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可君欣】世說仙語小說免費閱讀

【小可君欣】世說仙語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4 16:10 作者:小可

章節介紹

  這是一個有關仙俠與世俗的傳說世說也好,仙語也罷,講的都是一副畫皮,百般狡詐,千縷思緒,萬種風情原本該是那虛無事,怎見得不是這眼前人臨窗笑看人間世,誰知卻是鏡中人   ★★★★★★★   第一卷既可當作故事的發端,也可當作序篇...

在線試讀

第一曲 心始

精彩節選

  朗西雪原地處西北苦寒,人跡罕至。

  純凈的素色自古便是這裡的主題。仰望,是灰濛濛的天幕;俯視,是白茫茫的大地。除了大把大把拋撒的雪片,沒有什麼是生動的。

  當然,除了那些在嚴寒下依然頑強生存的生命。

  ※※※

  「離開,還是留下呢?」

  喃喃的低語出自一個少年口中。屋內沒有其他人,所以不會得到回應。

  少年手中拿着一盞由整塊水晶雕成的華美酒器,裏面裝的是半杯雪水。他不飲酒,因為他不願失去片刻的洞察和定力。

  他獨居在這人跡罕至的朗西雪原,一住就是十年。

  十年前的一場劇變,讓他成了家族中唯一的倖存者。也許是因為當時的年紀太小,要不就是因為那場的滅頂之災背後有太多隱秘的是是非非,也可能是下意識地不想再觸及那些浸泡在血池中的記憶……總之,他記不清當時年僅八歲的自己怎樣避過數以百計的殺手暗探,隻身逃出幾千里,後來竟然在冰天雪地里活了下來。

  現在,他只是一個潛居的修士。雖然算不得心如止水,但至少,報仇、復興家業之類的事情並沒有成為他活着的目標。這倒不是因為豁達和仁恕,親人的血跡並非容易褪去的顏色。事實上,就算他想復仇,也無仇可復了。仇家在另一場血雨腥風中被絞得灰飛煙滅,——也不知是不是天意的公平與因果。三年前,他在雪原附近的臨余城中聽到這個消息。激動和歡喜比想像的短暫,僅僅一夜後便被悵然和平靜代替。

  都過去了……

  死者已矣,生者當自愛。

  少年出身顯赫的世家,雖然族譜上的人丁不算興旺,但英才輩出。歷代先人中,身居廟堂高位的比比皆是,其中更有數位才傾天下的能人異士,令人既羨且妒。據說,他們參悟了「小可趨吉避凶,大可縱橫太虛」的奇術,——至少外界是這麼傳的。奇術是有的,但究竟是不是神奇到這種地步,少年並不清楚。或許空穴來風,事出有因。

  塵封的歲月里,那些和他擁有共同血脈的俊傑將體悟到的玄術妙法記載下來,著成了這本被他拿在手裡的《明境》卷冊。每一種奇術背後都有一個傳奇。

  《明境》中的文字往往平實易懂。那些記述者們不需要用似是而非的言辭迷惑後人,也不必玩弄玄虛突顯箇中奧妙。他們只希望自己的畢生心血能被後代繼承發揚。

  不過,修習《明境》中的玄術境界並不會因此變得容易。世上總有些東西只可意會,難以言傳。況且,再如何貼切的描述也會因人而異。修鍊時,勇氣、毅力、智慧和機緣缺一不可。

  早年的苦難將少年的心性磨礪得堅韌。原本只是中上之資,隨着修為日深,漸漸被淬鍊成無瑕之質。可見資質這種東西絕非一成不變。

  除了幼時的世家教養和後來的血腥劫難,這十年間的雪原獨居也令他獲益良多。天地間諸般神奇,在目睹經歷後,被汲取為自身成長的養分。

  然而,最近他的修為停滯不前。

  「世間機緣不可強求,也不可不求。再閉門造車只怕沒有出路了。」這個念頭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明境》中所載的「三玄境」、「五通境」並無一板一眼的套路,據說每人練後也會有不同的氣象。物有靈,靈有道,實在是大堪玩味。

