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畫家陳先勇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畫家陳先勇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2-04-24 16:12 作者:荒山老狗

章節介紹

別輕易讓陌生女人上你的車!尤其是夜裡!因為你遇到的……可能不是活人! 我是一名夜班司機,那天深夜我去夜店拉活,上來個喝醉的美女 接下來,我卻做出了最讓我後悔的事……

在線試讀

第1章

精彩節選

夜裡沒啥生意,我剛把車停好準備上樓,就接到陳勇打來的電話:

「陳亮!我……我出事了!」

陳勇是我表弟,畢業後我倆東拼西湊,合夥買了輛二手比亞迪,當起了黑車司機。

我聽陳勇語氣惶恐,就問他:「啥事?」

陳勇哆嗦道:「那天有個女的……算了!電話里說不清楚!我現在來你家!」

等陳勇匆匆將電話掛斷,我心裏覺得很奇怪,難道這小子去夜店撿屍了?

有不少黑車司機都這麼玩過,不久前群里還有個司機發視頻,炫耀自己的成果。

不過那司機的下場很慘,後來被姑娘的男友找到,被暴打一頓不說,還給判了刑。

陳勇不會也玩這手吧?

很快敲門聲響起,我打開門一瞅,只見陳勇滿臉慘白地站在走廊里,腿抖的厲害。

我把他拽進屋,遞給他瓶啤酒,道:

「瞧給你嚇的!到底出啥事了?」

陳勇抓過啤酒,咕嘟嘟直接喝下大半瓶,然後抹了抹嘴唇道:

「哥!我遇到鬼了!」

三天前的夜裡,陳勇去郊外跑黑車,回來時的路上,突然躥出個長發女人!

陳勇剎車不及,直接把那女人撞出好幾米遠!

被陳勇這一說,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將剩下那點酒喝完,陳勇臉上恢復了些血色,繼續講述起來。

撞人後,陳勇停車一瞅,看那女人倒在血泊里一動不動,直接就給嚇傻了!

按這小子的說法,當時他大腦一片空白,楞了好一陣,才想起來打電話叫報警。

可那女人已經沒氣了,再說當時是半夜,郊外那條路壓根就沒車!

也就是說,根本沒人看到這一切!

所以陳勇一不做二不休,將那女人拖到樹林後面,挖個坑給埋了!

剛好後備箱里有把摺疊鐵鍬,是我買來在陽台種花的,陳勇就用我那把鐵鍬,一下下……將土埋在那女人臉上!

我恨不得給這小子一巴掌,怒視他道:

「你特么是人還是畜生?這種事你都做的出來?」

「這可是肇事逃逸!趁現在還來的及!我帶你去投案自首!」

冷汗順着我的臉頰流了下來,就算這小子跟我沾親,我也要把他送到派出所去!

我拽着陳勇的衣服往外拉,可他卻死活不走!而是哭喪着臉對我道:

「哥!我知道這事是我做錯了!我也願意投案!但事情沒這麼簡單啊!」

原來那天陳勇逃離現場後,回去就做了個噩夢!

夢裡有個滿臉血的長髮女人,掐着他脖子尖叫:

「你還我的命!」

將自己外套脫下,陳勇指了指自己脖子!

我瞧了過去,只見陳勇脖子上有五道漆黑的指頭印,深深嵌在肉里!

「這還沒完!我一覺睡起來!頭髮都掉光了!」

說著,陳勇將頭頂的帽子摘下,當我看到他那光頭後,忍不住驚呼道:

「鬼剃頭!」

陳勇撲通一聲跪在我面前,哭喪着臉道:

「陳亮!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我沉默了,畢竟頭一次碰到這種事,我當時心亂如麻,半天沒個主意。

想了半天,我決定在報警前,先給二叔打個電話。

聽說自己兒子出了這麼大的事,二叔氣得半天不吭聲,最後嘆了口氣對我道:

「亮子,還記得那個曾先生不?帶上你弟!去找他!」

曾先生精通奇門命理,跟我二叔交情很深,碰上這種邪門事,聽聽人家的意見也好。

我開車拉着陳勇往曾先生那趕,路上我隨便問了句:

「那女人多大?長啥樣?」

陳勇低着頭道:「頂多二十齣頭!穿了件白裙子!長得好漂亮……」

我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沒記錯的話,我昨晚也拉過一個穿白裙子的美女!

當時那美女就坐在副駕上,我趁她不注意,還拿手機偷拍了幾張照片!

我:「那女的……嘴角是不是有顆痣?」

陳勇:「對啊!你咋知道的?」

我後背一涼!差點把車開進綠化帶里!

深吸一口氣,我將手機里的照片翻出來,遞給陳勇道:

「你看看……是不是她?」

砰地一聲!手機從陳勇指尖滑落,掉在地上!

