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寧北葉玲瓏】武道醫婿小說免費閱讀

【寧北葉玲瓏】武道醫婿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4 16:13 作者:寧北

章節介紹

簡介:師父走了!給寧北留了十噸黃金,還安排了一個極品美女當媳婦……且看寧北如何玩轉精彩都市人生!

在線試讀

第1章 開局十噸黃金

精彩節選


「你自幼血特殊,估計還有兩年就要掛了,師父出門一趟,看能不能找到逆天改命的方法,為你取得一線生機。

「從小到大,苦了你了!反正時間不多了,為師給你留了點錢好好享受人生吧。
一共十噸黃金,二十億美刀,還有一些銀行卡,都放在雲城華旗銀行,用虹膜和密令可以取出。
另外,我在雲城葉家給你定了一門娃娃親,你去看看,看得上就去娶了人家吧……」

前往雲城的火車上,寧北看着手裡皺巴巴的信紙,臉上啞然一笑!

十噸黃金?

你妹的!老傢伙可真敢吹啊,寧北嚴重懷疑這是師父睡著了寫的!

在寧北印象中,從小跟師父生活在神農架農村深處,師父可是連買肉的錢都摳摳搜搜的,怎麼可能藏十噸黃金?

騙鬼吧!

至於什麼娃娃親,寧北倒有幾分相信,師父雖然玩世不恭,但在醫術方面卻是登峰造極,葉家受到師父的恩惠,定下娃娃親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自己將死之人,何必趕去耽誤人家女孩子?

此去雲城,需得退了這紙婚約。

嘟!

火車到站,站台之外人群熙熙攘攘。

寧北剛下站台,一個婦女陡然尖叫着朝站台邊緣擠去,「救命啊!我的孩子!!」

站台之下的火車軌道上,一個兩歲左右的孩童,不知道怎麼地,墜落到了站台之下,軌道上,一輛火車正呼嘯飛速駛來!

婦女尖叫着想要衝下去,奈何旁邊趕着上火車的人太多了,婦女動彈的極為緩慢!

「幫我拿着。
」寧北沉聲開口,將手裡的行李遞塞給了婦女,身體一閃,直接朝站台之下跳去。

「啊!」

看到呼嘯而來的火車,眾人都不由一陣尖叫。

寧北動作很快,在火車距離寧北不到三米的時候,一手抓住站台,一手抓着孩子翻身而上!

身後的火車呼嘯而過,強大的風力吹得寧北衣衫飄揚,浩然正氣激蕩,宛若仙人下凡!

「好!」火車站裡爆發出陣陣喝彩聲,一堆人不由而同的鼓掌。

「謝謝!謝謝!我的孩子!」婦女急急忙忙擠入人群,從寧北的手中接過幼孩。

她連忙抱着孩子親了幾口,突然意識到什麼,「你的包……」

幾米之外,一個染着黃毛的青年手裡抓着寧北的行囊,竄進旁邊一輛快要關門的火車之中。

「我擦!太歲頭上也敢動土?」寧北急速一陣竄動,身影快若閃電,但無奈還是差最後一秒,只能眼睜睜看着火車開走。

婦女滿臉歉意的看着寧北道,「小哥,對不起啊!你的包我賠你……」說話的同時,婦女從身上掏出幾張皺巴巴的票子。

寧北上下打量了婦女一眼,懷裡抱着小孩,後面還背着一個大的帆布包,穿着簡樸,應該是外出務工的農民工,生活着實不容易,「算了。
」寧北長嘆一口氣,擺擺手,越過人群快步走出車站。

踏出車站那一刻,寧北陡然一摸口袋,頓時傻了!

寧北的錢,銀行卡全在行李里,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個老年機,連坐公交的錢都沒有!

師父臨走前給了寧北幾百塊,本來是讓寧北在雲城來見見世面的。

現在……還玩個屁?

寧北站在站台上,左右看了兩眼,有些懊惱的摸了摸腦袋。
一道倩影從車站裡走出來,窈窕的身影讓寧北眼前不由一亮。

胸前巍峨起伏,黑絲長腿,曲線玲瓏,絕對九十五分以上的極品美女。

特別是那腿,寧北都能玩一年!

但問題是,這美女眉梢之上居然環繞着一圈黑氣,這是有血光之災的徵兆啊!

鐵口斷命,陰宅風水!

這些都是師父手把手教導的寧北!

既然遇到,也是一種緣分,寧北快步上前,側着身子擋住美女去路,伸手便準備去抓美女的手腕,「美女,你最近有血光之災啊!要不讓本大師給你化解一番,價格公平,童叟無欺,就收你一百塊好了!」

美女眉頭一皺,慌忙將手甩開,「流氓!你幹什麼?現在騙子都這麼囂張了么?有手有腳你幹什麼不好?」

「我……我不是騙子啊,你印堂發黑,眸有血色,真的有血光之災!」寧北有些無奈,想要繼續深入解釋,但一想自己現在的狀態,好像的確有些登徒子。

美女冷哼一聲,「不就是要錢么?我給你……」說話的同時,美女在錢包里翻騰了一陣,掏出了兩枚硬幣,丟到寧北的腳下,快步朝一輛奔馳車走去。

奔馳車邊,一個管家模樣的中年男子恭敬的打開車門,「葉小姐,請!」

寧北呆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兩枚硬幣,有些鬱悶!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啊!

「這算怎麼一回事啊?我真的是好人啊!」但關鍵是,現在寧北真沒錢啊,兩塊硬幣也是錢好吧!

