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郁冉熊峰】同學,加個好友吧小說免費閱讀

【郁冉熊峰】同學,加個好友吧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4 16:14 作者:Kiosk

章節介紹

一句話簡介:這是一個看似女追男,其實男追女的雙箭頭故事 郁冉這輩子做的最大膽的事情,大約就是先後兩次對男神方清舟說出那句——「同學,加個好友吧?」,但就算在給她一萬次機會,她也不後悔那天的決定 我確實是個膽小又懦弱的人,和你搭訕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出格的事,但因為…

在線試讀

一見鍾情

精彩節選

  九月的陽光比起八月少了一些霸道,多了一點和煦,它透過N大圖書館的窗玻璃,照在自習室飛快收拾東西的少女身上。

  作為機械學院院辯論隊一號辯手,郁冉顯然忘記了今天還有一場重要的比賽。

  也不能說「忘了」,中途鬧鐘響過,但郁冉正和洛必達公式殺得難捨難分,誰也搞不定誰,就隨手摁掉了鬧鐘。

  等她再抬頭,距離比賽開始還有15分鐘,但距離隊長給出的集合時間已經過去45分鐘了。

  郁冉一邊碎碎念着「完了完了,要被訓了」,一邊將桌面東西全部摟入包內,飛奔出了自習室。

  緊趕慢趕,比賽開始前五分鐘,她終於跑到了禮堂門口。

  走廊盡頭等待已久的熊峰見郁冉一副運動過度、快要厥過去的樣子在那「呼哧呼哧」喘着氣,一下臉又黑了三個度。

  「你看看現在幾點了?」

  熊峰拉着臉,敲敲手腕上表,「和你說了提前一小時到,你這個樣子等下怎麼比賽?」

  郁冉一手扶着膝蓋,一手接過隊長遞過來的參賽選手證,將掛牌戴上順便抹了一把順着臉頰滑到下巴上的汗。

  面對隊長的怒火,郁冉自知理虧,不敢解釋說自己做題入迷忘記時間了。

  她艱難地咽了口口水,緩和了一下因為奔跑而乾澀發緊說不出話的喉嚨:「放……放心,輪到我發言的時候……肯定能緩過來。」

  見隊長似乎沒有被安慰道,她又補充了一句:「隊長,你本來就壯……再臉一黑,就真和熊一樣了。」

  熊峰的臉一下黑也不是,不黑也做不出來。

  捏了捏拳頭,考慮到打死這個一辯就找不到替補了,他只得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你……給我滾進去!」

  這次辯論賽由校學生會牽頭,各學院聯合組織。

  八強賽開始,全程網絡直播。

  且不管有沒有網友會看吧,作為全國重點、J省排名第一的大學,面子不能丟。

  趁着主持人熱場選手在後台等待的間隙,後勤小姐姐飛快地給換完正裝的郁冉畫了個妝,力求鏡頭裡看起來充滿了「精氣神」。

  於是,郁冉就頂着蠟筆小新的眉,太陽直射三小時一般的高原紅,以及雕牌999正紅色厚塗的嘴唇,等着主持人喊他們隊上台。

  她手裡拿着隊長緊急塞過來的提詞條,抓緊最後的時間背稿。

  作為反方一辯,她既要擺事實講道理證明己方「大學期間談戀愛弊大於利」這個論點,又要駁斥對方「利大於弊」的1、2、3……點論據。

  看着手裡的小卡片,郁冉忍不住第101次在心裏吐槽——

  都9102年了,談個戀愛還要被拿出來說,戀愛狗的事情,為什麼要我們這些單身狗來操心?

  就在郁冉精神高度集中,為不被隊長打死祭隊做最後努力的時候,一張餐巾紙蓋在了她的提詞卡上,打斷了她的求生之路。

  皺了皺眉,郁冉冷聲道:「拿開。」

  「嘶,好心當成驢肝肺。」羅睺沒好氣的又將紙拿開,「我和你說,你要是頂着這張臉上去,你就要火了。」

  見郁冉頭都不抬,專心背書的樣子。他嘆了口氣,伸手捏住郁冉尖細的下巴,「抬頭,我幫你稍微擦擦。」

  只要不擋着她的視線,郁冉其實無所謂。她配合微微仰起頭,手舉着卡,眼睛還是鎖定在卡片上。

  「你說你去圖書館都不化個妝,難怪都大四了還沒有男朋友。」羅睺掐着蘭花指捏着紙巾一個角,將郁冉那塗得彷彿要滴血的嘴唇擦了擦。

  但擦完口紅,羅睺發現:其實眉毛才是重災區,只是剛才郁冉低着頭他沒發現而已。

  他盯着那對一字眉發愁,「小姐姐怎麼下手這麼重呀,這要是擦一下不就糊了嗎?」

  郁冉往後仰了仰避開他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的手,「行了,隔壁新聞學院四個美女站台上,誰看我啊。」