  所謂的道,有人說是人間倫常,有人說是義氣公理,當然有人說是幫人看風水、驅鬼神的賺錢營生。

  還有人說「道即道也」。這話其實投機取巧。可以解釋成「道就是道本身」,不能以言語盡述。也可以解釋成「道「是一條「道路」,通向某個目標。

  不管怎麼釋義,「道」確實是以萬千種形式存在於一沙一葉、一瞬一刻、一人一事之中。

  單說這人。千古以來,人自詡為萬物之靈,或許有些道理。因為至今為止,人並不清楚自己的極限在哪裡,到底能夠做到什麼地步。每每認為自己不過如此時,卻能有所突破,成就驚人之舉、曠世之業。對人而言,也許「道」就是通往那個「超我」的路徑。

  少年默默地環視着木屋內的陳設木床、木桌、木凳、木櫃、木桶、木盆……還有唯一一件非木質器具——用長石砌成的壁爐。這些物件陪伴了他十年,在他眼中,它們都是有知覺、有呼吸的同伴。一旦真要離開,不知彼此舍不捨得。

  原來的木屋不知是誰建造的。後來他玄功初成,就翻修了一遍,以此為家。只有一個人的家,時時處處透着冷清。不見世家門庭的賓朋往來,不聞逢年過節的喜慶熱鬧,也感受不到父嚴、母慈、子孝的情義。如果不奢望這些,僅僅是和逃難時的血雨腥風、朝不保夕相比,已是不錯了。所以,少年很滿足。

  他走到牆角,打開木箱。裏面的東西已經靜靜地等待了十年,是他亡命時隨身帶着的事物。幼時的衣服當然穿不得了,留下來是因為不舍。綉着日月爭輝圖案的錦囊里還有幾張銀票,開具的銀票的是當年最大的「通寶銀號」,據說如今依然是獨佔鰲頭的大銀號;內頭還有些散碎銀兩,不過不多;此外還有十三顆一般大小的夜明珠,少年對它的珍惜可不僅僅是出於珠寶本身的驚人價值。

  箱中另有一柄短刀。黑色的刀鞘古樸凝重,刀柄較普通的刀略長,看起來比較顯眼的部分是兩顆淡紫色晶石,刀鞘和刀柄上各嵌一枚,以完美的位置感與刀形成一體。自幼生在名門,少年對珠寶的見識不差,但根本瞧不出這紫色晶石的來歷。晶石發出的幽幽紫芒乍看不稀奇,倘若仔細端詳,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魔力,那種感覺有時如聆聽一位淵博的智者,有時像是獨擋一位無敵的勇士,有時猶如面對一位威嚴的君王……十年前,這種感覺還不十分強烈,但近來,隨着《明境》中「三玄五通」奇術的小成,感覺越發清晰起來。

  這柄短刀如此神奇,十年里,少年卻還沒有用過。原因頗為可笑——拔不出。至今,他修道十年載,雙臂有千鈞之力,但面對此刀,所有嘗試均是徒勞。

  他將這些物件一一包了,斜背在身上,其餘皆小心封好。

  最後瞧了一眼這個陪伴十年的居所,少年邁步出屋。鋪天蓋地的雪片和肆虐狂躁的寒風,對已有相當修為的他並無多大影響。

  揀日不如撞日,從長計議不如想走便走。他雙手交替地在面前虛划出數道玄妙的弧線,而後口中輕叱,木屋消失於眼前,彷彿這片雪地上原本空無一物。

  「也許還會回來吧。」少年輕嘆一聲。

  以「明境三玄」的「玄隱境」將木屋隱去,非施術者莫能解,這樣倒省得下鎖了。玄隱境最能開闢虛空,藏納萬物,以靈識溝通開啟關閉的玄機,妙用無窮。少年修鍊此術遠未臻大成,藏山納海定然不成,隱藏一間全副家當不值二十兩銀子的木屋還勉勉強強。至於創立此術的先賢會不會扼腕,窺視覬覦此術的宵小會不會唏噓,就不是他在意的了。

  俱都安置停當,少年凝視片刻,拂袖而去。以言清輝這個名字譜出的《清輝曲》就自展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