苦澀一笑,寧北撿起地上的硬幣,朝着公交站走去。
不管怎麼說,先坐公交去銀行一趟吧,至少要把之前那銀行卡掛失,看能不能取一些錢出來。

順便,去華旗銀行看看,師父說的十噸黃金,萬一是真的了?

……

下午兩點,雲城華旗銀行的櫃檯裏面,穿着工裝的櫃員皺眉看着寧北,語氣有些不善,「你的意思是,你沒有存摺,沒有身份證,就想取錢?刷臉么?」

「我……對,我師父說過,刷臉和虹膜就可以……」寧北雖然嘴裏這樣解釋着,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所謂虹膜和密令,那是真的大老闆才會使用的吧!寧北內心有些無語,果然,那老頭是在耍自己,什麼虹膜密碼驗證,聽起來高級無比,結果卻是……

「怎麼回事?」寧北和櫃員正在僵持,櫃檯之後,銀行大堂經理皺着眉頭走了過來。

櫃員立刻起身道,「經理!這小子身份證,銀行卡什麼都沒有,說要取一百萬!這不是鬧事嗎!虹膜密令這麼高級的玩法,是你能玩的么?」

大堂經理微微一怔,抬頭看了寧北一眼,遲疑了一下,走出櫃檯對寧北道,「先生,請您跟我來這邊。

大堂經理畢竟見的人多,好多隱形富豪都是其貌不揚,低調的很!萬一寧北真的是富豪了?得罪一個大客戶的後果,大堂經理也承擔不起。

旁邊的vip客戶室內,大堂經理打開密令輸入器,「先生,請您輸入密令!若是確定您在鬧事,我們就不客氣了!」

寧北撇撇嘴,伸手在密令器上輸入了一串數字!

「輸入錯誤,請重新輸入!」

寧北再輸入,機器同樣提示,「輸入錯誤,請再次輸入!」

「保安……」大堂經理臉色一冷,正準備叫保安的時候,機器終於提示,「輸入正確,請進行虹膜驗證!」

寧北對着大堂經理訕訕一笑,心中也暗暗鬆了一口氣,「不好意思,記性有點不好!」寧北俯身驗證虹膜,機器再次提示,「虹膜驗證通過!」

如此一幕,讓大堂經理倒吸一口涼氣,暗自慶幸,幸好自己沒有以貌取人。
虹膜客戶,身價至少都是百億之上啊。
大堂經理恭敬的站起來,對着寧北一鞠躬道,「寧先生,您這邊請,我帶您去您的專用保險庫!」

華旗銀行的地下保險庫,寧北面前的大門咔咔作響。

一層層的保險鎖緩緩打開,待到開門那一刻,寧北便忍不住驚呼。

「卧槽!」

左邊是壘積到天花板的金磚,整齊的排列成十列,每一列有一個集裝箱那麼長!

果真是十噸黃金么?

右邊是擺放的四四方方的綠色美刀,還有幾個擺列四方的紅票子,空氣中都瀰漫著金錢的味道!

「寧先生,左邊十噸黃金,右邊是二十億美刀,中間還有一百張銀行卡!從最低等級的騎士卡,到百夫長,千夫長,帝王卡,至尊黑卡,每一張的額度從一百萬到一百億不等,寧先生隨時可以調用!」

寧北很土鱉的上前撈起一塊金磚,放在嘴裏咬了一口!

靠!

是真的?

老傢伙居然沒有在吹牛?!

「幫我找個大點的袋子過來,我要帶點現金走!」寧北左右找尋了一番,在走廊外面,看到一個裝垃圾的麻袋,隨手拿過來,將一塊金磚和一堆紅票子朝袋子里裝去,嘴裏還在喃喃自語,「哎!畢竟這樣退婚,對人家女孩子還是有些不好,再多裝點吧!」

直到麻袋裝不下了,寧北這才滿意的扛着一口袋現金,金磚朝葉家別墅趕去!

……

夜晚,葉家別墅大廳之中。

蘇清梅坐在會客廳上首,打量着扛着麻袋的寧北,眼神中的厭惡沒有絲毫隱瞞,「寧北是吧?你和玲瓏不是一路人,你還是乖乖解除和玲瓏的婚約,我可以補償你幾千塊,當然我可以安排你去林家的公司上班,至少不用你這樣撿垃圾丟人現眼!」

說話的同時,蘇清梅對身邊的傭人使了個眼色,拿出一沓紅票子,隨意丟在寧北面前的桌子上。

看那厚度,差不多應該有四五千的樣子。

寧北皺嘴角一撇,若是之前,四五千對寧北的確是一筆巨款。
但現在寧北的麻袋裡裝着的美刀,還有金磚,至少價值幾百萬吧?

蘇清梅這不是搞笑么?

「撿垃圾有什麼不好?我也是靠自己勞動吃飯啊!」寧北本來打算拿出婚書,直接了當退婚的。
但現在寧北突然不打算退了,將麻袋放下,端着茶杯輕輕抿了一口。

蘇清梅眉頭一皺,看着寧北身邊的麻袋,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來人,將那東西給我丟出去!葉家是什麼地方,居然把撿來的垃圾扛進來,你們保安是幹什麼吃的?」

門口葉家的保鏢連忙上前,準備抓着麻袋丟出去。

寧北一腳踩在麻袋上,眼灼灼的看着幾個保鏢,目光最後落在蘇清梅身上,眼神有些戲謔,「伯母!這可是送給您的禮物,您確定不要?」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