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角叫【陳離劍宗】萬古大劍尊小說免費閱讀

主角叫【陳離劍宗】萬古大劍尊小說免費閱讀

2022-04-24 16:18 作者:陳離

章節介紹

陳離本該永生永世被鎮壓在陰魂澗內,但卻因為一次偶然,借身體重生重新活過的他,要把陳年舊賬算清,這一世,他要重新走到大道巔峰,要快意颯然,做一個舉世無敵的萬古大劍尊!

在線試讀

第一章 重生

精彩節選

雲間一座橫貫兩峰的天橋上,一個蕭索的身影走得失魂落魄。

他面如枯槁,神色漠然,彷彿被抽走了全身的精氣神一般,生氣全無。

這裡是陰魂澗,也是整個蒼穹劍宗關押窮凶極惡囚犯的地方,在這裡的人,只可能老死,到死都無法擺脫鎮壓,連死後的魂魄也無法投生。

“如果死在這裡,就沒人知道了吧。”

“如果死在這裡,就沒人會繼續嘲笑我了吧。”

“只是我,不甘心啊!”他朝着天橋下的陰魂澗憤怒咆哮,兩峰間的山風吹得他長袍翩飛,露出裏面無數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隨着這一聲怒吼,像是吼盡了他全部最後的氣力,他縱身一躍,從天橋上跳下。

號稱飛鳥難渡的陰魂澗內,沒有任何變化,這裡有三大劍陣之一的誅魔戮仙陣鎮壓,泛不起任何波瀾。

半個時辰之後,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從滾滾黑色陰雲里沖將出來。

竟是那個之前跳下天橋的男子,只是此時他的眼神不在死寂,反而熠熠有神,宛若劍芒!

“真沒有想到,整整十萬年了,我被困在這座誅魔戮仙陣里,已經足足十萬年。師兄,當年你趁我不備將我鎮壓,沒有想到,我竟然還能活着走出來吧!”

“我陳離今天,終於脫困!”

“小子,作為報答,你生前的不甘心,就讓我來替你完成吧。”

這個自稱陳離的男子,緩緩飛落在天橋上,他的長髮隨風飄動,倒比之前多了不少仙氣。

這個時候,幾個神色匆匆的人影從山峰的另外一端跑過來,他們的神情慌張,但在看到陳離的時候,難免鬆了口氣。

“臭小子,你骨頭長硬了是吧,竟然還敢偷跑,給我滾回去!”

其中一個人看到陳離,二話不說就抬腳踹了過來,還對準着陳離的下三路,手段粗鄙陰狠。

陳離眉頭微挑,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左手背在身後,結了一個法印。

那原本向他踹來的腳,頓時停在半空,隨即傳來了骨頭碎裂的脆響聲。

“啊!”那人吃痛大呼,陳離已經慢慢向他走來,右手食指和無名指併攏成劍,隨手戳在他腦門上。

被陳離戳中的人,雙目四散失神,過一會便口吐白沫,直接昏死過去。

另外和他一同前來的兩個人,看到眼前這一幕,就跟活見鬼了一樣,連話都說不連貫起來:”你……你……你不是易破曉,你是誰!”

“吾名陳離,來取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

陳離說著,一步,一步,往前走去。那兩個弟子雙腿發軟,竟是跟泥塑一般一動都不敢動,任由陳離從他們身旁經過。

等到陳離走遠後,他們才松出一大口氣,忙不迭將那個已經昏死過去的同伴攙扶起來。

這時,陳離的話從遠處飄來。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回去告訴你們主子,他的賭約,我接了。三天後的內門大考,一決勝負。”

原本已經鬆了口氣的兩人,如遭雷擊。

“瘋了,真的瘋了。”他們口中喃喃道。”他說他要參加內門大考……”

陳離不管那兩個所謂”君極北”的手下怎麼回去交差,他已經通過一門靈犀指讀術,從那個昏死過去的弟子腦中讀取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這副身體的原主人,也就是跳天橋自殺的那位,名叫易破曉,是蒼穹劍宗的一名普通劍侍,資質可謂平庸。

易破曉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女人,和他是在同一個地方長大,也成功進入蒼穹劍宗。

那個名叫風小棗的女子,資質卻是不錯,才短短兩年時間,就已經突破劍侍門檻,成功躋身一名真正的劍師。

“劍侍,劍師,劍宗,劍聖,乃至最強的劍神。每個境界都有九重,你區區一個劍侍,竟然想要癩蛤蟆吃天鵝肉,他們想不找你麻煩,都難吶。”

陳離讀取了易破曉死前的記憶,又讀取了剛才那人的記憶,已經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君極北看上了風小棗,易破曉卻不知道天高地厚去跟風小棗表白,結果鬧了大笑話。

被風小棗拒絕不說,還讓君極北派人狠狠教訓了一頓,這還不夠,甚至想要跟他賭一場大的,就在三天後的內門大考上。

“真是千萬年間,都亘古不變的爛俗情節。原來是知道自己必輸無疑,又因為表白失敗,覺得無比丟人,所以選擇自殺。”

“真是懦夫。天下好女子千千萬,何至於此?”