  「你怎麼也是我們機院一枝花,那些庸脂俗粉怎麼和你比?」不管羅睺平時怎麼嫌棄郁冉,她自己妄自菲薄可不行。

  郁冉翻了個白眼,「機械學院就機械學院,機院是什麼鬼?」

  郁冉長得確實能算的上好看,白凈小巧的瓜子臉上一雙小鹿般的圓眼睛又大又亮,雙眼皮,睫毛雖然不密,但是很長並且天然卷翹,鼻樑直且挺,鼻尖微微上翹,櫻桃小口,唇色不點而朱。

  除了沒有眉毛這一點,算是個減分項,別的還真找不出什麼缺點來。不過沒有眉毛又為她平添了一份寡淡的美,總的來說,畫個妝,不說校花,去競選個院花總是有一戰之力的。

  越想羅睺約覺得可惜,你說她長得這麼好看,怎麼都大四了還沒有男朋友呢?

  他反手叉腰,翹着小拇指恨鐵不成鋼地點了一下郁冉的額頭,「我作為一個直男,出門都知道塗個bb,你怎麼就這麼自甘墮落啊?」

  熊峰站在兩人背後咳了一聲,打斷兩人插科打諢,嚴肅臉問:「郁冉,稿子背熟了嗎?」

  郁冉比了個ok的手勢,示意他放心。

  「到時候注意羅睺臨場給的策略,大家加油。」熊峰正了正領帶,帶頭走上了舞台。

  郁冉今年大四,自從大二被羅睺拉壯丁到辯論社打雜,到現在作為隊內主力一辯站在台上,其中真的是有非常多的……狗屎運。

  比如原本替補選手社團太多退出辯論社了,比如主力選手出國交流需要提個替補當主力了,比如指導老師覺得清一色男人太素加個女選手證明一下機院不是和尚院了……

  總之,機緣巧合下,郁冉就這麼當上了主力。

  當然,郁冉也是有實力的,比如記憶力好。

  不敢說過目不忘,但看個兩三遍也就差不多能背了。

  雖然她的成績一直在不掛科的邊緣徘徊,成績績點也一直在3左右,比起隊內其他人有點差距。但這兩年下來,隊友對她的記憶力還算比較認可,他們充分認識到——郁冉的成績不好主要是因為腦筋太直,而不是腦子有問題。

  所以,郁冉一比ok的手勢,熊隊長就很放心不再過問了。

  但羅睺卻發現,他家小芋頭今天似乎不再狀態啊?

  「大家好。我方認為大學期間談戀愛利大於弊……這是不可能的,原因如下:

  第一…………

  所以,我方認為大學期間談戀愛對學習、生活以及未來發展都是有益的……」

  郁冉看着觀眾席上坐在第二排正中間的男人,腦子一片混沌。

  雖然嘴上在說話,但是腦內全部是彈幕:這是誰?好帥啊啊啊啊!有沒有女朋友?十分鐘!我要這個男人的全部信息!

  腳背上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她的意識回籠,郁冉微不可聞地「嘶」了一聲,眼珠一轉就見避開鏡頭對着自己擠眉弄眼的羅睺,以及臉黑的十八層粉底都蓋不住正在用死亡之眼看着自己的隊長。

  「……」

  郁冉一個激靈,終於意識到自己此刻正站在辯論場上。

  她立馬改口,「但是,弊端更大,遠不是這些益處所能抵消的,故而我方認為,大學期間談戀愛弊大於利。」

  說完,保持微笑淡定地坐下。

  甫一坐定,就看到羅睺已經不動聲色地推了一張紙到她面前,紙上只有三個大字:你完了!!!