「是……是她!」

車停在十字路口等紅燈,車廂里漆黑一片,我跟陳勇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這是怎麼回事?

三天前,陳勇開車把那美女撞死,可是在昨天,我居然又遇到了那個美女!

還記得當時上車後,那美女滿身酒氣,對我輕飄飄來了句:

「今天怎麼是你開車呀?」

我問她啥意思,那美女也不吭氣,還衝我怪笑!

當時我以為她喝醉了說胡話,這會我才反應過來!那玩意是鬼!她已經盯上這輛車了!

曾先生在一座茶樓里等我們,他今年四十來歲,穿了件黑色中山裝,正眯着眼品茶。

我拉着陳勇,把整件事的前後經過說出來後,只見曾先生臉色一黑,道:

「這事……恐怕不太好辦啊!」

指着陳勇光禿禿的腦袋,曾先生嘆氣道:

「這小子把人家姑娘撞死,如今那姑娘陰魂不散,是想拉這小子去抵命!鬼剃頭只是開始!最遲七天!他就得沒命!」

陳勇嚇得倒吸口涼氣,哭喪着臉求道:

「曾叔!我爹當年救過你的命!今天你無論如何也要幫我啊!」

曾先生冷笑道:「造了這麼大的孽!這回我未必能幫的了你!」

我聽曾先生話裡有話,就疑惑道:「要不?先帶他去投案自首?」

曾先生搖了搖頭,道:

「陳亮啊!這事你也被牽扯進去了!你們兄弟倆開的是一輛車,你以為那東西害死陳勇後,會放過你?」

「如今,你也染上了因果!就算陳勇死在牢里,也保不了你的命!」

曾先生這一番話,直接把我給聽毛了!想起昨夜坐副駕的那個白衣美女,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道:

「那現在該怎麼辦?」

曾先生臉色陰晴不定,只見他手指連續變換了幾下,演算一番後這才開口道:

「我去準備下!等會你們帶我去現場瞅瞅!」

話說完,曾先生起身離去,過了會,我看到他端來一大盆水,上車後我問道:

「曾先生,這盆水是幹啥的?」

攤上這種事,曾先生心情似乎也不太好,就懶懶地回了句:

「問那多幹啥?到地方就知道了!」

在陳勇的指引下,我將車開到郊外,最後停在一條僻靜的公路邊。

昏黃的路燈下,周圍黑壓壓一片,這會正是半夜,路上靜的嚇人!

「屍體埋在哪?」停車後,曾先生問陳勇道。

陳勇哆嗦地指了指路邊,我瞧他這副慫樣,心裏一肚子火!

「X你嗎!勞資給你害慘了!還愣着幹啥?快滾下車!」

我狠狠踹了陳勇一腳,他只得哭喪着臉走下車,帶我們來到樹林後的一片空地上。

只見那空地上立着個土包,在月光的照射下一片慘黃。

看到這場景,別說陳勇,就連我都嚇得不輕!

曾先生陰着臉走到那土包前,將水盆放下後,從懷裡取出一大把紙錢!

將那紙錢點着後,曾先生跪倒在土包前,語氣凝重道:

「陰陽有隔!造化無常!我知道你死的冤,但你執意要索命的話,對你是沒好處的!」

指着一旁瑟瑟發抖的陳勇,曾先生又道:

「這孩子家人與我有恩!你放過他!我保你陰魂超度,每年紙錢不斷……」

念叨了一會奇怪咒語,曾先生示意陳勇跪下,沖那土包連磕好幾個頭,然後拿出根筷子,放在水盆里道:

「筷子如果躺在盆底,就說明她原諒你了!但如果立起來的話……」

這時,突然一陣陰風吹來,將紙錢吹滅!

與此同時,我看到水盆里的筷子,唰地立了起來!

我草!

曾先生盯着那根筷子,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陳勇試着將筷子按倒,可它很快又立了起來!

「沒用的!她鐵了心要你死!」曾先生嘆氣道。

「曾叔救我!」陳勇已經快嚇瘋了!

曾先生站起身,臉上閃出狠色,道:「別怕!我還有辦法!亮子,你去把鐵杴拿來!」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給她來個挖墳滅屍!」

曾先生這話,聽的我骨頭直發冷!

見我臉色遲疑,曾先生安慰我道:「眼下只能這樣了!我在她屍體上下咒,滅掉她的陰魂!不然你倆都得死!」

「而且我只是下咒,不會動屍體一指頭,再說,人家姑娘葬在這裡也不合適,我還要給她另選個風水寶地!」

我只得咬了咬牙,取來鐵杴。

禍是陳勇闖的,挖墳自然也得他來挖。

大約半小時後,陳勇突然在墳底怪叫了聲!

「咋了?」曾先生皺了皺眉。

陳勇顫抖道:「裏面……是空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