“說過替你完成遺願,我陳離向來說到做到。不過你的修為實在太低了,只有三天時間,看來要去那裡一趟了。”

陳離一邊走着,將腦中的思緒理清,一邊自言自語道。

他從陰魂澗離開,一路走來,路上不少蒼穹劍宗的弟子都對他指指點點,看來不少人都已經知道這個”癩蛤蟆”表白失敗的事情了。

不過好在沒有人過來嘲笑陳離幾句,陳離也不以為意。

蒼穹劍宗作為修真界第一劍宗,由十九座大山構成。這十九座大山各有一座劍陣,一共有一十九個劍陣。

其中就有誅魔戮仙陣,在十九陣中排名第三。

十九座山峰相連,有幾座主峰,其他的小峰都是人跡罕至,除了修鍊閉關的修士偶有現身,很少有人會在此間走動。

“好在這十萬年滄海桑田,蒼穹劍宗變化不大。看來那座諸天星斗驚神陣還在運作,歲月痕迹在這裡都難以留下。”

陳離感慨着走下天橋,眼前是十九峰中最小的那座坐忘峰。

坐忘峰的靈氣稀薄,罕有修行者選擇在這裡修行,所以人更加稀少。

陳離不管這些,他按照自己腦中的記憶,閉上眼睛,竟然不再看這陡峭難走的山路,任憑感覺信步而走。

他走得磕磕絆絆,搖搖擺擺,讓人看得都心驚肉跳,但偏偏一直平安無事。

就這樣走了一個時辰,陳離停下腳來,突然站在一處雜草叢生的巨石前。

陳離靠近巨石,他咬破自己手指,在巨石上用鮮血畫了一道符。這道符的花紋繁複古舊,符成之後竟在巨石上自行轉動起來。

陳離再不遲疑,整個人往前沖向巨石,在符咒轉動中一沒而入,消失不見。

巨石之後,別有洞天!

一條幽暗深邃的小道,通向坐忘峰的更深處。這裡是山峰的內部,更是山脈所在,誰能夠想到在這裡會打通有一條通道?

陳離對這裡的黑暗熟視無睹,閑庭散步間,已經走出很遠一段。

此時,在他身前不遠處,一道沙啞乾澀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年輕人,恭喜你,竟然能夠進入到這裡來。吾乃玄道老祖,在此閉關已有十萬年之久,你且靠近過來,我傳授你蒼穹劍宗最正宗的浩然劍氣!”

陳離哂笑,搖頭道:”夠了,老王八,沒想到十萬年過去了你竟然也還活着。我怎麼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玄道老祖的稱號,自封的么?”

那個聲音的主人明顯一愣。

然後,更加沙啞更加艱澀的嘶吼聲,在陳離耳邊再次響起。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真實身份!”

“不,不,不可能的!沒有人能夠進入到這裡,沒有人!巨石外有迷魂陣,巨石上有符咒鎮壓,沒有任何人能夠進得來!除非你是–是你?!”

“怎麼可能是你!你明明已經死了!十萬年!十萬年了!”

陳離聽着這個聲音的主人嘶吼,他卻老神自在的坐在了旁邊的石塊上。

“你都沒死,我怎麼可能比你先死呢?”

“真的是你?!你竟然……回來了?!”說到這裡,那個聲音居然有些顫抖和畏懼。

“沒錯,我回來了,來取回本來屬於我的東西,挽回錯過的人,還有報仇。”陳離的聲音無比平靜,無比堅定。

“把那個東西交出來吧。”陳離手指敲了敲石塊,發出清脆的響聲。

對面沉默。

陳離挑了挑眉,語氣裏面透着一絲不滿:”怎麼,探查出我的境界低微,想要跟我作對?沒想到十萬年過去了,你的膽子倒是見漲,真忘了自己是如何被鎮壓在此的了么!”

陳離不再給對面開口的機會,他的雙手揚起,兩道紅色的真源在他掌心匯聚。

這兩道真源匯聚一處,凝結成一枚赤紅色的符篆。

“赦!”陳離輕叱一聲,符篆飛出,朝着對面的黑暗中落去。

轟隆隆!整個坐忘峰內部隧道都劇烈震蕩起來,隨即傳來了痛苦無比的吼聲,吼聲帶着一道腥風,從幽暗的隧道內沖將出來。

陳離面色不變,巍然不動,他的雙手再次攏住,這次是一枚藍色符篆。

“住手!”對面的聲音有些恐懼不安,它似乎是想起了十萬年前的舊事,那恐怖的一幕被重新喚醒,它慌忙求饒道,”快住手,我給你,給你便是!”

陳離散去符篆真源,這個時候,一聲金屬碰撞地面的脆響,一個小圓軲轆模樣的東西朝他這裡滾了過來。

那是一枚手鐲。

陳離彎腰,撿起手鐲,一直平靜的面容第一次發生變化,他的眼神裏面帶着無窮的悔意和追思,他用手輕撫這手鐲。

“玲瓏,我回來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