被刻意收斂。

“掛了。”

羅笙面無表情地掛斷了通話,從座位上站起身來,縱向一掌便直接拍飛了駕駛艙的擋風玻璃。

“你知道我要去哪。”

羅笙留下一句沒有頭尾的話,沒有半點猶豫,直接縱身一躍,身體騰雲而起,然後驟然速降。

“卧槽!隊長,目標跳機了!”

緊追着的戰鬥機編隊耳麥里傳出一道大叫。

“放屁,這可是萬米高空——”

為首戰機中的女子的話還沒等說完,只聽駕駛艙旁”嗖”的一聲。

二人擦肩而過的瞬間,她清楚看到,羅笙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冷冷掃過——

羅笙身體急速朝着海面下落,甚至開始摩擦空氣,帶起一道尖銳的嘶響!

但他卻是很淡定地從懷裡掏出一張照片。

照片上的女子也就剛剛二十齣頭,面容清秀恬靜,鼻樑挺直,小嘴粉嘟嘟的,算得上是難得的良秀佳人。

七年前,他被趕出羅家,流落江東,後又被人算計,和陸清夢成了一夜夫妻。

後來一位老者看中了羅笙,將他帶到了一處島嶼,一手創立了羅生門。

雖然他已經擁有了掌控生死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

但羅笙依舊記得自己曾經承諾過她:一定會對她負責,一定會回去娶她。

如今,他回來了。

此刻,他正站在蘇家別墅院牆鐵圍欄外。

他的衣服甚至還是濕漉漉的,原本飄逸的銀髮低垂下來,更像是個落魄的乞丐,讓人看了一眼,就不會想看第二眼。

不過,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陸清夢,哪怕在換衣服前,先讓他看上一眼,他就滿足了。

然而,就在此時,別墅庭院的房門突然被人從裏面推開,一個看起來才四五歲的孩子被人狠狠踹倒在地。

小女孩兒的身體異常瘦弱,眼睛上裹着厚厚幾層染血的紗布,小臉上通紅還印着通紅的掌印。

掌摑的力道極大,連一邊的紗布都被震落下來,連帶着粘稠的血跡搭攏在耳朵上。

“飯碗都端不好!湯湯水水灑了一地!”

話音未落,只見一個精緻的小碗被人丟了出來,落在台階下的石板上,”啪嘰”一聲,摔了個粉碎。

屋子裡走出一個四十齣頭的胖女人,系著圍裙,厲聲衝著小女孩喝道,”吃飯還帶個碗,我看你是要飯要慣了!”

說著,女人還覺得不解恨,一腳踢在她的身上,將她直接踹下了台階。  

小女孩本就已是一身淤青,這下更是摔得頭破血流,泥土和血跡混在一起粘在小臉上。

那纏繞在她眼睛上的紗布順勢脫落。

離得這麼遠,羅笙還是一眼便看到了那兩個空洞的血窟窿。

小女孩的一雙眼珠竟然被人剜了去!

才多大的孩子,是誰竟然如此陰狠,下此毒手?

羅笙殺過人,很多人,多得堆積如山,誇張到可以填海……

這種絕望的哭聲他聽得太多了,也早就厭煩了。

但當他看到這個小女孩的時候,他的心莫名的在顫動。

照比雙眼穿心的劇痛,一時間,小女孩身上的傷好像都變得不值一提。

她髒兮兮的小臉僅僅是一皺,便是朝着那一地碎渣爬了過去。

“那是謠謠的碗,是爸爸送給謠謠的生日禮物。”

小女孩伸出腫脹的小手,顫顫巍巍地撿起一塊又一塊的碎片。

她稚嫩的小手被碎片劃開一道道血口子,但她還是如惜珍寶,嘴裏念叨着,”碗,爸爸送給謠謠的碗,碎了,碎了……”

她多麼想哭,多麼想像正常孩子一樣落淚。

但此刻,小女孩撕心裂肺地嚎啕起來,殷紅的血淚自她眉間的空洞里流出,從污濁的小臉上蜿蜒而下,讓人光是看了都覺得心碎。

那哭聲更是有種讓人痛不欲生的感覺。

他的心彷彿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說不出來的刺痛。

見小女孩哭得慘,胖女人的臉上非但沒有半分憐憫,還儘是厭惡。

“哭!就知道哭!就那個畜生玩完你媽,留下你這麼個孽種!”

“還送你碗?你爸死了!已經死了!”

她嘴裏謾罵著,幾步便走到小女孩身前,一把將她推倒在碎渣上,抬起腳狠狠踩在小女孩的身上,然後猛地往前一踹。

那些瓷碗的碎片瞬間割破了小女孩的肌膚,殷紅的血跡瞬間浸透了她後背上的衣裳。

小女孩的身體劇烈地顫抖着,似乎想爬起來,但身體卻動彈不得,小手撲騰着也變得血肉模糊。

羅笙再也看不下去了,腳下一踩,身子飄然掠進高高的庭院鐵欄,像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就是活着浪費空氣,死了污染土地。

他徑直奔着女人衝去,覺得必須要狠狠地懲治一下。

“打你我都嫌髒得慌!”

胖女人一臉晦氣地抬起腳,伸手想撣撣拖鞋上的灰塵。

但是,她的手已經被一個高大的男人死死抓住了。

“你——”

胖女人還不等開口質問,聲音便已經化作了慘叫,”啊——”

咔嚓!

只聽得一聲脆響,胖女人的雙臂瞬間軟了下來,垂到身體兩側。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