  她面無表情的抬頭看了一眼第二排的那個人,手微微顫抖地給羅睺回了四個字:我也覺得。

  前半場比賽彷彿夢遊。

  自由辯論環節,對方似乎抓住了她魂不守舍的狀態,死盯着她發問。

  「我想請問反方一辯,你方才立題時說大學期間談戀愛,是將有限的學習時間進行了不合理的分配。那麼我聽說反方一辯同學也沒有談戀愛,但各大獎學金名單上卻也沒有你,不談戀愛,讓你好好學習了嗎?」

  羅睺暗中推了一把神遊的郁冉,郁冉一震,如夢初醒般收回投放在觀眾席上的視線,腦內回溯了一下剛才人家說了點啥。

  這時羅睺推過來一張紙龍飛鳳舞幾個大字:人家問你為啥不談戀愛還是個學渣!

  郁冉挑了挑眉,因為我智商低啊,這有什麼好問的?

  她從容地站起來,腦內飛快的組織了一下語言,「我很感激正方三辯對我個人感情生活的關心,但我在這裡想糾正一下。」

  郁冉抬手對着觀眾席比了個手勢,「我方的觀點並不是學習了就能出政績,而是大學期間談戀愛弊大於利。」

  見第二排的小哥哥順着聲音看向了自己,明明相隔二十米,但郁冉這一瞬間就彷彿突然變成了千里眼,隔着小哥哥帶着的金絲邊框眼鏡,郁冉似乎能看到他饒有興緻的眼神和嘴角微微翹起的笑意。

  嗚嗚嗚嗚!這是在勾引誰!

  郁冉抿了抿嘴唇,不動聲色地扭開頭。

  她直視着正方四位選手:

  「你現在看我沒談戀愛缺沒拿到獎學金,但那是因為我勤能補拙後,勉強跟上了同學的腳步,而不是我沒有花時間去學習。

  恰好相反,我參加此次比賽開始前十五分鐘還在圖書館的自習室內。

  這就更讓我感受到,大學期間學習才是學生的第一要務。

  如果將這些時間投入到戀愛中去,我可能現在已經因為掛科被退學了。

  所以我方認為,大學期間談戀愛弊大於利。」

  話音一落,底下一片笑聲和掌聲。

  郁冉坐下,計時器跳到正方時間,而正方似乎因為郁冉自嘲式反駁被打了個猝不及防,一時竟然沒有人站起來反駁。

  場上空了有將近五秒的時間,這是在辯論賽中幾乎可以說是致命的,形式一下向著郁冉這邊傾斜。

  羅睺偷偷給郁冉比了個大拇指,然後遞了張紙條過來——大佬,不鳴則已啊!

  郁冉回了個大拇指,回了條:套路。

  心中暗自舒了口氣,還好自己不要臉,不然真的要遭。

  想到這裡,郁冉用扭斷脖子的力道猛地扭頭看向觀眾席。

  天,小哥哥你聽我解釋,我說的不是真的,我現在是去準備考研,不是因為我上課聽不懂需要補課!

  卻見第二排正中間的位置已經空了。她皺眉掃視了一下會堂,人已經不見蹤影了。

  郁冉懊惱地拍了拍羅睺的大腿。

  羅睺痛得一咬牙,扭頭眼神示意:大佬,你又咋啦?

  郁冉回了個眼神:沒啥,突然想拍你大腿了。

  邊上三辯正在發言,但四辯熊隊長隔着人還是發現了兩人的小動作,他從三辯背後遞了張紙過來:你們兩個都完了。

  兩人看着隊長充滿殺氣的字,不約而同地縮了縮脖子,噤若寒蟬。

  然而對手畢竟是靠嘴吃飯的新聞學院,雖然被郁冉搞出了點小波折,但她們最後還是打贏了比賽。

  不過作為敗隊鼓勵獎的「最佳辯手」給了熊峰,所以隊長臉色反倒還行。他也以為一開始郁冉錯漏擺出的表現,是她特意準備的套路。雖然最後沒能打贏比賽,至少她用心了。

  熊隊長握拳假咳了一下,「雖然我們輸了,但是在全校那麼多學院隊中一路殺到八強,也算是雖敗猶榮。這樣,晚上我請客,大家慶祝一下……」

  話音還沒落,就傳來了三道同時響起地拒絕的聲音:

  「約了幫戰。」←三辯。

  「要去自習。」←郁冉。

  「約了吉他課。」←羅睺。

  郁冉不僅口頭上拒絕了,手上也不含糊,拉了羅睺對着熊峰一揮手,麻溜地跑了。

  三辯見兩人都走了,背包一甩給熊隊長留下了一個瀟洒的背影,也走了。

  徒留熊峰一個壯漢,站在原地爾康手。

  這年頭請客吃飯都沒人理了嗎?

  果然,大學裏還是應該談個戀愛,這局輸的不冤。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