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沈清柔沈清曦小說重生毒妃有點甜

沈清柔沈清曦小說重生毒妃有點甜

2022-04-24 16:18 作者:牧依依

章節介紹

在丞相府,她是霸氣十足、醫毒雙絕的女王大人,無人敢惹;在祁王府,她是被明瑾塵捧在手心的小公舉;在眾人眼中,她是柔弱無骨的小白兔直到……小白兔的外衣卸下,露出女王的一面眾人驚:原來祁王妃是個悍婦?明瑾塵看在躺在身邊熟睡的小女人,眼中是滿滿的寵溺,「嗯,的確是悍婦…

在線試讀

第1章 火燒狗男女

精彩節選


南郡七年秋日,京郊外的一處莊子。
沈清寧腦子有些昏沉,體內的燥熱也猶如一把火在熊熊燃燒。
巴掌大的小臉上布滿紅暈,使這傾城之色更是嬌艷,她難受的發出一聲嚶嚀。
床帳搖曳着,裏面是兩條隱隱綽綽的人影糾纏在一起。
床上女人的嚶嚀,嬌媚婉轉。
沈清寧剎那間清醒過來!
她不是被沈清雅砍去四肢凍成冰人,關在冷宮折磨多年了么?

沈清寧看着周遭,這裡是丞相府在京郊外的一處莊子;
這間屋子,是她同父異母的庶出妹妹、沈清雅在莊子上的房間。
這處莊子不是幾年前,因下人照管不力而走水化成一片灰燼了么?

沈清寧看着自己完好的雙手、雙腿,愕然的瞪大了雙眼。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十七歲,還沒有與明奕定下婚約的這一年。
床上的人,是沈清雅與明奕。
她的好妹妹,以及她前世的夫君、當今二皇子。
原來他們兩人,早就有了苟且!
顧不得多想,體內的火熱一陣陣襲來,沈清寧強撐着站起身。
床上的兩人正在忘乎所以,壓根兒沒有注意到她。
門外有丫鬟守着,沈清寧便咬牙從窗戶翻了出去。
莊子上本就沒有幾個下人,這會子沈清雅與明奕歡好,更是將所有人都驅逐出了莊子,只有沈清雅的貼身丫鬟佩兒在門外守着。
沈清寧強撐着,點了幾處穴位阻止火熱在體內流竄,去廚房裡找出了火摺子。
前世,這處莊子最後也化為了灰燼。
今生,就讓這場大火來的更早一步吧!
看着一簇火苗從廚房竄了起來,沈清寧面無表情的從後門離開了。
很快,滾滾濃煙升起,大火在緩緩蔓延。
身後,只聽到佩兒尖聲叫了起來,「走水啦!
快來人!
走水啦!」
「小姐!
二皇子殿下!
走水啦!」
佩兒尖叫聲貫穿耳膜。
很快,衣衫不整的沈清雅、一絲不掛的明奕便從房裡沖了出來。
此時,大火已經蔓延到了他們所在的院子。
沈清雅與明奕慌亂的往外闖,就像是兩隻無頭蒼蠅似的。
越是慌亂,越是找不到出口。
大火無情的燃燒着,被燒斷的房梁從頭頂掉落下來,砸在了明奕腳邊。
沈清雅尖叫一聲,直接竄起來跳進了明奕懷中,她害怕的直顫抖,大聲嗚咽着,「奕哥哥!
嗚嗚嗚怎麼辦呀!」
明奕雖是男人,可也是當朝二皇子,自幼被嬌慣長大。
眼下的情形,令他也慌了手腳。
這時,佩兒又尖聲喊道,「小姐!
大小姐還在屋子裡呢!」
沈清雅害怕的放聲大哭,聽到這話沖佩兒劈頭蓋臉便是一頓訓斥,「不中用的東西!
讓你放風,你怎麼放風的?
竟是起了這麼大的火!」
「那個賤人,讓她就被燒死在裏面好了!」
火,越來越大。
被沈清雅趕出莊子上的幾名下人,聽到動靜紛紛趕來。
看到眼前這一幕,幾名下人也被嚇得臉色慘白!
裏面,不但有他們相府的大小姐二小姐,可還有二皇子殿下!
於是,紛紛打水救火。
奈何,這火實在是太大了……
且今日山風虎嘯,以致火勢越來越大,幾人打水救火,只能算是杯水車薪。
沈清寧冷笑着勾唇,站在不遠處的山頭,看着下面徹底變成了一片火海,縱身消失在了山林中。
今日,若是明奕與沈清雅有命活着回京城,便只當向他們討點利息。
若沒命回來,燒死也是他們活該!
前世沈清寧所承受的痛苦,今生會百倍討要!
重活一世,沈清寧斷然不會再讓任何人,輕易欺負了她去!
猶記得前世,沈清雅與明奕帶着她來了莊子上,美曰其名帶她來「欣賞楓葉」。
可實則背着她苟且,時而還會給她的飯菜茶水中添加點「好東西」,然後將她扔在床邊,昏昏沉沉的看着他們倆歡好,算是給他們助興……
直到沈清寧被折磨致死,死後怨氣衝天,閻王殿不肯收。
閻王爺見她可憐,給了她一身精湛的醫術,讓她報得前世血海深仇、完成今生所願,方能回閻王殿投胎轉世。
思緒漸漸清醒,理清楚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後,沈清寧已經出現在一片密林中。
有了醫術,便很快尋到了解除體內藥效的藥草。
她咀嚼着將苦澀的葯汁咽了下去,正打算離開,不遠處的草叢中卻是散發出一絲絲、若有似無的血腥味。
沈清寧不知受傷之人的身份,也不敢貿然走近。
她狐疑的看了看四下,整片密林中一片寂靜。
不打算多管閑事,她抬腳便準備離開。
誰知,許是察覺到有人靠近,微弱的呼吸聲響起,草叢裡受傷的人突然伸出一雙滿是血污的手,「救……」
話還沒說完,便沒了下句。
一群低飛的烏鴉從草叢上掠過,發出沙啞而又晦氣的鳴叫,就像是在給誰報喪似的。
瞧着烏鴉已經飛近受傷的人,沈清寧到底是狠不下心,上前揮趕了那一群老烏鴉。
躺在草叢裏面的,是一名渾身是血的男人。
方才沈清寧離開莊子太急,倒是忘記了,自己此時只穿着一件單薄的裡衣。
裡衣單薄的程度……使得裏面水綠色的肚兜都能看得真切。
男人的衣裳雖說滿是血污,可到底能遮住她的一身狼.狽。
於是,沈清寧大致給他瞧了瞧傷勢。
在看清楚他身上的傷有多重後,沈清寧不禁咂舌,「這到底是招惹了什麼人?
竟是能下此狠手!」
男人傷的嚴重,幾乎都是外傷。
最棘手的,是他被人下毒了。
這毒很是罕見,能讓人的內力一點點消散、肌肉一點點萎縮,骨頭日益脆弱,最後活生生被痛死!
在這渺無人煙的山裡,沈清寧只能從附近找了止血止痛的藥草,嚼爛敷在了他的傷口上。
她將自己裡衣下擺撕破,給他細細的包紮起來。
隨後,又用清熱解毒、能暫且抑制他體內毒素蔓延的藥草,擠出汁水給他滴進嘴裏。
沈清寧輕聲道,「咱們素不相識,你這毒我只能先幫你抑制着。
希望你命大,醒來下山後能找到大夫給你解毒。」
做完這一切,沈清寧便伸手去扒男人的衣裳。
男人還未醒轉,長長的睫毛覆蓋著雙眼,沈清寧小聲嘀咕,「公子,借你的衣裳一用……」
誰知,她的手剛剛解開男人的腰帶,耳邊就傳來略帶沙啞的聲音,「姑娘這是要做什麼?
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男?」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